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听说爱情来过 31-37完结

31-37完结

    31. 承擔後果

    震耳欲聋的夜店逗留着寻欢的男女人们,昏暗的灯光更增添一层神秘的情欲感,让人想要多驻留一会。

    白品瀚在角落投s" />着暗橘灯光的座位下看见了邀约他几次的黄心葇,黑眸深处闪着冷光,他勾起温雅的笑容走过去。

    〝小姐,一个人吗?〞他大方地坐落在她身旁,藉此更快拉近距离,因为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跟她耗。

    〝嗯,我正在等一个温柔可靠的男人跟我说话,而那个人就是你。〞黄心葇眨眨妩媚的大眼,穿着贴身v领小洋装,就像她的第二层皮肤一般,她不着痕迹地前倾,秀出诱人的r" />沟。

    轻轻扫了一眼那条事业线,白品瀚一点都没有兴趣,但他不能表现出来,装做饶富兴致地欣赏着。

    以为男人被自己的美色给迷惑住,她更加卖弄着风情,穿着高跟鞋着脚尖大胆地轻磨过他的小腿,道〝今收寻,锁定了他的位置后,她便马上搭飞机飞来美国找他。

    当然啦,何大哥不忘提醒她记得要带些清凉火辣的衣物,可以趁机挑逗他,或者勾起他的占有欲。

    嗯~看来战术开始有效用啰。

    该死!她就不能安份点坐下来,不要管金森店内的事情吗?以前她面对陌生人不都是慢热型,怎么现在转为快热型?公司给她的磨练还真是该死的有效!

    这里是美国,文化风情就是属于豪放直白型,因此进来咖啡店消费的男顾客都毫不遮掩眼中的欣赏,直接大方盯着白雅妍,有的还抛出带有x" />暗示的眼神。

    克制着自己想要上去把每个看她的男人都揍一拳的冲动,白品瀚不停地说服自己,妹妹已经成年,她想怎样她有自主权,她不是他的女人……等等理由借口塞满了脑袋。

    随着夕阳西下,进入了夜晚,女人观察到他眼中的怒火也越烧越旺,她在心底偷偷暗笑着,越做越开心。

    直到一名男顾客跟她搭讪,借机 />上白雅妍的小手时,男人终于爆发出来。

    作家的話:

    先跟大家說聲~~七夕情人節快樂~~~

    今地揪着手臂,直接带上楼。

    金森这一瞧,隐约觉得事情不单纯,可也没敢多去问,要知道光看到好友发火的神情已经是属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了,回过头,扬着笑脸跟客人们开起玩笑来。

    >>>>>>>>>>>>>>>

    碰!!房门被打开又关上了。

    娇小的身子正被压在门板上,女人的背被喀得有些疼,不过她不介意,昂起小脸,装作一副无辜地看着他恶狠狠地瞪着她瞧。

    〝明的爱不是兄妹间的亲情,而是男女人间相互吸引的爱情,他更加觉得自己隐藏得过于失败,连她都瞧得出来。

    他是爱她,但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傻瓜,我当然爱妳这个妹妹,不然怎么会担心妳的安危。〞白品瀚连忙换上一张温雅的神情面容,假装不了解她在说什么的样子,还特意说了妹妹二个字,藉此提醒二个人的关系,企图模糊过去。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爱是指什么,哥哥不要再装傻了!〞白雅妍往前揪住他的衣襬,认真地盯着他瞧,不让他再度从中逃离。

    白品瀚的心情五味杂陈,大手想拂开她紧抓着上衣的小手,却没想到她扯得死紧,便道〝我不懂,我只知道我们是兄妹,雅妍,别闹了……我…我想妳需要冷静一下。〞

    瞧着她一脸少女怀春的模样,脸蛋红扑扑的,小嘴粉嫩嫩的,非常容易勾起男人的欲望,特别是他的,这样的距离太危险,似乎下一刻便会擦枪走火。

    双手用力地往他a" />膛一推,毫无防备的男人就被她推倒在大床上,女人立即爬上床,跨坐在她身上。

    〝我们不是兄妹,而且我也不需要冷静,因为我很清楚我要什么,你也知道,不是吗?〞她俯下身,纤指勾起他的下巴,一副女王挑逗男宠的傲娇姿态,着实让他一愣。

    他见过妹妹撒娇,任x" />,乖顺,屈服……等等各种神情,就是没见过她这般表情,像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色泽鲜丽又带着尖刺,会让人不自主地想要臣服在她的脚下。

    〝妳在说什么?〞他微皱着眉心,不明白她说的不是兄妹是什么意思,难道因为她想要他,或者想要找个人纾解欲火,所以就可以将二个人的关系由白变黑,随便套用?

    这时,她竟然在他身上轻轻扭动着,柔软的身子贴着他,跨间的欲望已经被唤醒,迅速地胀大发硬,让他瞬间铁青了一张俊脸,口气严肃地道〝起来。〞

    好不容易可以扑倒男人的白雅妍怎么可能依他的话乖乖起来,反而有些叛逆地看着他,依然故我地蹭着他的私处,感觉到那物硬挺着,她笑得很开心。

    简直就是火上加油,他紧绷着下颚,呼吸略略快了起来,接着,大手直接往她的小屁股拍上一掌,命令〝给我起来。〞

    被哥哥这么一凶,她感到委屈,又想到他离开的这段期间总让她惶恐不安,眼泪立马落了下来,噘着小嘴,控诉着〝不起来!就不起来!我就是赖定你,你才不是我哥哥,我们g" />本就没血缘关系,你不爱我也没关系,我就是要你对我负责!〞

    双手死死地扯住他的衣领,她故意哭得更凶,就要是要在他面前耍脾气。

    妹妹的话语劈进男人的脑中,那句「我们g" />本就没血缘关系」让他震惊好几秒,他才回神,问〝妳刚刚说什么?〞

    〝不跟你说了!〞她抽抽噎噎地说着,撇开小脸,作势要从他身上爬下去,心想,你再装嘛,再装作不在乎嘛,就让搔得你心痒痒的。

    大手快速地钳固住她的纤腰,〝去哪?妳还没回答我。〞,他心脏跳得飞快,等着再次确认她给的答案。

    〝不就你叫我下去。〞

    〝不准下去。〞

    〝你皇帝啊?!一下要人家下去,一下又不准下去,小女子不从,心情不好,明。

    狂喜剎那淹满a" />口,让他觉得此刻竟美好的不可思议,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怕眼前的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是一场梦境罢了。

    〝这……是真的?〞他小心翼翼地重复问着,想要确定再确定。

    明白突如其来的真相让男人不敢相信,她咬了下他的a" />膛,像上次一般,那颗尖尖的虎牙陷入他的肌r" />中,带给他一股疼意后,她才抬头,〝信不信了?〞

    〝信,我信。〞白品瀚的俊脸扬起俊朗的笑容,心情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与明亮,他该感谢老呢?〞白雅妍动手解开他的裤头,大r" />b" />随之弹了出来,再退去他的长裤与内裤,那硬物不停地挺动着,看得她心儿砰砰砰地乱跳。

    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跟哥哥欢爱了,即使之前已经见过 />过,但现下还是会觉得有点害羞,脸颊染上些许粉色。

    她跪在他的双腿间,小手握住r" />柱轻轻地套弄起来,没一会,前端的小孔已经渗出透明的水y" />,瞧着他的男物如此亢奋,她的私处也湿了起来。

    低头,女人伸出舌尖,碰触着那个小孔,舔起水y" />,顺带勾起一丝黏腻的y" />丝,她轻笑着故意卷起粉舌将丝线给纳入口中。

    妹妹那娇小白皙的身子正伏在自己的腿间,清纯无辜的美丽小脸正对着自己昂扬的粗" />大r" />b" />,看着她张开小嘴,将自己的男物给含进口中,白品瀚亢奋地闷吟一声。

    湿热的软舌磨蹭着b" />身,大圆头顶上了小嘴的上颚,刺激得他长指收拢起来,半瞇着黑眸,俊容微微昂起。

    白雅妍的大眼闪过满满的笑意,将哥哥硕大的r" />g" />含得更深,抵上喉咙深处,只是他真的太长且粗" />,塞满她的小嘴,让她吃得好辛苦,努力地吞进抽出,津y" />缓缓地自b" />身下滑,渐渐染湿二团囊袋。

    小手 />了上去那圆润的r" />球,她轻轻地圈弄揉着,小嘴继续吮着大r" />b" />,感觉它散发出来的灼热感,勾出她二腿间丰沛的蜜y" />。

    她吐出男物,拉出一条稠密的银线,那是他动情的j" />水,舔舔唇,她说〝哥哥,你流水了呢。〞

    见小女人笑得好不欢乐,带点取笑他的意味,以前都是他嘲弄着她,说她y" />荡得流水,她可从来都不敢这般放肆地玩笑他,现在可真是胆子养大了。

    〝宝贝,趴上来。〞白品瀚眼角微抽,霸道地命令着,下一刻便见到她脸颊更火红,摇着头不答应,于是他又重复一次〝趴上来,否则以后不「亲」妳了。〞

    此话一出,白雅妍的小嘴嘟得老高,小声地回答〝人家…人家还没洗澡……〞,扭捏地望着他,希望他可以放过自己。

    但白品瀚是什么人?是个骨子里放荡的男人,他不会在意洗澡没洗澡,更何况是他喜爱的宝贝,夸她香都来不及了,哪会嫌臭。

    〝那刚好啊,哥哥用舌头帮妳洗干净。〞他坏笑地道,用眼神示意她不管如何就是得要趴上来。

    咬咬粉唇,女人只好站起身脱下短裤及同款蕾丝小内裤,然后羞涩地对着他的脸翘起小屁股,将私处喂到他唇上,小脸则向着他的大r" />b" />,呈六九姿态。

    黑眸盯着近距离的粉嫩花苞,她的私处依然粉嫩如女孩般,二片贝r" />合贴在一起,将细小的洞口给遮掩起来,不过上头却沾着露水,他低低地赞叹〝妹妹这里长得好漂亮,水嫩多汁呢。〞

    说罢,他的舌尖往前探去,划上细缝,来回滑动着,尝到腥甜味,还带着她身上淡淡的花香,其实他知道她很爱干净的,随身都带着湿纸巾,非把自己的私处给擦得干干净净不可。

    〝哪……哪有……〞白雅妍因他突如其来的轻舔,嗓音弱弱地逸出口,更将自己的圆臀给压低,他的鼻尖就这么碰上敏感的小花核,让她微微酥软着。

    〝没有吗?〞他张口覆住花谷,用力地亲吮了一口,引来她一声高亢吟声,让他满意地笑道〝甜得很,哥哥喜欢吃,以后〝哥哥,抱抱,亲亲,你最疼我对不对?不会跟我计较对不对?〞

    细细的清水洒溅在哥哥的黑发上,略长的刘海被打湿,发梢凝着水珠滴落下,沿着他俊美的五官滑行,让她看得有些痴迷。

    一手搂着妹妹的腰,另手覆上翘臀慢慢地揉捏起来,他痞痞地扬起浅笑,〝嗯,我最疼妳了。〞,唇瓣覆上她的小嘴,舌头直闯入她的口中掳住软舌,交缠着,吸取着她的津蜜,越吻越用力,使得她觉得粉唇刺麻起来,且越发头昏,不停发出嗯嗯吟声。

    收回舌头,但四片唇瓣依旧相贴,他低低地道〝可是我是个商人,就爱计较呢,因此,我会加倍疼妳,会喂饱妳的小x" />,呵。〞

    大眼望进他燃着怒火及欲火的黑眸,女人轻颤一下,双手抵住他的a" />口。

    这是玩火自焚么?!真是太糟糕了!!

    〝人家……人家……〞

    〝人家什么?下面的小嘴流水了是不是?〞

    他挑着眉,将她的娇躯给翻转过去,背对着自己,一只手仍然环着她,另只手继续抚 />着圆臀,那处传来的手感真是让他喜欢。

    要问他妹妹全身上下他最喜欢哪处,他还真回答不出来,全部都喜欢,那对软r" />绵绵嫩嫩,就像是杏仁豆腐般,这对臀瓣,软中带着弹x" />,二条长腿光看就会让他想要趴上去啄吻,双手则巧得很,总碰得握得他销魂,至于面容就不用说,总引来其他男人的觊觎。

    〝哪是……〞她弱弱地反驳,是因为他的掌心或轻或重地捏着臀r" />,让她的下腹都窜起渴望,她是想说,人家不是故意的,但都被他揉得说不出话来了。

    揉着粉臀的大手往股沟而去,长指沿着沟缝探入,不意外地黏稠的触感爬上指腹,让白品瀚唇角一勾,即使她全身湿淋淋的,但那处的水分明就不是清水,是y" />水,

    大手绕至前面,握住她的小手,他笑咪咪地道〝我 />到的是呢,不然妹妹来确认这小妹妹是不是流水了,嗯?〞,边说着,边引导她伸进她自己的二腿间。

    小脸马上浮上一层红霞,她虽然被他调教得好,手技口交样样都会,但她总还是觉得在他面前爱抚自己的身体别扭的很,贝齿咬着下唇,垂眸看着她与他二手交迭卡在自己的私处。

    指尖碰上自己的花谷,她羞得频频想要逃离,却被他一手牢牢箝住,想要阖上双腿,却又被他一条长腿强而有力的" />上她的绵r" />,长指夹着那二颗艳红的r" />果扯捏着,黑眸盯着她发红的耳g" />及清丽的脸蛋,大r" />b" />更是亢奋地胀大几分。

    湿透的漆黑长发一缕缕黏贴在如玉瓷般细腻的肌肤上,身子虽纤瘦,可凹凸有致,如妖姬一般,勾人心魂,如此美不胜收的春色只有他一个人能见。

    咬着下唇,小女人轻轻摇头,娇嗔着〝讨厌……不…不要……哥哥好坏……〞

    〝乖,看着镜子,看哥哥怎么干妳,看哥哥怎么疼妳,嗯?〞白品瀚不急着抽动起大r" />b" />,只是静静地杵在她的体内,感受一会温热的y" />x" />一下一下收吮着自己的欲望,而大手持续玩弄着那对丰r" />,将之揉成不同的形状,几下下手力道重了些,在r" />r" />上留下桃红爪痕,看起来颇是y" />靡。

    能够读得懂男人的心思,她无法拒绝,她明白若是她不瞧,他就可以就这么bsp;/>在x" />里头不动,可她现下又被他爱抚得再度燃起r" />欲,想要他带领着她品尝到极乐的滋味。

    于是,她将目光看向镜子,扭了扭小屁股,示意他动作。

    白品瀚真是爱她这般带点女孩娇羞混着女人y" />媚的神态,会唤起他心底深处的兽欲,只想狠狠地撕裂她,奸bsp;/>到她哭出来。

    募地,他挺动起臀部,大r" />b" />狠力地抽弄着紧小的r" />x" />,藉由镜子的反s" />,视线紧紧盯住二人的连接处,更是兴奋地加快腰臀摇动的频率。

    〝啊啊……哥哥……嗯啊…好粗" />啊……喜欢嗯……〞她的眼眸无法自镜子那处移开,如此y" />乱的景象促使她展现出浪荡的一面,娇吟着〝唔……好会干……啊哥哥…喜欢…死了……嗯…把妹妹嗯啊……bsp;/>坏啊……〞

    理智已经不复存在,她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只知道自下腹产升的酥爽感让她沉迷。

    二片贝r" />无助地被挤弄着,当r" />y" />抽出,翻开它们,当戳进时,像时要连同将它们给塞入小x" />似地,狰狞的大r" />b" />带出一股股y" />水,进出间,能瞧见湿亮的b" />身,极是色情。

    〝喔…妹妹真漂亮,这n" />,这x" />,都只能给哥哥玩。〞白品瀚的嗓音变得低沉沙哑,越发猛烈地bsp;/>干着她,下手没了拿捏,就像是野兽吞吃着猎物般。

    木制沙发椅因男人的狠戾渐渐发出声响,嘎叽嘎叽………

    〝唔…哥哥……呜…要坏了……啊啊……〞女人禁不住如此耸弄,开始呜噎起来,耳边充斥着交合噗哧噗嗤的水声及木头磨擦的杂音,刺激着她。

    在他狂乱的奸y" />下,她又再次攀上高潮,哭着尖叫出来〝啊啊呜……坏了……啊啊啊……〞,x" />r" />死死地绞紧粗" />硕的男g" />,双腿夹缠着他的二腿,y" />蜜喷在大圆头上。

    妹妹这一泄,爽得他全身毛孔都张开,粗" />暴地深干入几下后,低吼着〝嘶……呃…好爽……〞,浓稠的白y" />灌入她的y" />x" />,s" />得她又是一个哆嗦。

    激情释放过后,白雅妍虚软得昏昏欲睡,已经摊靠在哥哥a" />膛,水眸都快阖上了,而他将大r" />b" />给抽出来,顿时就见到二人混合的y" />体被小x" />给吐了出来,靡乱的春色让他的眼眸又深邃起来。

    手掌温柔地抚 />着二团盈r" />,他轻柔地问着〝宝贝,今说话?〞

    〝不想说。〞白雅妍放下手中的叉子,撇头看向窗外,赌着气回答。

    众人就看着白氏总裁低声下气地哄着小女人,不过面对拿翘久了的她,他也是有脾气的,过了五分钟没有见效,大家就见总裁大人强势地拉着贴身秘书离开了员工餐厅。

    〝唔~好羡慕啊,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如果我有个这样的哥哥,死也要追到手。〞

    〝请问……他们是……?〞

    〝喔,都忘了你是新人,那是总裁跟他的秘书,工作上是这样,私底下是兄妹,但呢,没血缘关系,二人可是打得火热呢。〞

    一群职员开始八卦起白品瀚与白雅妍的事情,当然啦,犯花痴的女人们不忘将他打造成忧郁深情的男子,歌颂成男神。

    >>>>>>>>>>>>>>>>>

    总裁办公室。

    被一路夹持带到第十六楼,白雅妍始终不吭一声,只拿着大眼揪着他瞧,而白品瀚则是越来越不爽,他不清楚到底妹妹在耍什么脾气,昨晚起就不理他,连 />都不给 />,让他一肚子鸟火没办法发泄。

    〝妳到底在不高兴什么?〞他的大手掐住她的下巴,往上勾起,黑眸紧紧盯着水眸瞧,想要瞧出些情绪来。

    〝不说,说了也是白说!〞她只要一想到就气得脸颊鼓鼓,还没说他就知道他会怎么回答,她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白品瀚耐着x" />子,水色唇瓣轻吻着她的眉心,〝小宝贝,告诉我,我会听妳说的,嗯?〞,口气带着无限的宠溺,这让她本来硬起的心尖又软化下来。

    她开始有点讨厌自己的意志总不坚强,每次只要一有争执,他就让着她,柔情似水的神情及语气击溃她的心防。

    〝哥哥,我想生孩子。〞女人的二只小手环上他的腰际,直勾勾地望着他的表情,等待着他不如以往同样的回应。

    从找到哥哥之后,他们确定彼此的心意,光明正大地在一起,爹地及妈咪也乐见其成,还催婚,可是他就说等到轻灵及瞳心订下来后再说,为此,爹地妈咪也不在多说。

    不过,妈咪曾私底下跟她说,要是能怀孕,就顺水推舟,能早点步入礼堂,她也有点心急着要抱孙子。

    听妈咪这么一提,她心底当然也是计划着,只是她不明白哥哥到底在顾忌些什么,这二年半间的时间里,他对她的经期了如指掌,让她想要打混 />鱼都没机会。

    只要一遇上危险期,他就带保险套,且坚持体外s" />j" />,只有安全期时,他才会放心地不戴套且s" />在她体内。

    之前会听到男方戴套,女方装避孕器,都还是成功怀孕,怎么这事情就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她的卵子每个月都很规律地准时到来,听话的很,就不会叛逆一下……

    为了怀孕这件事,她不只一次跟哥哥「讨论」,说是讨论g" />本就是她起头,他下结论,千篇一律的回复,不急,不一定要有孩子,其实领养也很好……等等,没有一个回复是她想听的。

    无奈地轻叹口气,白品瀚圈抱着妹妹,道〝乖……我们不急着……〞

    话还没说完,就被白雅妍给生气地打断〝不急着要有孩子,去领养也可以,自己生比较辛苦!这些话我都会背了!你就这么讨厌孩子吗?〞,说到后头她鼻头一酸,泪花浮上眼眶,小手拼命地推着他的a" />膛,哽着哭音说〝你不疼我!你g" />本就不疼我!〞

    白品瀚静静地看着她红着大眼,心底如同被刀割着,淌出一道道血注,任由她槌打着,却也不愿松开手。

    不是不疼她,是太疼她才会不敢让她生孩子……

    他的眼睛读得出她对于孩子有多渴望,但……他不想让她冒险……,或许可以说上辈子的惨痛经历能存在心底的角落,未曾抹去,因此他隐约害怕着。

    〝宝贝,别这样……〞

    为什么他不要她给他怀孩子?上辈子也是,他愿意让黄心葇怀孕,为他生下孩子,而她的他就不要!

    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你不要,那今完,他张口用力地咬上一只r" />尖,以惩罚她的不听话。

    他喜欢她的衣着都是好脱好扒型的,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及力气就可以将她给脱得光溜溜,然后享用她娇美的身躯,因此他也买了不少这类型衣物给她,这是他的乐趣。

    但,现在的情况很显然的让他无法轻易得逞,因为她竟然穿着裤袜!

    〝不……不是…唔…喜欢看那处,而且被他看着,花芯就无法抑制地涌出更多蜜水。

    嗅着越发浓烈的腥甜花香味,他低声道〝又吐水了。〞,视线盯着一股y" />水黏腻地淌出,凝成水滴状欲滴落而下,他立即伸出舌尖盛接,再往上拂过那小小的花核,引来她下身一抖。

    他浅笑着,象是一朵春季开得最美的桃花。

    怎么一个男人竟能长得这般好看?即使做着最下流放浪的事情,却依然优雅迷人,不急不徐得行云流水。

    在她看得出神之际,身下的男人忽地将舌尖对准小洞,钻挤了进去,让她惊呼一声,双手附上他的后脑,十指bsp;/>入他的墨发之间。

    灵活的舌头在小径中窜戳着,灼热的呼气洒落在她的私花处,使得她感到越来越热,软x" />被他的舌面磨得既舒服又空虚着。

    〝嗯……还要……〞白雅妍呻吟着,想要更粗" />更硬的大r" />b" />撑满自己空虚的下腹,欲念叫嚣着,让她口干舌燥起来。

    白品瀚用心地取悦她,舌头仿着男物抽送的方式,勾出丰沛的水y" />,沾满他的唇及下巴,他张口封住x" />口,用力地吮覆着,象是要将小x" />内的汁y" />全数吸出喝下。

    这种口交方式让她禁不住挑逗,微晃着脑袋,轻吟着〝啊唔……不……嗯……〞,但小嘴虽说着「不」字,那双小手却将他更压向自己的私处,任由他的唇舌膜拜过软x" />的每一处。

    将舌头退出,他转而舔上花核那点,一g" />长指挤入水x" />,舌尖勾缠着肿大的小r" />芽的同时,手指旋刺着小径,企图带给她更多的快感。

    男人的手指进入时,那硬度给了她一点抚慰,但很快她y" />荡的身子就觉得不满足,空虚感更强烈地啃蚀着自己的下体,〝嗯哥哥……求你……啊…好想要嗯嗯……〞

    染着粉霞的小脸露出一丝困窘,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好色,只要几话都结巴起来,过去也不是没在办公室做爱,但是这片落地窗都会被纱窗给掩着,从来也没这般大剌剌地开着。

    〝妹妹乖点的话,我可以考虑快点结束。〞男人轻笑着说,他当知道身前的小妮子担心什么,而他可没打算现在告诉她这片玻璃外头是看不进来的,等将她吃干抹净再说。

    每一次在办公室做激情的事情,她都会感到有点罪恶及担心,怕其他职员上来时撞见,即使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关系,可她就是脸皮薄嘛,所以总要求他缩短时间,晚上回家再好好补偿他。

    〝可是可是,啊……嗯……〞女人话还未说完,后头的他已经等不及地将大r" />b" />bsp;/>进蜜x" />,一挺到底,弄得她身子一阵酥麻,双腿颤抖着。

    一进到她的体内,白品瀚再也忍受不住,大手钳着她的纤腰,努力地耸弄起来,大圆头直顶上子g" />口。

    这软绵可口的小女人啊!

    他真想会不会有妹纸看了标题后....以为小包子出现了????

    绝对不是啊啊啊~~~别打我>..<

    37. 一辈子(h,end)

    今日娱乐版头条:白氏企业双喜之日,大小王子情定终身,青梅竹马vs麻雀凤凰!

    〝大王子近水楼台得月?实则伪公主不离豪门,计算带球稳座王妃宝座!丑小鸭咬住小王子不放,终于堂堂踏入上流豪门,洗刷钢管女郎过去!〞苏依依不以为然地念着,忍不住翻白眼,〝很扯噎!白的都可以写成黑的!雅妍!妳不生气吗?〞

    后来,她才从好友口中知道原来曾经提问个案的女主角是她,那时还真让她大吃一惊,不过只要她能够得到幸福就好。

    〝嗯……媒体写标题总是辛辣,不是吗?〞白雅妍正襟危坐,不在意地浅笑着,睁开一只水眸,瞄着苏依依,而化妆师正细细地描绘着眼线。

    苏依依鼓着脸颊,无奈地将杂志给轻摔在桌面上,就说蠢话是说给蠢人听的,所以她生气也没用,街头巷尾要八卦的人还是会使劲地加油添醋。

    当她正在念念有词,化妆师已经帮白雅妍画完新娘妆,利落地将用具给收好,接着房门被打开,英俊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j" />美的纸盒。

    〝喔喔~看来白大哥有话要跟妳说,我先出去啰,慢慢说哈,还有近半个多小时才到出门时间。〞苏依依说完对好友抛了个暧昧的眼神,在对方来不及斥责时,一溜烟离开房间。

    化妆师也识相地提着化妆箱先下楼去等着,此时,只剩下白品瀚及白雅妍二个人。

    大眼瞧向他,略长的墨发抓出个帅气的造型,纯白色整套西装将他烘托得更为儒雅温文,有如英国绅士,让即使着,二只大手穿过她的腋下,往前 />覆上二团绵r" />,掌心的力道不轻不重地揉握着,拇指与食指指腹夹捻住嫣红的莓果搓压起来。

    为了这最重要的一拆完礼物了没啊?我怕迟到啊……〞苏依依有些尴尬地出声,瞪了身旁的何雍宁一眼,小声地对他说〝为什么推我来说啊?〞

    〝因为品瀚不会对女人动粗" />……〞何雍宁调皮地笑着,偷吻了一口炸毛的小猫。

    听见催促声,白品瀚拉起妹妹让她站好,最后帮她将马甲上的缎面吊带给扣上大腿袜,真觉得自己眼光好,这身内衣实在大大满足自己的双眼。

    大步走到门口,将门给打开,就见何雍宁的嘴唇正黏着他家的老婆的颈子亲着,他眼角轻抽,转眼,微笑对着好友的女人道〝要麻烦妳帮忙雅妍穿上白纱了。〞

    苏依依推开黏人的老公,笑着说〝没问题没问题,麻烦帮我照顾一下那只热情的公狗。〞,语毕她便进入房内。

    何雍宁一条手臂揽上好友的肩头,正想说什么,却听见对方揶揄着道〝依依说得真保守,应该是发情的公狗。〞

    〝喂喂喂!你别以为你就高尚到哪边去,哼哼!美其名送礼物,你g" />本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何雍宁不甘示弱地回击。

    〝起码我还有羞耻心,关起房门,你则是公然强制猥亵。〞

    〝切!我可没强制,是二情相悦,好不好!〞

    二个男人你一言我一句往楼下走去,虽说嘴上互挖呛,但彼此的脸上都写得春风洋溢。

    >>>>>>>>>>>>>>>>>>

    夏末午后,阳光洒落一地,包围典雅的教堂。

    长长的红地毯自门口一路直达讲台,二旁装饰着粉红粉紫玫瑰花,受邀的见证亲友都已经到场入坐。

    当司仪说完欢迎词后,教堂播放出「beautiful in white」抒情歌曲时,木门被打开,白雅妍勾着白牧成的手臂缓缓走进场,而后头跟着的是黎瞳心,由于她生母已经过世,跟生父也无交集,因此特别请「荆魅」的桂姐来担任长辈,桂姐也算是照顾她良多的人。

    白雅妍一袭无袖鱼尾白纱,虽没x" />感大露春光,但合身的剪裁也勾勒出她妖娆有致的曲线,至于黎瞳心则着平口澎裙白纱,将火辣的身材给遮掩住,只小露香肩,显得甜美可爱。

    虽说新娘子没有低a" />露r" />沟或者现大片美背,但截然不同的高雅有格调的气质秒杀在场所有目光。

    新娘们被牵着走至红毯一半后,便交给新郎,再往前直走至讲台前。

    神父的表情庄严,口气沉稳地念着一句句誓言,当二对新人说出「我愿意」时,台下见证者感动地响起掌声,白牧成甚至红了眼眶,眼角微微潮湿了。

    他们交换戒指,为彼此戴上一生一世的的承诺,接着,男人们在自己的心爱女人的唇上落下珍爱的一吻,从此刻起,她们有了「妻子」这个新身分。

    婚礼仪式完成,来到热闹的晚宴。

    白轻灵免不了被学生们调侃,当众被要求重现求婚实况,而白品瀚则被员工灌了几杯烈酒,还要求来个法式舌吻,二个平时高高在上的男人也只有这时能够被戏弄,总之,时不时能够听到欢呼声,很是娱乐来宾就是了。

    >>>>>>>>>>>>>>>>

    白家别墅。

    〝嗯……哥哥……〞

    〝叫错了!是老公。〞

    一进到男人的卧房,白雅妍就被压在房门上,带着烈酒香味的吻扑〝拔拔就这么说定了。〞,她用着是问,但眉宇之间已经透露着没得商量的意思。

    这二个小鬼,很不可思议的二个小鬼,是龙凤胎,儿子长得像白品瀚,女儿长得像她,只不过个x" />似乎都像他就是,都很j" />明,不像她老是少一g" />筋。

    〝你不去找睿睿玩吗?听说他今yes!〞白维忱定定地揪着她瞧,一定要要到答案。

    抬手捏了捏儿子的脸颊,她道〝yes~~〞,这小鬼g" />本就跟老公一个模样,霸道的很,气势过人……

    站起身,白雅妍走进厨房,替儿子及女儿准备便当,而在此同时,白维忱笑嘻嘻地看着男人,道〝爹地,今天我要吃蛋塔。〞

    大男人及小男人互相交换个眼神,白品瀚回答〝爹地会帮你买回来的。〞

    开玩笑,要是他敢不买回来,下次儿子就不会答应去帮他看好小妻子,把那些烦人的苍蝇给敢走,即使结婚后,他的女人仍然行情很好,不乏有追求者表示愿意搞一夜情,使得他醋火闷烧,当然知道她不会理会那些无聊男子,但一想到那些苍蝇黏上来,他就非常不舒服。

    于是,他跟儿子做交易,只要他要出门去谈生意,在儿子的时间如果配合的上,就去公司帮他看着老婆。

    白承心听了他们的对话,虽然没有透露太多,但也知道爹地在搞什么鬼,同样的,她可不是很爱去看什么王叔叔,林叔叔,一大堆叔叔的,因为那些叔叔都会找爹地去有很多女人的地方,她不喜欢,所以如果可以,她都会黏着爹地,适时吵着要回家,这样叔叔们就不会为难爹地了。

    是说爹地这么强势,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爹地,不过,有时也可以阻止其他女人一直对着爹地这边靠过来,爹地可是妈咪及她跟哥哥的,其他人都不能碰!

    呃......如果让白雅妍小姐知道这一大二小在打什么主意,她可能会羞愤而死,怎么感觉一家四口,只有她是粗" />线条的人啊啊啊!

    〈全文完〉

    作家的话:

    嘤嘤嘤~~~~终于完结了~~~~

    谢谢大家的捧场~~~~

    写白大哥大姊真的很过瘾~~~

    因为是我没有尝试过的虐文~

    而且也是用不一样的手法去成现重生文~~

    感谢妹纸们一路陪伴~

    接下来bg不会再开坑了~~

    也许会去写bl巴(笑)

    希望大家看文开心~~下台一鞠躬~


同类推荐: 色情天师事务所(NP H)_御宅屋桂花蒸_高h【超激H】被校草日成母狗(喷奶,粗口,HE)乐事(1V1)师生简体-淫乱学院-色欲喷洒(高H、NP、逆道德观)长日光阴(H)宫欲调教高傲(H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