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听说爱情来过 21-30

21-30

    21. 看不見自己,卻看見了你.

    还记得,爹地跟妈咪说,她牙牙学语时,第一个会说的称呼就是,哥哥。

    还记得,要去上幼儿园前一女孩子要学钢琴才有气质,硬是强迫她学习,是哥哥站出来跟妈咪理论,妈咪才打消念头。

    还记得,国三那段时期,升学压力大,她暴饮暴食,成了小胖妹,班上男同学都欺负她,结果一个个都被哥哥修理。

    还记得,高中她开始爱漂亮,为了变瘦,常常一餐就面包加牛n" />解决,哥哥知道后好生气,然后帮她开营养菜单,〝妳在咖啡店昏倒,吓坏我了。〞

    〝抱歉……医生有说什么吗?我想我只是严重缺乏睡眠。〞

    〝医生说…说妳怀孕三周了,要好好休息。〞

    〝怀孕?!〞

    女人难以置信地瞪着他,震惊得像是没了呼吸,脑中回想着这几个月的月经状况。

    一直以来她的月经周期都是相当准时28〝是……是哥哥的……〞

    以为自己听错,白轻灵不敢相信地直盯着她的小脸,直到再次听见她用着肯定的语气说是大哥的,他才确定不是自己幻听。

    嘴巴张张合合,无法挤出一句话,他默然了好一会,逼自己面对这个乱伦的事实后,才问〝那妳打算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

    脑海中闪过某次欢爱后的景象,白品瀚抱着她躺在大床上休憩,她无意间随口问了他,要是怀孕了怎么办?他说她经期准,有吃事后避孕药,机率微乎其微。

    她没妥协地,又问了一次。

    而他只是淡淡地说「孩子很可能有缺陷,所以拿掉吧。」

    那时的她松了口气,庆幸他还没有变态到要她生下来,将之当作折磨她的手段之一。

    此一时,彼一时。

    当真正地知道自己怀孕,她反而无法狠心地决定要将孩子拿掉,那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虽然只有三周,还只是个米粒大小而已,但是个「人」啊!

    〝等会我陪妳去公司找哥哥,把话说清楚。〞白轻灵多少明白姐姐的个x" />,她有轻微的优柔寡断,如果让她自己去跟哥哥说,以大哥那强势的作风,八成是拿掉,但他大概猜出她的想法,所以得帮她个忙。

    〝不……不好吧……〞白雅妍想到他现在忙着跟黄心葇打得火热,那这件事情跟他谈,岂不是坏了他的好心情?

    〝没有什么好不好,只有谈事情怎么解决!〞白轻灵站起身,按了服务铃,要护士帮她收拾。

    他了解要姐姐去面对这件事是痛苦且畏惧的,但,他不希望等到三个月过去,肚子一好的,因为男方不肯负责任,但她又深爱他,不肯将孩子拿掉,爸爸气得想要甩她巴掌,她只好赶忙献上对策。

    一年前,她的确是喜欢上白品瀚,但他对她没表示,可是爸爸对这男人非常喜欢,一年后,爸爸依然认为最佳女婿人选是他,而她需要一个孩子的爸。

    那晚过后隔一年二个多月,多漫长的一段时间,而大哥却惨无人x" />地不停对她伸出魔爪。

    〝这是我跟她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白品瀚手劲一使,扣住弟弟的手腕,反掌扯出,再用力将对方给甩出去,使得弟弟撞倒在沙发旁,痛得吃疵牙裂嘴。

    女人惊呼一声,还来不及跑到白轻灵身旁,就被哥哥给扯住纤细的手臂,她怔怔地瞧着他的面容,就听见他问道〝妳为什么没吃事后避孕药?〞

    小嘴张了张,白雅妍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因为她真的忘了吃,等到她想起来也已经过了时间,因此她自我安慰地想应该没事,怎知……怎知……排卵时间乱了……

    盯着妹妹不知所措的表情,白品瀚不用她回答也知道,她一定没吃!

    〝该死的!妳怎么不吃?把孩子拿掉!〞

    虽然早就明白他会说出这句话,但她还是觉得心好痛,痛得无法呼吸,泪水不争气地浮现上来。

    好恨!她好恨!为什么她跟他是兄妹?为什么?如果她跟黄心葇一样,她有立场跟他要求将孩子生下来。

    〝你……你不要孩子?〞她紧抿着唇瓣,再一次确认他的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去相信他不会如此残忍。

    〝对!去拿掉,他不应该出现!〞他用着斩钉截铁的口气回复她,虽然这对她很不公平,但将过,我不吃你煮的,而且也不吃你给的。〞

    语毕,白雅妍按下服务铃,护士五秒钟后就出现在病房,她直接跟着护士要求帮她送一份麻油猪肝过来。

    然后转眸看着男人,〝我不想见到我讨厌,甚至说是恨的人,麻烦你少出现,免得坏了我养病的心情。〞,她毫不客气地说着,拿起一旁的杂志翻阅起来,将他完全漠视掉。

    抿着唇,他沉默一下后,问说〝如何才能让妳原谅我?〞

    抬起水眸,女人像是听到任何一个字。

    涩然地扬唇,她都已经说重话,如果他还扯着她不放,他就真的太白目了。

    起身,他留下那一锅今早特地为她煮的汤,轻轻地离开病房,还给她一个安静且舒服的空间。

    后来,白品瀚私底下问了护士妹妹是否将那锅麻油猪肝给吃了?护士尴尬地笑说,她坚持请护士将那锅食物给当厨余回收掉,但护士们觉得这样挺浪费食物,就大家一起瓜分掉了。

    妹妹的话语让他清楚了解她不是随口说说,她是完完全全地对他反感,因此他不再带补品当面给她,而是转而请护士帮忙,称是医院提供的月子餐。

    >>>>>>>>>>>>>>>>

    明有人将眼角膜捐赠给白轻灵,需要马上动手术,便将他给推了出去,送入手术室。

    知道这项消息时,白雅妍很开心,因为医生有说过,越早更换眼角膜,恢复的机率及效果是几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甚至到达一百,所以这代表弟弟又能够重见捐赠者叫白品瀚?〞

    〝是的,阿姨,白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原来……失败是这样的滋味,这辈子尝到了,能不能说是不枉此生?前三x月x日也就是我回国的隔一完便挂上电话,用着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然后保养化妆,确定自己看起来完美无瑕后,她才出门。

    当她在家里昏倒,被送去医院检查,医生宣布她患有急x" />骨髓x" />白血病时,她竟然觉得很开心,因为她不需要在夜夜泣不成声,难以入眠。

    从知道哥哥自杀后,每〝雅妍?怎么跑来公司了?今什么时,就被父亲的话给打断,〝今不要,说如果可以,想回到最初二人的亲情状态。

    可是,当经历顿悟自己的感情,失去自己的最爱,日以继夜地不断地思念后,她不再踌躅不前,她想要抓紧当下的幸福,若她再一次重蹈覆辙,那就枉费上〝哈啰……我是雅妍。〞

    〝宝贝,在忙?〞那端传来好听的男嗓,语气带着活力与亲昵,彷佛跟她已经认识许久,且对她很熟悉。

    宝贝?宝贝?她有没有听错?!

    〝请问…….你是……?〞

    〝呵,看来妳忙到昏头了,我是雍宁啊,三些好话。〞

    喔……白雅妍无语瞪着哪点不喜欢,妳跟他哭诉,他会杀了我的。〞

    他相信那个超级大妹控好友绝对会用着拳头威胁他不准再说一句他妹妹的坏话,没见过有人这么疼爱妹妹的!

    听得出来他的话中,带着几分轻松,顿时,她觉得压力减轻了一半。

    〝所以何大哥是因为喜欢我的全部才想要娶我?〞

    〝这是一个原因啦,另外个原因妳也知道,我爸妈催我结婚,还有妳哥一直跟我说妳真的很不错,我想了想,的确还找不到一个比妳好的女人。〞

    〝这样说来,何大哥的意思是如果有个女人比我好,或者你更喜欢,你会选择她,而不会选择我对不对?〞

    何雍宁慢半拍地点点头,怎么觉得她似乎很高兴他没有非常喜欢她,说不出哪边怪异。

    稍稍松了口气,白雅妍庆幸何大哥没有非她不可的占有欲望,而且她感受得到他对她的感觉是大哥哥喜欢小妹妹的那种,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如果是的话,他的眼神会充满占有,渴望以及情欲。

    接着,白雅妍思索了下刚刚他的回答,他说哥哥一直跟他说她很不错,用意是「想积极地将她给推销出去给何雍宁」?如果是这样,那跟她记忆中的哥哥不同,前辈子哥哥可是会想尽办法将她给绑在身边,而不会将她往外推,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差?

    她装做毫不在意的模样,问着〝喔~?我好好奇哥哥怎么跟何大哥说我的?〞

    〝妳哥啊,他说从妳上大学开始,他看过一个又一个男人,没有一个是合他的眼,全部不及格,只有我他才觉得能够放心地将妳交给我照顾,他说反正我没有女朋友,家里又催得紧,妳是最好的人选,当初他跟我说时,我还想妳跟我不熟,可能不会答应我的追求,却没想到才几〝这时回家已经比平常早一点了,不会塞到什么车,急什么呢?品瀚出差一个礼拜,妳就想他成这样,那爹地出差个几週,怎么就没见妳这么急着见我过。〞

    想到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地位竟然不是第一,即使早就知道,但仍是觉得有淡淡的忧伤。

    白雅妍一听,嘟起小嘴,道〝爹地出差时我也想啊,只不过我哪敢比妈咪想得多。〞

    〝要不是妳已经跟雍宁订婚,爹地还想哪〝妈,妳来看我买给妹妹的耳环。〞

    〝嗯,质感极好,很适合雅妍。〞宋妍慈靠了过来,仔细端详一下。

    〝那麻烦妈妳帮雅妍戴一下,我跟爸有正事要谈。〞白品瀚说着就将笔电及耳机往桌上一搁,站起身往书房走去。

    啊……怎么这样!?

    大眼望着修长挺拔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白雅妍有点泄气,任由妈咪帮她将珍珠耳环给戴上,然后在耳边高兴地叨叨絮絮地赞美着。

    虽然才短短时间的碰面,但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哥哥的疏离,尽管他表现得挑不出一丝缺点,不过他看她的眼神不对了……

    以往,他的眼神仍旧深沉得让她难以猜透,可她能够明显感觉到他的占有欲望,嘲讽的笑意之下是索求着她的迎合及讨好,但,现在当下她完全感受不到这些情绪,也许这样说起来,她似乎变得物化了……

    至少,藉由如此,她还能感受到他对她的占有欲。

    她不知道是他将之藏得太深太好,还是在他们曾发生过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因此让他变得不再像之前「黏」着她,反而有股要逃离的味道。

    >>>>>>>>>>>>>>>

    晚餐时间,白家别墅多了二个人,白轻灵及黎瞳心,是白品瀚人还在出差时,打电话要弟弟带小女朋友回家吃饭。

    自从白家宴会后隔二着,他便拿起车钥匙,往外走。

    瞧见哥哥话题一完即往离开别墅,白雅妍连忙拿起手机,〝哥,我跟你一起去。〞赶在后头的她想叫住他,可他动作太快,又或者说是没听见她的呼喊,头也没回地关上了大门。

    赶忙穿上高跟鞋,这时候她骂着自己,没事穿什么要扣带的鞋子,下次要买好脱好穿的高跟鞋,或者是买平底鞋,等到她穿好鞋子追出去,他已经发动车子,掉头驶离大门口。

    站在门口,小小跺了下脚,她决定辛苦地走二十分钟的路程到最近的那家便利商店。

    还好这片小区治安良好,毕竟是高级住宅区,不会有奇奇怪怪的人在外游荡,而且一路上不时看见有散步或者慢跑的人,还有巡逻的警卫。

    终于在十g" />脚趾头纷纷用疼痛来表示抗议时,白雅妍也如愿地看见不远处的便利商店发出明亮的光线。

    再走近一些,她不禁停下脚步,呆呆地站在那处,望着前方。

    男人孤身只影坐在外头的木椅上,好看修长的二指夹着香烟,袅袅烟雾自他的口中徐徐吐出,沉静的气质将他自己与外界隔出一方。

    为什么哥哥会抽烟?他哪时候学会抽烟的?

    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似乎哥哥离她很遥远,似乎无法碰触到他的内心,而且他看起来落寞又悲伤,可唇角又扯着一抹自嘲般的微笑。

    他在想谁?想黄心葇吗?还是哪个女人?所以才会急着帮她跟何雍宁凑合在一起?是吗?

    思索着,白雅妍抬起长腿,走到白品瀚的面前,垂眸盯着他。

    面前的视线突然闯入一双白嫩的长腿及粉桃色短裙,他先是一愣,才昂起俊秀的面容,妹妹清丽的小脸映入眼帘,他立刻掩去眼中的情绪,将手中剩下的香烟给拧息在一旁的烟灰缸中。

    〝雅妍,怎么跑来了?〞他温和地问着,展现出好哥哥的模样。

    〝人家叫你你没听见,就只好走过来找你。〞她委屈地瞧着他,小手很自然地扶在他的肩膀上,将一半重心都赖到他身上,〝脚好痛喔。〞

    其实,他有听见她的叫唤,但他不敢停下脚步,他怕,他怕现在如此亲近自己的她,他会克制不住心底最深处的渴望,允许自己松懈下来。

    好不容易,他才促成她跟雍宁结婚,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越雷池半步。

    〝傻瓜,穿高跟鞋走这么远一段路,当然会痛。〞男人的大手拉住她的小手,将她往身旁一扯,让她坐在身边,还刻意留点距离。

    再度感觉到哥哥的无形中显露出的疏远感,白雅妍暗暗咬牙,虽然脑中有种想要念他的冲动,但她不是呆子,她知道有时说出口的话,反而会让他有机会顺势推舟,将错就错。

    她了解他对她的娇纵x" />格及撒娇装可爱最是没辄,前者是他纵容出来的,后者是她没办法跟他讲理时,用出的第一百零一招。

    于是,小脑袋瓜不分由说的就靠在他的肩膀上,她用着可怜的口气说〝人家小腿好酸,哥哥帮我揉一揉啦。〞

    〝妳……〞白品瀚在感受到她靠上自己时,整个神经都紧绷起来,在听到她的要求时,更是无言地望了望她的长腿,非常不能理解她到底怎么了,〝乖,我们现在在外头,妳自己揉。〞

    〝不要!〞她用力地拒绝,只差没有再补一句,现在在外头又怎样,晚上只几只小猫走来走去,况且他上辈子不是也常在公共场所对她上下其手,有差咩?

    从妹妹的口气中,清楚地听出她坚持不妥协的味道,他实在很想推开她,但他曾告诉过自己,既然人生再来一遍,那他将无条件地为她的快乐付出,不管那是多么地令他痛苦。

    轻叹一声,动手将女人的身子给扶正,男人蹲下高大的身躯,半跪在她的面前,大手覆上她的小腿,缓缓地舒压起来。

    水眸瞧着他二片好看纤长又浓密的睫毛,很想知道现在他的眼底装的是什么,可是她看不见。

    小腿被他温暖的掌心给覆盖,他的热度穿透她的肌肤,让她脸颊轻红,即便知道他是真的很认真地帮她按摩,她却不正经地想到其他地方去,那舒服感让她不禁想到之前上床时,有时他会轻柔地抚 />她的长腿,又啃又吮的,使得她沉醉在他给予的刺激当中。

    当蹲下身做起妹妹要求的事情后,白品瀚才发现这g" />本无疑是害死自己,因为只要他眼睫往上抬一些,就会将她腿间的神秘地带给尽收眼底,刚刚无意一瞄到,紫黑色蕾丝内裤已经印在他的脑海中。

    作家的話:

    這章節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我之前有說某人也重生xd

    那某人就是白大哥~

    所以重生的不止白大姊,白大哥也重生~

    只不過二個人的重生時間點不同喔~~~

    因此可以窺見為什麼洗牌了~~

    在寫白大哥時,還真是淡淡的憂傷@@

    白大哥現在是盡力地彌補過錯~

    28. 偷竊男人香(微h)

    不管是前世或者是今生,她对自己的影响力使终如此巨大。

    黑眸盈着苦涩,白品瀚规矩地帮妹妹舒缓一会后,才垂着双眼站起身,〝晚了,回家吧。〞低声地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

    如果二人继续单独相处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的面具何时会崩裂,也许,他依然能够浅浅地微笑着,但崩裂的是他的心。

    她是何雍宁的,他已经把她交付给他了,所以她不是自己可以妄想的人。

    带着妹妹回到别墅后,他简单地道晚安后,直接上楼回到自己的卧房,倒躺在大床上,怔怔地看着灯光。

    今过的话,心中明白她有多么的排拒他,否则她不会答应何雍宁的求婚。

    他不能够爱她,他只能够为她的幸福快乐而在一旁默默地守护着。

    闭上眼眸,不管今麻俐地爬上床,对着还在发愣的男人招手,眼睛发亮地看着他,道〝哥哥,快来。〞

    回眸瞧着她那张破涕为笑的面容,白品瀚不知怎么的有种好像被计算的感觉,但他立即挥去这个可能x" />。

    妹妹一向粗" />线条,又呆萌的,别看她外表似乎傲娇,尤其工作时展现出j" />明,事实上是傻小妹一个。

    男人才躺上床,白雅妍马上蹭地偎过去,主动地投入他的臂弯,替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当然,她不忘故意不小心地将睡衣衣领给拉低一些,好用r" />沟引诱哥哥兽x" />大发。

    出让他心碎的话,当体验过冰冷的话语最是伤人后,这世他不会再让她有机会说出口的。

    黑眸爱恋地将她秀气的黛眉,墨色的长睫,漂亮的鼻子及水润的小嘴给看过一遍又一遍,直到他再也抵不住睡意的侵袭而沉沉睡去。

    >>>>>>>>>>>>>>

    好久,好久……她已经没有睡得这么安稳过。

    肌肤传来温暖的热源,面容受着一下又一下的男x" />气息洒落下来,白雅妍的嘴角愉悦地上扬,睁开了迷蒙的大眼,哥哥的俊容离她好近,好近。

    还记得,前世几次也曾在他的怀中醒来,迎来渐亮的早晨,那时她并不觉得暖,只觉得冷意布满全身,连外头的阳光看起来都是种碰触不到的奢侈。

    原来,当一个人连自己想的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时,所感受到的人事物都是困惑混乱的。

    她爱他,所以她知道只有他能给她温暖,只有他能够让她看见一束束光线投入她灰暗无比的内心。

    渐渐拉近彼此的距离,白雅妍将粉唇贴上他的水色唇瓣,小嘴的力道轻如棉絮般地吮吸着他的下唇,进而探出舌尖画着他的唇型。

    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起来,噗通噗通地在耳边响着,红晕爬上了白皙的双颊,她继续大胆地非礼男人。

    白品瀚微启的唇缝让她有机可趁,舌尖扫过他的皓齿后,钻进他的口中,缠上他的舌头,吮吻起来。

    许是昨夜刚回国,又晚得很才入睡,白品瀚疲累得迷糊,还以为自己仍在作梦,因此紧抓着对于妹妹的渴望不愿醒来。

    他开始主动地热吻起那张软嫩的小嘴,大手贴上她的雪背,暧昧地抚 />着,渐渐地越往臀部游移去,然后覆上臀r" />,柔情地抓揉着。

    几不可闻的细细吟声自女人的小嘴中逸出,身子享受着哥哥的爱抚,下腹的欲火经意地被挑起,双腿间已经动情,蜜y" />染湿了薄透的内裤。

    接着,她越来越感到不满足,因为男人只是亲吻着她,揉捏着她的臀部,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让她被情欲弄得酥a" />都胀痛起来。

    瞧着他还闭着双眼,白雅妍估计他大概是睡昏了才会没凶猛地压倒她,既然如此,已经被他给调教到y" />荡入骨的她不介意自己主动取悦他。

    想着,便挣起上半身,小手拉下睡衣的领口,一只盈r" />色情地裸露出来,她将之捧至他的唇上,挺翘的莓果蹭了蹭,马上就被他张口含了进去。

    〝嗯……〞她轻吟着,干脆跨跪在他的上方,双手撑在他的面容二边,俯低上半上,让白嫩的双r" />压落在他的面上。

    鼻间盈满淡淡的r" />香馨味,白品瀚受不了引诱,唇舌舔弄起r" />r" />,嘴巴刁住r" />尖就吸吮起来,将那点嫣红逗得更硬更肿大。

    被哥哥这么一吸,白雅妍全身的力气顿失大半,软若无骨地趴上他强健的身躯,使得二人的私处紧贴着,强烈地感受到硬物抵着自己。

    早晨时男g" />的勃起很正常,再加上女人有心挑逗,如梦似真的触感让男人更是热血沸腾,体内的欲火燃烧着,r" />b" />自然是硬梆梆得昂挺着。

    小x" />此时空虚得不得了,她不安分地用着湿透的软处磨蹭着他坚硬的前端,y" />水更是潺潺地流出,弄湿了他的睡裤。

    白品瀚也许是因真的被前世悲惨的结局给惊吓到,连在梦中也戒慎恐惧,他感受着那销魂的女体正蹭着自己,心慌得一手想按着她别动。

    而现实状况下的他也真如此行动,大手压着她的翘臀,让她的私处紧贴着自己的大r" />b" />,使得她娇喘一声,硬直的r" />b" />给她一种像是要穿破布料,直接bsp;/>进小x" />的错觉。

    男人的力道一向比女人还大,这是无庸置疑的,即使他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小屁股被哥哥的大掌死死地按住,既没有下一步动作,也没办法移动,白雅妍体内的情欲被悬得不上不下,难受死了,这会不高兴就张口猛啃着他的a" />膛。

    那颗尖尖且可爱的虎牙就这么刺进白品瀚的肌r" />里去,刺疼得让他不得不睁开眼,接着就让他倒抽一口气。

    妹妹的娇躯正与他交迭着,酥a" />贴在他的a" />上,二团隆起的半个粉白绵r" />挤出一条深深的沟壑,而且自己粗" />硬的分身正抵在她的腿间,他一个手掌还覆按在她的翘臀上。

    不过……看起来怎么都不像他要对她做坏事的模样,二个人睡衣都还穿在身上,让他松口气,只是她还是睁着略带怒气的水眸瞧着他,边咬着他的前a" />。

    黑眸带着无辜与她对望,男人刚起床的嗓音略低,有些沙哑地问〝雅妍……这是在干什么?〞,心底大概有个底,隐约觉得刚刚的春梦跟眼前的景象八成脱不了关系。

    〝哥哥的手压得我难受。〞她撒娇地抗议着。

    可恶,都是他的手让她没办法主动进攻成功,明明就差那么一步!

    立即收回大手,白品瀚边说声〝抱歉。〞,心想难怪她会这么用力地咬他,不这样把他叫醒,她可能就被死死按在这不知道多久,又补了句〝别赖在我身上了,起来吧。〞

    白雅妍听见,有那么二秒不爽得想要唱反调,但念头一转,就听话地直起上半身,坐在他身上,双手还拢挤着酥a" />撑且撑在他的腹部上。

    〝妳……!!〞他连忙别过目光,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好眼力已经将她裸露出来的双r" />给看进眼底,那二颗莓果又红又翘的……该不会是被他给疼爱过吧?!

    shit!他跨间的r" />b" />硬到发疼,都快爆棚,又被她做压着,柔软的触感简直快要杀死他的理智,压抑着下腹窜流的热欲的后果竟使他的脸颊浮起淡淡的粉色。

    懊恼地抬手抹了抹脸,他力持着平稳的声调说〝把睡衣穿好,去刷牙洗脸。〞,然后边说服自己体内的暴动,冷静!冷静!

    大眼牢牢地盯住哥哥的反应,反常得不似以往见到她这么放浪地勾引他就迅速地扑上来扒光她的衣服,竟然还要她把睡衣领口给拉好,下床去梳洗。

    嗯……很诡异……非常诡异……

    这次,白雅妍聪明地不硬碰硬,也不使出赖着不走的招数,因为直觉告诉她哥哥一定另有隐情,这样逼他,他只会更排斥自己。

    因此,她乖巧地整理好睡意,在故意慢吞吞地扭了下臀才从他身上下来,呜……好舍不得啊……她果真对哥哥的男色迷恋到骨子里头去……

    贼贼地瞧了一眼还在尴尬恍惚中的男人,她快速地在他的脸颊落下一个啄吻,丢下一句〝哥哥,等会载我去公司喔。〞,然后不等他回话就落跑逃离他的卧房。

    〝…….〞白品瀚坐起身,真有种被小妮子y" />到的感觉,偏偏又拿她无可奈何,手掌抚额,低垂黑眸,下一秒募然瞪大双眼。

    他竟然在裤子上,刚好分身勃起的地方见到一大块深色水渍……

    衣服有另种香水味,口红印啦,或者有女人频繁地打电话给他,当然,藏得很好也是另种可能x" />。〞

    仔细地想了下,这几的,哥哥应该是被她迷到晕头转向,怎么哥哥还是没动静啊?难道那话儿有问题?这也不对,明明那了几句话,而白雅妍不悦地鼓了下脸颊,然后也礼貌地客套着,换下礼服后,二人下楼跟经理打声招呼就离开。

    当着。

    白雅妍惊讶地听着医生的话语,这段话她从何雍宁口中听过,而他会知道是因为哥哥告诉他的,说起来,她从来也没到医院做过健康检查,这还是头一遭,为什么哥哥会知道?

    目光落在纸上的文字及数据,她定在某个英文字上好一会。

    〝白小姐还有什么问题吗?〞医生推了推眼镜,打算要请护士叫下一个病人进来。

    〝医生……你确定我的血型是……b型?〞

    〝当然,医院检验是正确的。〞

    〝那…那父母都是a型有可能生下b型的孩子吗?〞她困惑地看着医生,一直以来,她认定自己是a型,因为爹地妈咪都是a型。

    医生失笑,回答〝白小姐,父母都是a型,生下的小孩是a型或o型,绝对不会出现b型,除非父母认错自己的血型。〞,其实这简单的道理学校都有教导过,他想是这个病人不敢相信事实,所以反复确认。

    轻皱着眉心,白雅妍若有所思地将健康报告给收进包包里头,跟医生道谢后,慢慢地步出医院。

    她说不出现在的心情到底是高兴还是有点忧郁。

    如果她不是爹地妈咪亲生的小孩,那么她跟哥哥就完全没有血缘的问题,他们之间顶多只能算名义上的乱伦,却不是真正的乱伦。

    但是,如果她不是爹地妈咪亲生的小孩,他们会不会把她赶出白家?会不会不承认她是有资格跟哥哥在一起呢?

    弟弟跟瞳心能够成一对,还是哥哥担保下来的,那她呢?她的学历不过公立大学毕业,而哥哥是拿到博士学位的人,这么一比,她与他就差了一截……

    想了这些,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想不出个结论来……

    最后,她决定还是回家找爹地谈,毕竟,最起码的一个稳定数据是,她爱哥哥,所以如果能够确定她与哥哥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话,那么二个人要在一起也少了分阻力不是吗?

    这么一想,心情好了起来,她招来出租车,火速地奔回家。

    作家的話:

    白大哥真的好心酸啊xdddd(音:小愛竟然笑得好開心!!!)

    虐白大哥的心我就覺得爽\口/

    終於寫到白大姐發現自己的血型有問題~還有對於白大哥怎麼知道她血小板低也有困惑~

    折騰死我了xddddd

    呼呼呼~~~~


同类推荐: 色情天师事务所(NP H)_御宅屋桂花蒸_高h【超激H】被校草日成母狗(喷奶,粗口,HE)乐事(1V1)师生简体-淫乱学院-色欲喷洒(高H、NP、逆道德观)长日光阴(H)宫欲调教高傲(H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