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野骨(骨科1v1) 28/妹妹夹我

28/妹妹夹我

    徐姿没去过泾海,出了机场,直接打车到周京樾入住的酒店。
    路上,她给他发了消息,他没回。打电话,他也不接。任凭等待音响,对方一点回应没有。
    她生气了,但没办法,现在只能先忍下。
    来到酒店楼下,徐姿知道工作人员不会透露她客人的信息,只能在大厅休息区等。她到的时候才四点半,等到晚上九点,还是没有看到周京樾的身影。
    太累了,徐姿等不下去,再给周京樾打电话。他不接,她就一直打,不知道打了第几次,屏幕上突然计时。
    电话通了。
    “在哪?”徐姿直接问。
    如想象中一样,周京樾嗓音冷淡:“和你没关系。”
    强忍着心里的不服不忿,徐姿放软了音调,“我在你酒店楼下,你来接我好不好?”
    话筒内安静下来,许久,才响起周京樾的拒绝:“我不在酒店,你要是想留下,就自己订房间。”
    未等徐姿回话,他就挂了电话。
    忙音响起的瞬间,徐姿真的想放声尖叫。她是着的没想到,周京樾如此小肚鸡肠,记仇到这个地步。她长途跋涉过来,他避而不见,还让她另外开房。
    徐姿才不信他不在酒店,他肯定是躲在上面不出来。
    电话重新拨出去,周京樾没有再接听了。还是和之前那样,等待音响着,其他一点反应没有。
    心中涌起一股郁火,徐姿坐在大厅沙发,细眉紧皱,表情罕见的外露难看。周京樾现在算是她的长期饭票,如果不能和他搞好关系,她未来的路会大受影响,会从千金小姐沦落贫民。
    绝不行。
    她继续给他发消息:[天黑了,我害怕。外面好冷,我穿得很少。]
    十分钟后,周京樾回了她,是一笔一千块的转账。
    留言:自己订房间。
    徐姿内心抓狂,换以前,这笔钱她肯定收下。唯独今天,她要人,不要钱。
    [我没带身份证,办不了入住。]
    她步步防守,今晚势必要见到周京樾。
    手机安静下来,对方没有再回,徐姿又安静地坐在大厅一角,嗜睡后坐高铁,现在毫无精神,眼皮困倦。她强撑着注意力,一直盯着上下楼的电梯,试图能遇到周京樾。
    可是没有,直到她意识昏昏沉沉,坐在沙发上踉跄了一下后惊醒,他都没有下楼找她。
    徐姿腰不舒服,只能揉着酸涩的眼睛站起来,左右走动缓解。
    酒店外夜幕低垂,繁星点空,已经快十一点了。
    心生退意,徐姿拎起自己的包,转身往外走。她不舒服,脑袋晕沉,抬手敲了敲,刚从旋转门出来就和对面的人撞上。
    “啊……”她没站稳,脚踝一扭,伴着惊呼从第二节台阶摔下去。
    扭坐在冰凉的地上,徐姿脑子终于清明起来,手捂着锐痛的脚踝,蹙眉表情不悦,看向那人。
    可是,她对上的是那双熟悉无比的狭长黑眸。
    周京樾没有要扶她的意思,垂眸淡睨,“故意的?”
    你妈才是故意的!
    徐姿真想骂他。
    但不行,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喉间梗了梗,低头看脚踝,语气可怜:“我疯了吗,故意摔自己。”
    她疼得倒抽冷气,溢出几分哭腔:“好疼啊……好像肿了。”
    闻言,周京樾走过来,先伸手把她拉起来,目光盯着她白净的右脚脚踝。确实,往日纤细漂亮的小脚此时泛红肿起。
    他抬眼,嗓音寡淡:“需要去医院吗?”
    “需要你。”徐姿展开双手就搂住他的腰,侧脸紧紧压在他胸口,“是你撞的,你得补偿我。”
    “……”
    夜深了,酒店门口繁华明亮,从远处看,像是一对喝多的小情侣正在腻歪。
    偏偏,周京樾冷静得很,一手扯开赖在身前的女人,语气沉缓:“你说过,让我离你远点。”
    “……”
    徐姿心里自嘲一笑,要不是寄人篱下,谁爱总打自己的脸。
    顿了顿,她重回他怀抱,鼻端都是他身上独有的清淡茶香。从她见到他,他就没换过香水,钟情得很。
    “哥哥,脚疼。”
    徐姿在他胸前蹭了蹭,双手紧攥着他衣服下摆,可怜兮兮地说道,“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
    周京樾看得到,她的脚真的已经肿起来,尤其是脚踝的凸起处,红得病态。
    “先放开我。”他眉眼寡淡,看不出情绪。
    怕他转身就走,徐姿小心翼翼地松缓些力气,没有彻底放开他的衣角,偷偷攥着边缘,仰头目光委屈。
    真能装。
    周京樾知道她在装,但也没什么,能把走偏的发展掰回正路就可以。
    “能走吗?”他问她。
    先是用右脚着力试了试,徐姿蹙着眉摇头,“疼……”
    闻言,周京樾微微躬身,将纤瘦娇小的女人打横抱起,大步来到路边。他不和她说话,黑漆的眸子只盯着路边的出租车。
    双手搂着他脖子,徐姿主动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声音细软:“你不能离我这么远,我会想你。”
    周京樾勾唇,眼神意味不明,“想的是我?还是我给你带来的便利?”
    徐姿真要感谢他,没有把话说得那么难听。岂止便利,是数不尽的利益,是金钱,是地位。
    姜芹的意见不重要,在周家,只要周京樾能接受她,她就可以安逸享受生活。一旦他提出让她离开,周建昌就算再迟疑,最终也会顺从他的意见。
    今天,徐姿清楚这一点。
    “我是哥哥的妹妹,因为你享受一点便利不过分吧。”她把脸凑在他颈窝,温热气息喷洒在他耳侧,故意嘟唇去亲,笑得风情潋滟:“毕竟,哥哥也在我这得过便利,你睡了我叁次呢。”
    “……”
    每天面对这女人真真假假的面孔,周京樾已经习惯了。
    “好。”他淡淡应声,“先去医院。”
    徐姿当时并没有明白他说的这句好是什么意思,直到从医院回酒店,门刚关上,他就把她抱起丢在床上。她起身想躲,就被高大的男人覆在身下,压得她毫无反抗能力。
    她这才知道,他要和她做第四次。
    “干嘛?”徐姿故意问,想听到他在床上说点露骨的话。
    偏偏,周京樾还保持在外那温雅清朗的形象,双手圈住她的腰,让她纤薄的背担在他掌心。
    “还想要我道歉吗?”
    “……”
    知道他是故意秋后算账,徐姿默然,不承认,也不否认。
    见她素着一张小脸撇开目光,嘴角微微抿着,周京樾就知道她的真实态度。轻漫地笑了声,他双手滑进她的卫衣,缓缓上移,指尖摸到她背后的内衣扣。暧昧地拨弄起来,他黑漆的眼睛里浮着玩味,“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你。”
    徐姿抬眼,眸底的震惊来不及掩藏。
    没想到,上次纠缠许久他都不肯低头,今天却肯了。
    被她紧盯着,周京樾已经解开她的内衣扣,温热掌心上下摩挲,清俊周正的面庞染着淡淡慵懒,“你以后别闹,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下去。”
    “我闹,指什么?”
    常年握笔,周京樾几根手指有轻薄的茧,摸着她的背,让她痒得身子轻微扭动。
    按住她躲闪的腰身,周京樾眸底深暗,一字一顿:“别故意招惹我妈,就这一点。”
    “可是……”
    他偏心是理所当然,但徐姿还是会觉得委屈,在他身下软糯地表达不满:“可她总欺负我,我没有故意去气她……”
    此时,周京樾的大掌已经从她肋骨两侧滑上来,握住她两团绵软乳肉,轻轻揉弄,嗓音低缓有力:“没事,你以后跟着我。”
    死寂一般的心怦怦跳了两声,徐姿那双狐狸眸浮起动荡的情愫,空白两秒,满足地笑起来:“周京樾,你被我的美色迷惑了吗?”
    她笑得娇俏,躺在他身下,不化妆已是乌发红唇的美人,眉眼流动着媚态神韵,一双眼直勾勾地向他传达着引诱。
    周京樾重重吻上去,含住她下唇,粗鲁地撬开她齿关。
    他的手一直没有闲着,揉弄着她高耸的奶子,偶尔用指缝夹她愈发膨胀的奶尖。
    “嗯……”
    徐姿张开嘴,与他唇舌纠缠时溢出难耐的呻吟,轻微软糯,像是小猫呜咽。
    周京樾的手劲儿微微加重,指腹捻着两点红艳莓果,让徐姿疼得蹙眉哼出声。她推开与她深吻的男人,语气娇嗔不满:“你真的下手没轻没重,弄疼我了……”
    深暗眸色停顿两秒,他推高她被卷起的卫衣下摆,埋头在她胸前,一手捧起一只圆润硬挺的胸乳。雪白乳球上各有一颗粉嫩圆点,颜色稚嫩,却在此刻看起来无比美味,诱人采撷。
    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周京樾低头,含住其中一颗甜美果实。
    滑腻的口腔嘬吸着敏感的奶尖,徐姿被别样的快感刺激得咬唇哼吟,柔美小脸迅速泛起红晕。舔弄的吻啧声渐渐在卧室响起,让两人都无法忽视。尤其是徐姿,周京樾以前并没有这么温柔的给她服务过,今天第一次,她竟然有点害羞。
    “别舔了……好痒。”
    她开始找理由,忸怩起来。
    周京樾最擅长的事就是在床上装聋作哑,他从来不听徐姿的诉求,按照自己的节奏毫无人性地折腾她。舌尖围绕乳头打圈,他含吸了一会儿,重重嘬起拉扯,再享受松开时那啵的声响。
    徐姿的脸越来越红,她宁肯他按着她像发动机一样猛干,也不想他玩柔情,一点一点让她沉陷在欲望中。
    “好硬。”
    在她身前抬头,周京樾指尖轻轻拨弄她被含吸得水色潋滟的乳尖,感受其硬度,嘴角的笑带着色气。
    鬼使神差,徐姿心脏开始狂跳,扰得她怔怔看向他漆黑的眼,撞上他眸底汹涌如潮的情欲,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
    “我……”
    她刹那间感觉喉咙发干。
    周京樾也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再次埋头,含住她另一边未被爱抚过的乳尖,重重嘬吸着。
    “嗯……”快感袭来,徐姿舒服得仰起细白脖颈,高耸的胸脯像是自投罗网,满满当当地送进他嘴里。
    抬眼看表情愉悦却隐忍的女人,周京樾舔弄着她乳头,伸出一根手指插进她嘴里。
    为什么不发出声音?
    他要听。
    “嗯……”
    合不上嘴,徐姿发出难耐的哼声。
    偏偏,周京樾的手指压着她滑腻的小舌,故意在里面搅动,让她嘴角溢出细细银丝。
    疯了,徐姿觉得周京樾疯了,她也不想独自清醒。
    两腮收缩,她吸吮着他插进嘴里的手指,湿滑舌头舔弄指面,眉眼更为迷离,染着欲色。
    胸上快感连连,徐姿双腿紧并,止不住地一直摩擦起来。好像快到经期了,她最近欲望很强。此时被周京樾耐心地哄弄,她只想张开腿,加快两人的身体探索环节。
    “哥哥……”
    停下舔弄动作,徐姿在喊情哥哥,表情柔媚:“好痒……操我好不好?”
    被女人含吸得湿津津的手指顺着她平坦小腹往下滑,伸进牛仔裤里。周京樾在她腿心摸了一把,发现阴户潮乎乎得透着湿气,一看里面就软烂好操。
    “脱衣服。”
    从床上起身,他已经脱下自己的上衣,细碎短发被衣领摩擦微微凌乱,遮掩着眉眼间常年积攒的凛冽,只剩性感慵懒。
    徐姿舔了舔唇,顾着扭到的脚小心坐起,一步一步脱自己的衣服。
    周京樾比她快很多,最终嫌弃她慢,转身给她扯下内裤,丢在一旁椅子上。赤裸相对,徐姿从没有今天这样紧张过。大概是因为周京樾对她说的“跟着我”,她觉得两人的关系不再是肮脏的疯狂的,有了零星一点的信任和担当。
    不再是她以前想的那种,一时做一时爽。
    迟钝间,周京樾已经扯开旁边的被子,轻轻推了她一下。
    “分开腿,跪到前面。”
    他要从后面操。
    脑袋里昏沉混沌,徐姿按照他要的姿势配合,分开两条细瘦嫩白的腿,尤其照顾受伤的右脚,小心地挪放在他压不到的位置保护起来。
    调整好角度,周京樾劲瘦有力的手臂圈住她腰身,右手从她小腹滑下,掌心压过细软的毛发,揉弄起她湿乎乎的阴户。
    带着薄茧的指腹捻磨那道温热肉缝,根指探入半根就受软烂媚肉阻拦。
    “嗯……”
    徐姿一碰就身子颤栗,咬唇娇喊了声,头往后仰。
    周京樾让她靠着肩膀,低头咬她耳朵,粗音暗哑:“妹妹夹我?”


同类推荐: 野骨(骨科1v1)痛感治愈(1v1 sm)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娇宠皇妃:殿下,我不约极限飞行私下辅导(年下师生1v1)杀死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