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野骨(骨科1v1) 27/服软

27/服软

    先进入游戏的人没有主动权,徐姿现状就是如此。
    眼下情况并不适宜暴露自己和周京樾的关系,她不想在什么都没得到的时候,被周家像扫除垃圾一样赶出家门。
    她乖乖喝牛奶,表情却不友善,偷偷瞪着坐在她对面的周京樾。
    他坏起来,对她的吸引力大大减少,只让她想欺负他。有朝一日,她肯定教训教训他的恶劣心肠。
    难得今天两人同车,司机都震惊了,透过前面的后视镜偷偷往后看,半天都缓不过来。
    以往是徐姿主动贴过去,今天她不愿意,坐在自己这边位置,全程环着手臂,姿势充满防备,看都不看身边的男人。
    最近,他们的相处就是这样。
    在昨晚之前,周京樾不在意,但今天就不行。
    他拿出手机,在前两天添加的好友消息里找到徐姿,点击通过。
    周京樾这边手指轻点,徐姿掐在手里的手机响起消息提示音,低头去看,发现是个刚添加的新号。
    [中午来找我。]
    看到消息,她立刻就知道是周京樾。
    把手机灭屏,徐姿又靠着椅背躺下,双眸闭合,没有要理这条消息的意思。
    周京樾就坐在她身边,自然发现她看过了短信,才选择假寐休息。
    [你不来,我就过去。]
    这是他的第二条信息。
    徐姿是下车时候看到的,把手机静音之前,小声警告他:“哥哥,以后少给我发骚扰短信。”
    今天这声哥喊得很疏远。
    一点不甜,也不粘。
    周京樾点点头,“有骨气,尊重。”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学校,没说话,从中厅楼梯分开,周京樾上楼,徐姿选择走稍远点的侧楼梯。
    一上午,徐姿认真听课,在同桌季婕眼中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你终于肯学习了。”
    季婕像是感慨山河大川的磅礴壮美,把徐姿矂得有点羞耻。
    她笑笑,没解释。
    考个像样的大学是一回事,她还想在周京樾那里找回点面子,不能任他一直把她当成笨蛋。
    中午放学,徐姿已经忘记周京樾早上那则消息,想着和季婕到学校食堂吃饭。在中厅楼梯往后拐的时候,她看到和阚泽站在一起的周京樾,好像在等人。
    拉上季婕,她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她真心认为,周京樾不会在被她拒绝后,还能主动等她。一边往食堂走,她给阚泽发消息:[刚刚在一楼看到你,在等人?]
    :[嗯,其他班的。]
    阚泽的回答证实了徐姿的猜想,也让她这个询问成了笑话。她还是高看了周京樾对她的重视程度,他对她顶多过过嘴瘾,没有任何认真的心思。
    暗骂一句,徐姿放下手机,专心去食堂吃饭。
    原以为自己能和周京樾一直冷战下去,没想到月考来得这么快,直接把她打回原形。虽然成绩增长了一些,但还是数字叁开头,让她无颜面对周京樾,无法去追寻他们之前立下的约定。
    她现在也不想去找他亲亲抱抱。
    半个月没说话,两人晚上吃饭,坐对面,眼神毫无交流。
    每天都是周京樾先离开,今天徐姿没吃几口就说饱了,和长辈打招呼后上楼。她刚走,周京樾就起身到冰箱旁边,拿了一瓶冰水。
    他现在需要降温。
    回房间洗澡,徐姿拆开新买的沐浴露,是桃子味的,很甜,清香型。她每次洗澡都特别舍得涂抹香氛类用品,今天同样,在浴室花费好久的时间,素着白净的小脸出来。
    本来还愉悦地哼着小歌,但在看到坐在他床边的周京樾时,她嘴角笑意瞬间凝滞。
    “出去。”
    在他和她道歉之前,她绝不会低头。
    周京樾不理,脊背直挺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过来。”
    这是他在这半个月里第一次主动找她,徐姿以为自己胜他一筹,不情不愿地坐过去。
    “有事就快点说,我一会儿还要做卷子。”
    闻言,周京樾缓缓勾唇,没有出言奚落,转移了其他话题:“我明天就不回家住了,去泾海。”
    徐姿心尖一坠,绵密眼睫颤动,没想到会等到这样的消息。
    “去干吗?”她目光平直地移到他清俊的脸上。
    周京樾看了她两秒,收回目光,语气寡淡:“离你远点,免得你心情不好。”
    “……”
    难以想象,这种茶味儿十足的话能从他嘴里吐出。
    徐姿一口气堵在胸口,不想和他说话,心里对他离开这个决定十分不满。
    人真的是别扭的生物,靠近不行,远离也不行。
    鱼和熊掌都想兼得。
    “我没考好。”最终还是徐姿先打破沉默。
    周京樾嗯了一声,“知道。”
    还是叁百多分,他在年纪大榜上就看到了,和他隔了好几页纸。
    听他语气一点起伏没有,徐姿本就烦躁的心更加气愤,抬手用力推他的肩膀,漂亮五官刁蛮地皱起,“你烦死了,讨厌你。”
    周京樾任凭她推,高大身影纹丝不动,最后眉眼低垂,里面暗含着涌动的异样情绪。
    低头,他衔住她发脾气嘟起的唇,含住下片,浅尝辄止后渐吻渐深。
    唇舌交缠,浓重的喘息渐渐在房间蔓延开来,徐姿抬起敲打他的手臂硬生生停在半空,指尖蜷缩成拳,一时忘记如何反应。
    最终,她的手落在他肩上,细腻的指尖抚在他后颈,轻柔地摩挲起来。
    他们从来没有正经接过吻。
    这是第一次。
    徐姿觉得自己赢了,才愿意打开齿关,让他进来。
    渐渐,徐姿腰上圈了一只劲瘦有力的手臂,不用再撑着身体重量,开始往他怀里倒。仰头承接他的深吻,她双手攥着他肋间校服布料,齿间传出轻微哼吟。
    察觉到徐姿身子滑得越来越低,周京樾搂着她的腰把她带起,抱着她的腿让她坐在他腿上。背对着床下,徐姿怕自己摔下去,混沌中收紧手臂,紧紧圈住他的脖子,不满地蹙起眉,娇哼加重。
    还是以前那个碰一下就娇作的样子。
    启唇吻着,周京樾的舌头压着对方,舌尖缓缓滑过她口腔内壁,最终精准捕捉她躲闪的小舌,重重地含吸勾缠。吻啧声音加重,他手掌下滑托住她圆翘的屁股,贪婪地把她绵软身子往自己胸前压。
    滚烫的吻离开她火辣的唇瓣,周京樾埋头在她颈窝,密密麻麻地啃吸起来。
    仰头哼了一声,徐姿细白的脖颈就成了他口中美味的食物。
    她再次感慨自己当初的有眼无珠,周京樾性欲很重,可不是看起来那副芝兰玉树的清心寡欲样。
    “喜欢我吗?”徐姿一直很看重这个问题。
    周京樾在她胸前抬头,黑漆的眸子渐渐清明,“你喜欢我?”
    no。
    徐姿从他腿上下来,尽管嘴巴被亲得红通通的,素净小脸红润有光泽,都不足以让她坠落情网,她始终都是清醒的。
    “我还生你的气呢。”
    她倚着旁边的学习桌,转过身看他,眼神故意营设得很幽怨。
    周京樾目光没有偏离,“气什么?”
    “很多。”徐姿伸出一只手,用手指一根根给他数着罪行,“凶我、侮辱我、不理我、强迫我、还欺负我……”
    尤其是洗手间那件事,她能记他好久。
    她每说出来一条,周京樾脑子里就大概有当时的画面,表情渐渐散漫起来,“所以呢?你想我怎么做?”
    徐姿歪头,一字一顿:“和我道歉啊。”
    像是听到多么好笑的话,周京樾从床上起身,目光由微微向上看,变成惯来的垂睨,眼神冷冰冰的:“玩玩儿而已,你为什么总是很当真。”
    重欲是他,寡情也可以是他。
    希望再次落空,徐姿心里有很短促的仓皇,但仅此一秒钟,就被她强大的内心压制,淡定地笑起来:“那很可惜,我不是玩玩。”
    是也不能承认。
    徐姿微侧身,倾斜手臂,做出请便的手势,对他下逐客令。
    从未被人驱赶过,周京樾在徐姿这里一再吃瘪,面色凛冽。
    他觉得她的胆大妄为,都是他一步步退让给她巩固的基础,让她现在天不怕地不怕。不对,她怕被周家赶出去。
    拿捏住这一点,周京樾眉心渐渐舒展,口吻冷淡:“很好,你最好永远不要求我。”
    “我会记住的,哥哥。”
    徐姿觉得自己现在在周家虽然没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也算稳了根基,只要不犯大错,周建昌不会赶她离开。面对周京樾的威胁,她总是没心没肺,毫不在乎。理智时想想,她不信他会玉石俱焚,暴露和她的乱伦关系。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毫无必要。
    次日上午,好不容易熬到周六的徐姿睡了个懒觉。可刚下楼,她就发现气氛冷凝,周建昌和姜芹好像刚吵完架,地上都是碎裂花瓶的瓷片,两人谁都不与对方说话。
    “爸爸,怎么了?”
    不小心撞上这一幕,徐姿假模假样地关心。
    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话,始终看不惯她的姜芹直接发疯,冲着她大喊大叫:“都怪你!要不是你回来,我儿子也不会去那么远的地方不回来!周建昌你老糊涂了,能不能把她赶出去!还是说,你就喜欢这个女儿?你今天把话说清楚,以后我们母子都不回来,这个家你们过!”
    周建昌背着身,表情难看,一句话说不出。
    徐姿好尴尬,她就不该问。想转身离开,她又觉得错过了完美的时机。
    “周……我哥去哪了?”她醒来确实就没看到周京樾。
    她不信,他真的像昨晚所说,去泾海只为躲她。
    闻言,周建昌叹了口气,抬手捏着眉心,伤神开口:“不知道,说在家不舒服,去了泾海。学校好像也请了假,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刻,徐姿依旧不相信周京樾能做出如此幼稚的事。
    “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她小声问。
    这时,姜芹冷嗤一声:“说了呀,他说你什么时候走,他就什么时候回家。”
    “……”
    妈的。
    徐姿气死了,周京樾这阴暗逼是故意害她。
    怀着一丝怀疑态度,她看向在这个家还有点可信度的周建昌,只见对方顿然点头,证实了姜芹所说。
    心脏止不住地坠了下,徐姿顿生无力感。
    这就是现实,在周家,只要周京樾不开心,她就没有好日子过。
    尽管她再大心脏,此时也问不出你们会不会赶我走这种话,她怕听到让自己难堪的回答。只要她问,他们肯定会舍弃她,挽回周京樾。
    所以问题关键是,她去挽回周京樾。
    这肯定也是周京樾作一回的目的。
    可恶。
    转身上楼,徐姿把房门反锁,没问周京樾本人,先问可信度相当高的阚泽:[你知道我哥去哪了吗?他好像离家出走了。]
    阚泽回复得很快:[泾海,他就告诉我们城市,其他没说。]
    :[他在学校请假了?]
    阚泽:[嗯,暂时是半个月。]
    半个月后,就到十月末了。
    徐姿等不了那么久,要是在冬天被赶出家门,她可没地方去。上次从小县城出来,姥姥可是把她臭骂一顿赶走的,再想回去,肯定难上加难。
    没办法,她只能想方设法去哄那个喜怒无常的大少爷。
    烦死了。
    徐姿心里发躁,看着灭屏的手机,硬着头皮找出周京樾的微信。
    上面最后的消息还是刚添加那天他发的两条,她没回,也没有后续。
    犹豫着输入文字,徐姿却怎样都不满意,删删打打,最终一句像样的话都没有。她把手机丢到一旁,转身扑倒在沙发上。
    一筹莫展多时,她又找出与阚泽的对话框。
    :[我哥的地址你知道吗?我爸和阿姨担心他。]
    阚泽:[他住酒店。]
    后面是一个酒店的定位。
    得到周京樾的具体位置,徐姿仰躺在床上,漂亮的眼睛直直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如果现在低头,她以后就会被周京樾拿捏得死死的。如果不低头,她现在就很有可能离开周家,两手空空。
    她还没有把欺负她的姜芹踩一脚,还没考上大学,还没享受到真正优渥的生活,她舍不得就此离开。
    仰天长叹,徐姿买了一张去泾海的高铁票-


同类推荐: 野骨(骨科1v1)痛感治愈(1v1 sm)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娇宠皇妃:殿下,我不约极限飞行私下辅导(年下师生1v1)杀死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