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野骨(骨科1v1) 20好像很怕我

20好像很怕我

    十八年来,没人打过周京樾。
    徐姿成了第一个,而且,打得还不轻。
    抬手抚着发烫的侧脸,周京樾眉眼间的戾气渐浓。还是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开心了天天粘着他,不开心了就甩他巴掌。
    冷笑一声,他踢开脚边挡住他的椅子。
    一路跑回房间的徐姿心跳加速,连衣服都没穿,现在心里都是反应过来的害怕。她这巴掌是打爽了,但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前功尽弃,这会让本就不喜欢她的周京樾更疏远她。
    可是,他刚刚真的很讨厌,没人愿意在事后听那样侮辱性的话。
    徐姿用力敲了敲后脑,暂时不去想这件事,进浴室洗澡。
    -
    次日一早,徐姿率先去上学,走在周京樾前面。
    她不想看见他,心里有气,加上扇巴掌后的小恐惧。两者交织,让她在学校门口遇到阚泽都很紧张。
    无意间加快了脚步,徐姿想装没看到,匆匆闪进去。
    可偏偏,阚泽喊她名字:“你哥呢?”
    不得不停下脚步,徐姿走过去,表情尴尬:“我们这回真的吵架了,我先来学校了。”
    “为什么吵架?”阚泽脸上笑意敛起不少。
    表情忸怩,徐姿鞋尖摩擦着地面,缓缓开口:“就是……斗嘴,我生气了,推……推了他。”
    “嚯。”阚泽语气浮夸,“还以为你扇他巴掌。他一个大男人,被你推一把有什么可生气的。”
    徐姿嘴角止不住颤动,想笑,又觉得不合时宜。她强忍着笑意,假装着无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他可能情绪不太稳定。”
    阚泽早上没吃饭,到学校门口买饭,徐姿跟在他后面,嘴里喋喋不休地吐槽周京樾情绪不稳定的例子。
    “阚泽哥,他要是像你一样温柔就好了。”
    徐姿最后总结,像是多可惜似的,啧啧了一声。
    阚泽觉得她有意思,付了钱转身,就看到站在徐姿身后面色冷厉的周京樾。他脸上的笑来不及收,用眼神暗示徐姿不要再说了。
    偏偏,徐姿此时沉浸在对周京樾的批判中无法自拔,“但他已经十八岁,精神状态应该改不好了。”
    “你以后少和她混时间。”
    周京樾低沉的嗓音突然在背后响起,徐姿吓得双肩一颤,手里的手机差点抓不住,心脏怦怦跳起。
    发现徐姿吓坏了,阚泽笑着走过去,轻抚着她的背,故作不悦地看向周京樾:“你干嘛,吓到妹妹了。”
    “你妹妹?”
    周京樾一大早脸臭的厉害。
    阚泽歪头  ,“你妹妹,自然也就是我妹妹啊。”
    冷哼一声,周京樾锐利的眸子紧盯着阚泽放在徐姿背上的手,随着他抚弄的频率,一字一顿:“我可没有妹妹,你要是喜欢,放学就带她回家吧,我妈会感谢你的。”
    “……”
    徐姿心虚得厉害,连看周京樾都不敢,转头对阚泽说了句再见,撒腿就跑,像是后面有洪水猛兽。
    看着快速闪进学校大门的背影,阚泽调侃地啧一声:“哥哥和妹妹这么爱吵架嘛?你们真是我见过的头一对。”
    被针对的女人离开,周京樾目光淡淡的看着自己好友,“我不是开玩笑,你应该离她远一点。”
    “为什么?”阚泽弯唇,“她不会对我产生伤害,你和她关系看起来也亲近,我为什么要远离好朋友的妹妹?”
    周京樾说不上来理由,口吻别有深意:“那个坏劲儿,你要是挨上都来不及跑。”
    连他现在都躲得很艰难,要是阚泽这样好说话的被徐姿缠上,绝对彻底玩儿完。
    -
    躲过周京樾,徐姿一路跑上楼,她有很强烈的预感,周京樾不会放过她。
    一上午的安逸并没有让徐姿松懈紧张感,下午第二节课,她在操场上体育课,队形解散后和季婕去厕所。可刚走到篮球场外的林荫道,一个不长眼的篮球就砸在她背上。
    被砸痛了,徐姿吓一跳,发出短促的尖叫。
    她忿忿地转头,正想对投射篮球的人发脾气,就对上一双狭长黑沉的眸子,正居高临下地睨着她的暴躁。
    瞬间噤声,她手指紧攥着校服下摆,气场全无,倒显得她像做错事的人。
    “同学,帮我捡下球。”周京樾对徐姿身边的季婕说道。
    后者一愣,下意识看向徐姿。
    徐姿轻微地点点头,季婕才去捡球,隔着铁栏杆把球递了回去。
    周京樾接过篮球,转身回场,一句话都没和徐姿说。
    “你和你哥……吵架啦?”季婕问得很小心。
    徐姿不答反问,“你觉得,他是故意打我?还是不小心?”
    能问出这个问题就说明他们的关系并不好,季婕摇摇头,“我不知道。”
    ……
    回家有点晚,周京樾进门就遇上周建昌。
    “儿子,你宋叔叔送的雪蟹马上就熟了,你上楼放了书包,就喊妹妹一起下来吧。”
    “哦。”
    周京樾懒懒应了一声。
    他还没在明面上和周建昌翻过脸,也就没必要因为一件小事反驳他。
    回房间放下书包,周京樾洗了手就出来。
    走到徐姿房间门口,他想直接忽视过去,可脚下动作突然不听话,硬生生给他停了下来。
    他发泄似的连连敲门,语气将不耐烦表现到极致,“下楼吃饭。”
    “额……好。”
    一门之隔,徐姿的声音好像很紧张,就像在干什么不好的事被抓包,那种心虚隐藏的慌乱。
    周京樾什么都没想,推门就进去。
    “啊!”
    听到开门声音,上半身裸着站在落地镜前面侧身上药的徐姿发出尖叫。
    “闭嘴。”周京樾反手关门。
    徐姿霎时噤声,细瘦的手臂环住胸脯,往背对他的方向侧身。可她面前是硕大一面明亮的镜子,她能通过反射与他目光相交,他还是能看到她的身体。
    周京樾的目光微微往下,落在她纤瘦单薄的背上,只见她右肩下面有一处泛红的痕迹,被她涂了药膏,现在显得油乎乎的。
    他瞬间记起来,今天下午在操场上发生了什么。
    “我弄的?”周京樾的语气有种事不关己的淡漠。
    忽视了昨晚自己打他,徐姿心里还在为他用篮球伤到她生气,侧着身子,小声吐槽:“不是你还有谁,这么没品……”
    这完全不是悄悄话,但也因为害怕,她声音越来越小,渐渐让人听不清。
    后者淡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了两眼,朝她走来,泛着凉意的大掌捏在她细瘦的肩头,强行让她转过来看着他。
    视线被迫相交,徐姿低垂着长睫,双臂护在胸前,不时转身躲闪。
    她抗拒的态度十分明显,让一向被她纠缠讨好的周京樾不适应,心里极其不舒服,捏着她肩膀重重把她身子调转过来。
    “啊……”徐姿倒抽一口冷气,“你弄疼我了。”
    “躲什么。”
    周京樾不开心了,垂眼就看到她被手臂紧实聚起的莹润乳肉,颜色白嫩得晃眼。
    察觉一道炽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胸前,徐姿脸色难得不自然,侧着手臂就要推他。
    “你出去,我要上药了。”
    再而叁被她驱赶,周京樾偏偏不走。甚至,她越想让他走,他越靠近她。大掌攥上她纤细手腕,他用力一拉,她就被迫打开怀抱撞进他怀里。
    他身上还穿着校服,与她稚嫩却性感的身子碰在一起,有种难以言喻的禁忌香艳感。
    “一个篮球就把你砸成这样?”周京樾掰着她的手放到她腰后,清冷的眉眼看不出任何情绪,让人分辨不出喜怒。
    徐姿心里有气,哼唧唧地抱怨:“你浑身都是肌肉,砸到你你肯定不疼。我是女孩子,细皮嫩肉的,碰一下可疼了……”
    “细皮嫩肉。”周京樾被这句词逗笑,泛着凉意的手指滑到她光洁莹润的肩颈,大拇指在她细如竹节的锁骨摩挲两下,颇为认可地说道,“是啊,长在陋巷,却细皮嫩肉的,偶尔娇滴滴两声,还真像哪家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
    徐姿感觉周京樾又在文绉绉地骂她。
    “我就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她歪头看他,眼神劲劲儿的不服输,“你的篮球就是砸重了,都给我弄红了,疼一下午……”
    “有打一巴掌疼吗?”
    周京樾语调慢悠悠的,却有种打蛇打七寸的狠厉。
    徐姿心虚地垂下眼,声音轻了许多,温吞道,“我和你睡……是喜欢你,但你那样说我,很让人伤心……”
    楚楚可怜的口吻,徐姿最擅长拿捏了。只是?戏演得急了,她都忘记软沓沓地喊哥哥。
    房间内陷入极致的宁静,周京樾眼波平和,目光从她雪白的身子转移到她指尖紧攥着的药膏上。
    他直接夺过来。
    “还我……”徐姿转身就想抢回来,但双臂护在胸前,没有反抗的能力。
    她急红了脸,“你不许给我丢掉,我伤口不舒服,真的要涂药……啊……”
    泛着凉意的药膏挤在背上,徐姿惊得嘤咛一声,停下了反抗的动作。随后,便是比药膏更凉的周京樾的指腹,他轻轻给她把药膏抹匀,从肩头以下涂抹到肋骨旁边,揉弄得小心细腻。
    这种感觉有点怪,徐姿环臂背对着他,耳根意外地红了。
    周京樾可从来没对她这么好过。
    在她的印象里,他做出拿表带抽她下身这样变态的事算正常,现在给她轻柔擦药属于诡异事件。
    于是,她背着身战战兢兢,每被他碰一下都引起一阵战栗,觉得他没安好心。
    周京樾自然察觉到她的瑟缩颤抖,嘴角缓缓勾起,语气嘲弄:“好像很怕我。”
    “——快点。”
    徐姿红着脸,双臂环在胸前都累了。
    红肿面积不算大,周京樾很快给她涂完,拧好药膏,转身到她洗手池洗手。
    听着细小的水流声,徐姿快步闪到床边趴上去,把毯子抱在身下,藏住她一对饱满的胸乳。
    周京樾再回来,态度比刚刚冷漠许多,“他喊你下去吃饭。”
    “哥哥。”见他要走,徐姿急切地喊住他,“我身上的药膏还没干,下不了楼……”
    见她不把话说清楚,周京樾抬腿继续走。
    “哥。”徐姿明显比刚刚更急了,但讲话也更温吞:“你能不能……帮我端饭上来?”
    闻言,周京樾喉间溢出一声嗤笑,转过身,对上她饱含怯意的眸子,毫不客气:“我给你端上来?要不要我喂你吃?”
    知道他在挖苦,徐姿却故作不懂,装傻地浅笑起来:“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哥哥?”
    “……”
    不要脸。
    周京樾甩门离开。
    楼下,他们一家叁口围着餐桌而坐。
    见徐姿迟迟没下来,周建昌问道,“京樾,你喊妹妹了吗?”
    “她不吃。”
    周京樾口吻始终淡淡的,好像没有七情六欲,对爸妈也热情不起来。
    周建昌明显还想说什么,就被姜芹啧声堵住:“你没听儿子说嘛,她不吃,儿子又不会撒谎骗你。”
    确实,周京樾是不会骗他们的。
    周建昌只能作罢,当徐姿不喜欢吃螃蟹。
    他们夫妻俩有一句每一句地说着话,周京樾拿了一个干净的盘子,默不作声地剥起蟹腿肉。雪蟹的蟹腿修长,外壳粗壮有红亮的色泽,里面的肉也饱满嫩滑。
    但周京樾只吃了几口,就开始精细地往盘子里摆放蟹肉。
    姜芹见了,连忙拦下他,“儿子,你别弄这个,妈给你剥。”
    “不用。”周京樾拒绝帮忙,淡淡道,“我剥一些上楼吃,要写作业。”
    “京樾。”
    周建昌笑起来,表情有明显的讨好,“妹妹学习不太好,你写作业的时候能不能和她一起?帮帮她吧。”
    “你倒是时刻惦记着你的宝贝女儿。”姜芹冷嗤,“连我儿子吃个饭你都要扫他的兴。”
    只要提起徐姿,他们俩必定会旧事重提,议论一番。
    周京樾早就习惯了,剥好蟹肉,端着盘子起身。
    “我上楼了。”
    ……
    趴在床上,徐姿迷迷糊糊得快要睡着,门板突然被人推开。
    她恍然睁眼,周京樾已经径直走进来,把手里的盘子放在她床头柜上。
    看到盘子里雪白鲜嫩且摆放成蟹腿模样的蟹肉,徐姿迷蒙的目光瞬间清明,转头看他,语气不敢置信:“你给我剥的?”
    “真敢想。”
    周京樾的哼声带着赤裸裸的嘲弄。
    其次,代替他回答的是他离开时的关门声,干脆冷落。


同类推荐: 野骨(骨科1v1)痛感治愈(1v1 sm)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娇宠皇妃:殿下,我不约极限飞行私下辅导(年下师生1v1)杀死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