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野骨(骨科1v1) 19混蛋 𝔭𝖔18𝖈в.𝓬𝖔м

19混蛋 𝔭𝖔18𝖈в.𝓬𝖔м

    周京樾没有回复,推开挡在身前的女人走出去。
    这时,姜芹已经看到他放在客厅的书包,随口问了句:“你去哪了?我从楼上下来也没见你?”
    周京樾口吻冷淡:“厕所。”
    听到外面的声音,徐姿没急着出去找晦气,在感应池内洗了手,才慢悠悠地出去,和在她前面离开的周京樾打了个时间差。
    晚饭席间,徐姿一直低头,不说话,也没再提自己离开周家前想让周京樾给她补课的诉求。
    但就是因为她今天太安静,也不爱吃饭,被周建昌格外重视,饭桌上就打破沉默,“小姿,怎么了?在学校有不开心的事?”
    闻言,周京樾眼珠一滞,很快又恢复正常。
    “没有……”偷瞄着周京樾,徐姿讲话怯生生的,“就是牙疼,吃东西有点挑食。”泍魰鮜χμ鱂洅℗ǒ18𝓬v.𝓬ǒℳ更薪 綪菿℗ǒ18𝓬v.𝓬ǒℳ繼續閱dú
    看了眼桌上的菜色,周建昌问她,“那让人再给你熬点粥?将就一下?”
    “不……”
    “不吃就滚出去,别给她养臭毛病。”
    徐姿的婉拒被打断,姜芹冷嗤一声,让原本想靠过来的佣人回阁楼,今天晚上谁都不许给徐姿再做饭。
    他们在这演戏的演戏,发脾气的发脾气,周京樾全程置身事外,只吃了大半碗饭,就打招呼上楼。
    姜芹冷眼看着,等周京樾的脚步声完全听不到,才对周建昌抱怨:“就她是你女儿,儿子是我自己生的是吧,你有天天关心这死丫头衣食住行的工夫不如多关心一下我家京樾,他都越来越瘦了……”
    开学之前,他刚从国外回来,那时候身量高大紧实,不像现在,明显清瘦了些。
    被指责偏心,周建昌下意识反驳,“他一个大小伙子,吃饭问题还用人关心吗?小姿刚来到我们这,我是怕她不自在。”
    徐姿不想听他们吵架,但矛盾的导火索是自己,她就有耐心多在楼下听了会儿,食欲一度增长不少。
    牙疼当然是假的。
    她只不过是在逗弄周京樾。
    但他不爱听,拨弄了几口米饭就上楼了。
    很快,徐姿也跟着上楼,回到自己卧室,耳根终于清净。
    先洗了澡,她换上干净的睡衣,坐在学习桌前,打开自己很久没有在回家后翻开的书包。她今天特意多背回来一些书,就为了晚上有东西可学。
    她拿上数学书和纸纸笔,小心翼翼地敲响了周京樾的房门。
    “哥哥?”
    徐姿语气试探,她心里一点自信没有,在经历她那么多骚操作后,对方会不会给她开门。
    果然,敲门声落空,里面一点回应都没有。
    不愿放弃,徐姿继续敲,手劲儿不大,每一下都敲得谨守礼节,声音也温柔:“哥哥你在吗?可以给我开下门吗?”
    但对方还是不理会,也不给她开门。
    深深提起一口气,徐姿敲门的动作没有停,只是不再说话。她就保持着同样的频率,坐在门口很执着,一会儿一声。
    房间里,周京樾被她不停歇的敲门声搅得什么都做不下去。刚开始,他戴上了耳机,妄图忽视这声音。可渐渐,他总觉得声音透过耳机传入他耳中,一度要把他折磨得幻听。
    他不耐烦地起身,快步过去开门。
    “啊……”
    倚着的门板猛地闪进房间,徐姿猝不及防地仰倒在地上。
    她视线内的周京樾现在倒了过来,竟然看起来更帅,脸也不臭了。
    而在周京樾视角,他第一反应是地上很凉,她不该穿这么单薄坐下去。
    “起来。”他命令她。
    徐姿仰视着他的脸,语调委屈得很:“哥哥,我闪到腰了……”
    疼痛和病症,于她,在周京樾面前,自然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周京樾何其不知,冷哼一声,绕过她头的方向走到门口。
    他这回正视徐姿,抬脚就抵着她的屁股,重重往前顶了下。受力作用,徐姿的身体在地板上滑了半米,羞辱性极强。
    “你干嘛……”
    徐姿有点生气了,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书本放在一旁,她拍了拍自己的睡衣后背,就怕染上尘土。他刚刚的动作特别失礼,一点没有世家公子该有的教养和礼貌。
    见目的达成,周京樾手指着门口方向,言简意赅:“出去。”
    没让她滚,他此时的心情大概还可以。徐姿拍打衣服下摆的动作放慢些,脑子飞速运作,嘴角差点忍不住笑,又被她迅速压制下去。
    下一秒,她转过身,没有装清纯,反而眉眼间露出一丝羞赧:“哥哥,我的衣服被你弄脏了……”
    就算他房间的地板再干净,可地面就是地面,人不能在上面肆意滚动,那不文明。
    见他不说话,徐姿抬手抚上自己的睡衣扣子,从领口那颗开始解。本来是来学习的,她却临时见色起意。
    往上再走半步,她几乎贴着他而站,弯唇语气微挑,故意扬高声:“哥哥,我把脏衣服脱下来,你补偿给我一件干净的衣服行不行?你不是……最注意卫生问题了么。”
    今天一天,周京樾在徐姿那里都不顺气,此时被她紧逼过来,心情更加烦闷。
    他提一口气,冷眸睨着她,“我没心情。”
    睡衣扣子已经被解开叁颗,徐姿没穿内衣,敞开的领口微微露出雪白乳肉,若隐若现,衬得她眉眼风情更为潋滟。
    解开最后的扣子,她又往前半步,缓缓踮脚。
    此刻,两个人贴得极近,鼻尖几乎抵着鼻尖,呼吸都纠缠在一起,灼热滚烫。
    徐姿像小动物一样,轻轻蹭了他下巴,软哼声带着蛊惑:“哥哥……我帮你把心情找回来,好不好?”
    说着,她握住他永远都有点凉的大掌,放在自己纤瘦腰间。
    随着两人手掌探入她腰际的动作,徐姿解开全部扣子的睡衣下摆明显晃动,露出乳球顶端凸起的红艳莓果。
    她清淡的香气靠得太近,周京樾扫了一眼她白花花的胸脯,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但他能克制欲望,冷硬地别开目光,语气加重:“听不懂话吗,出去。”
    这种随时能擦枪走火的关键时刻,他还拒绝,让徐姿一愣。随即,她眯眼看他,没心没肺地展颜一笑:“哥哥,我带了这个……别担心。”
    没心情听她说话,直到周京樾手里被塞进来一个塑料包装的玩意儿。他低头查看,发现是冈本的避孕套。
    “以后戴套就好了,不会有麻烦……”
    徐姿明明有张清纯的脸蛋,但她此时笑起,格外糜烂勾人。
    周京樾的身体在发硬,尤其被她紧贴着的某处,正急速顶起,他有明显的感知。
    “你……”
    咚咚咚——
    “京樾……”姜芹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有时间吗?妈妈想和你谈谈。”
    徐姿被突然的声响吓到。
    她突然想起,自己进来时没有反锁房门。现在,周京樾对她并没有感情,要是被姜芹捉奸在床,他不会护她,只有她被赶门家门一个下场。
    不行。
    她现在不能被发现。
    赶忙用手拉住自己敞开的衣领,徐姿涨红了脸,左右环顾他房间想找个地方躲避。
    在她慌乱的几秒里,周京樾脸上浮现笑意,大掌攥住她领口的布料,发狠地往两边一扯。
    瞬间,雪白莹润的女人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
    徐姿吓得收缩肩颈,反应过来,迅速收拢手臂保护自己。可她手臂细瘦软绵,此时环在胸前,只将一对圆润饱满的奶子聚得更加丰腴,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
    电光火石间,徐姿看到周京樾眼中一闪而过的欲望和疯狂。
    “京樾?”
    姜芹的声音又响起,伴随着均匀的敲门声。
    距离门口很近,徐姿真正紧张起来,娇小的身子凑近他,眼神为难,压低声音说:“哥,让她走……”
    闻言,周京樾漫不经心地挑眉,也不回应门外的人,而是顺势低头,对缩在自己身前的女人玩味一笑:“托你的福,我现在有心情了。”
    话落,她捏住徐姿瘦削的肩头,把她身子调转,轻轻按在门板上。
    徐姿心中的恐惧在此刻到达峰值。
    一门之隔,门没有锁,姜芹得不到周京樾的回应,随时都有可能推门进来。
    而她,正赤身裸体地被亲哥哥按在门上。
    那个姜芹眼中光风霁月的优秀儿子,正在她身后撕着避孕套的包装。
    徐姿想让周京樾这个疯子停下来,但她靠着门板无法说话,浑身的反应只在那张平日柔美漂亮的小脸上表现出来,因紧张和害怕越来越白。
    粗大的性器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插进来,徐姿稚嫩的身子被残忍撑开,连忙用手掌紧紧捂住嘴巴。
    捂到透不出一声气息,发不出一声哼吟。
    她的脸急速涨红,像随时能背过气去。
    门外站着自己的生身母亲,周京樾毫无担忧和恐惧,也没道德约束,掐着徐姿的腰,缓缓往里插入。龟头逐渐顶开甬道里紧致收缩的肉褶,徐姿被身后正在吞没她的力道刺激得身子空虚发痒。
    要是姜芹不在外面,她肯定大声说出自己的诉求,让周京樾重一点操她。
    她不喜欢这种磨磨蹭蹭的性爱。
    她喜欢做暴风雨中的一朵娇花,被他狠狠蹂躏,操开操透。
    粗胀茎身摩擦着穴里软烂的媚肉,周京樾被这种克制的性爱折磨得额角青筋显现,下颌压抑地绷紧,右手抬起来她一条腿,方便自己插入得更深。
    嗯……
    徐姿紧紧闭眼,齿间吐出的热气喷洒在自己细白指尖。又舒服,又想要更多,她开始主动配合他的力道,一时忘记外面还有个死对头姜芹。
    周京樾倒是记得现在什么情况,但他不在乎,眼尾已然染上抹红晕,插进去的每一下都避免发出肉体拍合的声音。
    可他的尺寸还是太大了,被抬高腿插入的徐姿渐渐承受不住,扶着门板的双手腾出一只,撒娇似地攀在周京樾劲瘦紧实的手臂上,向他挺拔高大的身子借力。
    霎时间,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与他暑假在国外晒出的小麦色形成强烈反差。她的柔美娇弱,他的冷硬健硕,终于正面交锋,徒增一抹本该在床上体现出来的香艳之感。
    眼里都是她稚嫩鲜美的身体,周京樾眼尾韫色加深,下身挺进的力道暗自加重。
    啊……
    徐姿紧紧咬住下唇,破碎的呻吟才没溢出。
    没想到,周京樾在这种事上也能运用他过于发达的大脑,能精准控制他的身体,往里插弄她敏感点的每一下都极深极重,又不会碰撞她身体发出响声。
    只有徐姿不好受,紧捂着嘴,脸憋得红如天边艳霞,迅速过渡到高耸摇荡的胸乳,浑身上下都粉粉的。
    门外,喊了半天周京樾都没得到回应的姜芹产生疑惑,儿子难道是睡了?
    看时间还早,他往常也没这个习惯。
    姜芹不死心,这回重重敲了下门,喊人的音量也增大:“京樾,你睡了吗?”
    猝不及防地被提高的声线吓到,徐姿瞬间失声,颤着小腹,不争气地迎来高潮。她紧紧攥着周京樾的胳膊,从她粗长硬挺的肉棒上滑下,转头就扑进他温热的怀里。
    女人的绵软乳肉与他硬邦邦的肌肉对垒,就连小巧的乳尖也深陷下去,被他身体欺负得厉害。
    细密的喘息喷洒在周京樾胸口,徐姿嗓音软绵绵得勾人:“哥哥,她吓到我了……”
    所以才会这么快高潮,流了这么多水。
    周京樾欲望未解,拢着她发软的后腰,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有两叁秒的空白,原来得不到他回应的姜芹已经离开。
    确认这一点,他薄唇压在她红润耳尖,牙齿恶意地厮磨,低哑着嗓子与她秋后算账:“怕还来找我?”
    徐姿觉得他在和她调情,被他咬着耳朵,她娇滴滴地哼了声,欲拒还迎似的拉长尾调:“哥哥弄得我好痒……”
    “啊……”
    哼吟还没尽兴,猛然被调转身子压着的徐姿发出惊呼,细白指尖摊开门板上,抓弄动作显得十分娇气。
    她缓了缓,狐狸眸烁着笑意,背身不动声色地挑拨:“哥哥好坏,总喜欢在后面操我……啊!”
    娇媚的咬字被清脆的巴掌声打断,徐姿痛呼出声,紧实细嫩的臀肉被打红,正微微颤抖着,怜人又色情。
    甚至,被这刺激的教训方式取悦,她红润穴口淌出一股晶莹。
    上半身疏懒地后仰,周京樾轻哂:“徐姿,你这么骚,是不是你妈教你的?”
    徐姿纤细的眉皱起,手撑着门板缓缓起身,转过来与他面对面。
    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脱光了,她露出大片白皙刺目的肌肤。甚至,她瞳仁乌黑,眼梢上扬,平日优越的软腰细肢在此刻展现出柔美之外的性感。
    她很美,但气场稚嫩青涩,一度让周京樾忽视她的危险性。
    对上他一场情事后还显得薄情寡性的眸子,徐姿偏头笑,抬手就给他一巴掌。
    “混蛋!”
    在周京樾龟裂阴沉的目光中,她愤怒地推开他,连地上的衣服都不顾了,裸着身体跑出他的房间。


同类推荐: 野骨(骨科1v1)痛感治愈(1v1 sm)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娇宠皇妃:殿下,我不约极限飞行私下辅导(年下师生1v1)杀死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