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12小时淫荡调教(SM) 分卷阅读17

分卷阅读17

    的位置,让他接受自己的催眠。

    凛觉得枫让自己背的咒语已经非常古怪,难记非常。而如果自己背的那段难度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到吐葡萄皮。枫这段少说也是《离骚》级的,而且还是不知道哪国的文字。

    依照阵型走势,凛逐渐靠近郭阳所在的位置。

    只要不出意外,剩下的按照程序走就可以了。说是如此,枫和凛都不敢掉以轻心,谁叫今天已经发生太多意外了呢。

    看著凛的步伐,枫心里可挺满意的。自己念诵的速度不慢,凛一步也没用落下。包括节奏都跟的很合适。师徒第一次合作,就有这麽好的默契,枫又一次默默佩服自己挑徒弟的眼光。

    尽管不想这样说,凛在某方面简直就是个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可自己的徒弟,还真是越看越喜欢呢。只是不知这样的凛抱在自己怀中会是什麽感觉呢。

    想到此,压下去的药效竟然开始反噬,下身有些充血了。有些想让凛替他纾解一下,现在凛的後面肯定是欠火候的,不过,凛那粉嫩嫩的小舌头,枫现在还是蛮想的呢。

    凛可没用枫这份闲心,师尊叮嘱过,走位的重要性。专心致志,保证自己每一步都万无一失。饶是如此,他仍能感受到一丝异常的目光,让他背後发冷。而现在,他已经到了郭阳身前,最关键的部分即将开始。

    第十一小时 下

    凛站到郭阳的正前方,枫缓步走到黎的正背後。下面的事情,需要师徒二人绝好的配合。枫口中的念诵并未停止,而是变成了耳语般的叮咛。如泣如诉,不要说是夺人心魂的咒语,即便是最为普通的命令,恐怕也鲜有人能够抗拒吧。

    而直到此刻,凛才发现郭阳的眼睛已经变了。刚抓住郭阳时,郭阳的眼神锐利,耽於情欲时,则迷离诱人。现在,郭阳的眼神清澈见底,有如出生的婴孩,又有些像家中的宠物,引人爱怜。

    殊不知,此刻却是最为危险的时刻,郭阳随时有可能从催眠中醒来。此刻,凛感觉枫用腿踢了踢自己,这是师徒间约好的暗号。凛得到暗示,缓缓降低自己的身体,尽量保持身体的平稳。最终,凛终於成功坐到绑著郭阳的台子前面的地板上。

    枫做了一个深呼吸,下面凛就帮不了自己了。突然,枫的声音一变,多了几分沙哑,将一条条的奴隶守则背给郭阳听,每念完一条,便问郭阳一句,愿不愿意,已经被深度催眠的郭阳,逐条回答愿意。只要全部念完,郭阳就会陷入一生都无法解脱的催眠之中。

    这种催眠,不会降低郭阳的智商,也不会破坏郭阳的学习能力,甚至不会改变郭阳的性格,只是会让郭阳对於主人产生难以抑制的爱慕之情,很多主人都称赞,幻银谷调教出来的奴隶,会像小狗狗一样,在门口等著主人回家,被主人叫道名字,更会兴奋不已,非常开心。

    终於来到最後一条,凛心里开始有些放松。很快就要结束了。凛由於坐了下去,无法看到郭阳的脸,枫心里已经开始警惕。郭阳的眼神失去了迷迷茫茫的眼神,清醒慢慢回到他的双眸中。奴隶的清醒与迷茫,对於这个仪式并无太大不同,只是有几个奴隶会在完全清醒状态下,对奴隶守则一一称是呢。床上的这位郭阳,从调教的表现来说,很容易就会说不呢。

    要是在此功亏一篑,真不知道会不会被老头子扒了皮呢。枫将语速放缓,示意凛站起来。凛心头一紧,他还以为不会用上呢。凛真的不想为郭阳做下面的事情,如果是为师尊,凛到觉得还可以接受。毕竟已经做过了,感觉不是很舒服,可想象一下,被师尊围在身躯之下,被保护,被痛爱的滋味,真的很不错。

    想到这里,凛脸一下红了,自己怎麽会这样想。他急忙将心事压下去,要是师尊知道了,阿弥陀佛,自己就有的受了。

    凛想著,将上身贴近郭阳的下体。缓慢而稳定的靠近著。最终到达位置,凛张开嘴,凛不敢含进去,只敢将热气送到郭阳的下体下。郭阳身上的药物在凛的辅助下,可爱的玉茎立时起了反应。凛觉得有戏,便戴上柔软的棉布手套,探入郭阳叉开的双腿之间。用麽指爱抚郭阳的後穴,郭阳後穴所施用的药物是玉茎的数倍,也敏感数倍。酥麻的快感瞬间冲上郭阳的大脑,轻轻的呻吟。同时,郭阳开始轻轻扭动自己的腰肢,想要更多。

    凛将动作减缓,枫趁机将最後一条问完,郭阳迟疑一下,凛便加快动作。郭阳呻吟一声,颤巍巍的答了一个是。枫瞬间松了一口气,语调一变,说出凌渊的交代的话语。

    “紫阳,从今天起你就是紫阳了。我有很多名字,我只告诉你我的真名──凌渊。”

    “我是紫阳,我的主人是凌渊,我是紫阳……”郭阳,不现在应该叫紫阳,默默的重复著自己的名字。

    枫看到此,心里说了句成了,便向後靠到墙上,半晌动弹不得,而枫的男性标志,高高翘起,将裤子高高顶起……作家的话:由於第十一小说主要以精神上的调教为主 所以没有写太多肉体上的东西 我会在其他篇目中补齐的

    第十二小时 交货上

    精神改造完成,枫精神已松,勉强撑住一口气,坐到椅子上。凛很是机灵,自己去联系了奴隶转运处的人。之後,这些人就会按照惯例将紫阳整理好,等待主人来令便是。

    是的,最後一个小时时刻是由主人决定的。在主人没有时间领走奴隶之前,幻银谷会暂时“保管”奴隶。如果,主人同意,幻银谷还会送货上门。不过,这只紫阳的主人说了要自取,倒也让幻银谷省了一道手。

    就在转运处的人即将碰到紫阳的时候,“停下。”枫厉声命令到。转运处的人哪敢不从,急忙停下来。枫强迫自己站起身子,要亲自将紫阳送到奴隶保管处。

    转运处的人立时对紫阳另眼相看,居然对一个低档的奴隶,这麽上心。凛心中明了,师尊是言出必行的人,紫阳撑过去了,就要像待自己精心调教的奴隶对待。陪著去奴隶保管处也是其中之一,同时也要亲手为奴隶打上幻银谷和枫的双重商标。

    凛很担心师尊的状况,枫看上去毫无异常,鬓角处的汗珠,显示出了师尊的痛苦,英俊的面容中增加了几分的隐忍在内,别有一番禁欲的美感。枫一丝不苟的为紫阳做著标记,为了防止紫阳忍受不了而咬舌,紫阳的口中放了硕大的口枷。

    整个标记的过程,凛目不转睛的看著枫,感叹枫的技巧,也关注著枫的身体状况,下体始终没有挺立著。

    “擦汗!”凛还在发愣,枫突然命令道。凛急忙用纸巾擦去枫额头的汗滴。说来,做标记也算是一次小手术,汗滴落在标记上奴隶就容易感染,感染可大可小


同类推荐: 边操边爱(双性np)(H)娃娃记(人兽 H)12小时淫荡调教(SM)修真炉鼎(总攻,np,双性)-v文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势不可挡(H,攻宠受)爱欲服从(肉)义父(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