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12小时淫荡调教(SM) 分卷阅读16

分卷阅读16

    个碗、一袋棉签再拿一瓶酒精过来。”枫检查完, 最後捅了捅郭阳菊花说道。

    凛准备好一切,枫此时已经再无心力说话,只能比划著让凛将药水倒在碗里,用酒精稀释好。然後用棉签涂到郭阳小小的阳物上,那两个小球也在照料范围之内。与其他地方,尤其是後穴多次反复擦拭不同,阳物只被轻轻的涂抹了薄薄的一层。这样做让奴隶在受到主人的爱抚时表现出适当的性奋,又不会轻易释放。表现出很听话,调教良好的假象。

    而这点药剂对於已经被药剂折磨许久的郭阳来说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样,郭阳的前端立时挺立,迅速进入勃发状态,释放自身最原始的本能。枫在事後这样评价郭阳的那次释放:“就算放水(大家明白什麽意思吧,某兔子实在说不出那个词)也没有这麽猛的。”

    在无数次释放之後,郭阳终於耗尽气力,身下的小东西总算老实起来。

    枫从裤子口袋中掏出郭阳未来主人的给的小环,在剩余的稀释药物中浸泡了一下,命凛拨开碍事的柱状物,对准郭阳的一双小球,来了一个人肉串糖葫芦。

    由於药物中具有麻痹成分,郭阳完全没有感受到疼痛,反被小环带来的拉伸力引得一阵战栗。

    最後,枫拿出一管粉红色的药剂,拿出一个一次性针管,将药剂吸入针管中。将针头按入郭阳的会阴处,一鼓作气将药剂推入。

    进入的瞬间,郭阳只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疼的他以为自己的下体已经从自己的身体上分离了。同时,由这股剧痛带来的性虐的快感让他再次陷入性的美好中。

    枫看了一眼表,还有四五分锺,足够让郭阳身上的药剂彻底干透,才退到一边。精神稍微松懈,难以抑制的喷发再次来临。

    第十一小时 精神改造 上

    枫忍下药物入体的痛苦,看著郭阳身上的药物逐渐干透,枫开始盘算精神改造的内容。“也该让郭阳看看未来主人是什麽样子了,身为奴隶却不知道主人的模样还真是悲哀呢。”枫转头看了看凛“遇上不知道主人心意的奴隶,身为主人自己也挺悲哀了呢。”

    凛倒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什麽都与我无关,我是无辜的鸵鸟样子。枫看到此好想捏上一把,但现在自己处於特殊时期(这句话,小兔子xe了),很怕会玩伤了凛。毕竟凛看上去很壮的样子,可在某方面应该还很嫩,不注意伤了的话,以後就不好玩了。

    枫靠在墙上,微微闭了半分锺眼睛。本来还想用那个药水给凛一个教育,现在自己反而中招了。算了反正凛也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比较麻烦的反到是自己,现在自己的情况最好是再叫个人过来帮忙。但刚才口交的成绩差成那款,再叫人来,师尊恐怕不会轻饶了自己。要是凛入门早几个月就好了,那样就能辅助自己了,但现在的情形自己只能硬扛过去。反正要是比奴隶意志还脆弱,自己也不配称为调教师了。

    想到此,枫用手招呼凛走过来。现在自己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可以浪费,凛能帮多少就是多少了。

    枫看了看凛拿出的东西,那是郭阳主人在缴费同时给的一个信封,照例里面应该是一张主人的招聘,一个奴隶名字以及一句主人对奴隶的寄语。

    枫一直觉得第十一小时绝对是所有过程中最扯淡的步骤,那些闲的蛋疼的主人们居然会觉得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让奴隶永远对他忠心耿耿。不过用这个理由逗逗郭阳倒是不赖。

    枫打开信封,打量著郭阳主人的照片,除了有些棱角之外,便没有什麽太多的过人之处。唯一觉得奇怪的是,或者说有些可惜的是,这个人即便是新手,也定可以和郭阳一同走过调教的历程。何必将自己的小奴隶送到这里来受这个洋罪呢。(拜托,小枫枫,世界上又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主奴这种关系,而且还是bl。乖,枫枫别以为你当了调教师,所有人都要依著你的思路的走。“凛,把我那个牛皮鞭给我拿出来,不把这个脑残作者打正常了,我就不当调教师了!”)

    i

    转念又想起郭阳那副倔样,觉得他主人送他到这里受点苦也好。自己说过要是挨过第十小时就将郭阳当成自己全程调教的高等奴隶。虽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和高等的奴隶一样,但至少可以多做些售後,大不了要是需要更深的调教自己打个优惠价了。

    随後枫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一张纸。纸上写著两个龙飞凤舞大字──紫阳。枫嘴角抽了抽,紫阳,他的主人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吧。名字下面有这麽一句话,“紫阳,我有很多名字,我只告诉你我的真名──凌渊。(其实最开始某兔子想管凌渊叫王小明的)”

    凌渊!!

    不就是那个非常厉害的毒品巨头。枫觉得自己大脑有些小小的震荡。几年前,自己刚开始帮师尊打理生意,凌渊就曾来过。当时自己被师尊轰去打理内务了,因此没有见过面。但後来听说没有调到顺眼的,便随意玩了两天就回去了。

    不过做毒品的那麽有钱,也就不用自己一个小调教师给他打什麽折扣了吧。

    第十一小时 精神改造 中

    枫强行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紫阳身上。紫阳仍在与药力进行著抗争。“何必呢,稍微放松一下,好好感受。”枫故作镇定状。

    示意铮按照一张示意图,用蜡烛摆出相应的阵型。凛颇为认真,摆出来的也非常正规。枫用手示意凛过来,低声在凛耳边嘱咐著。

    “今天成败与否,就看此举了,下面我告诉你的一定要记住。”枫微微喘著气。凛点了点头。枫轻声的将枫需要掌握的部分告知凛。凛知道枫此刻正处於困难时期,拼命记下枫的话。

    枫示意凛将蜡烛点燃,再将凌渊的照片拿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上。命令凛关上灯,将凛也吓了一跳。凌渊的照片,已经变为立体的形象。

    枫借著烛光,看到凛的表情,不禁微微一笑。幻银谷的精神调教,时常要借助一些技术。这种十九世纪骗人的小玩意的进化版,也算其中之一吧。

    “凛,就位吧。”被药剂折磨的枫,话语不觉软了很多。凛听了竟然有些心痛,只得按照枫之前的吩咐,开始吟诵枫刚刚教与的词句。幸好枫所教的语句甚为短促,所需的仅是重复念诵多遍而已。

    这让枫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迅速调整。听到凛念诵接近尾声。枫提起精神,在凛最後一个尾音结束时,枫顺利接上,整个过程天衣无缝。凛看见师尊顺利接手,便依照阵型所指,一步步的行动。

    枫念诵的咒语声音,低沈而富有魅力。不要说,郭阳听了深深陷入,凛也侧耳倾听,走阵的脚步也不觉放轻。枫看了一眼凛,有一刻真想将凛按到郭阳


同类推荐: 边操边爱(双性np)(H)娃娃记(人兽 H)12小时淫荡调教(SM)修真炉鼎(总攻,np,双性)-v文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势不可挡(H,攻宠受)爱欲服从(肉)义父(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