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六指诡医 第两千七百四十五章 各怀心思

第两千七百四十五章 各怀心思

    就在这时候,苍颜挽着我的胳膊,朝夜玲珑道:“这位就是玲珑姑娘吧,早就听说过你,是我家先生放你出来的,可惜,后来你咬了他一口……青面爨彧,这是不是有个什么典故着?”
    “哦,大小姐说的是农夫和蛇吧!”
    “不是,是东郭先生和狼。”
    “要我看,还是吕洞宾和狗吧!”
    “你快别埋汰狗了,狗可不止于这么没狗味儿。”
    夜玲珑猛然站起身,刚要开口,苍颜却抢着道:“算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咱们不提了。对了,怎么不见木头啊。木大哥这个人,好人啊,当初和卜哥闹翻,据说就是因为你?今日一见,玲珑姑娘果然名不虚传,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模样,要聪慧有模样,真是个漂亮姑娘。你说,要不是你爹干了一件不可饶恕的恶心事,就冲着木大哥,咱们也得算是个朋友啊。”
    “朋友?呵呵,对不起,我夜玲珑生来就是北境幽冥大魔族的少主,可从来就不想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世俗人做什么朋友。”
    “也是!”苍颜一耸肩道:“咱们要是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可能都分辨不出那个是卜哥,哪个是你爹,你说,你要是给卜哥叫了爸爸,那给我叫什么?”
    “苍颜!”夜玲珑大喝道:“我知道你,早就听说过你,罗卜身边的女人,你最阴险。可是我夜玲珑不怕。这天下,要比野心,或许我不是第一,要是比毒辣,没有一个女人是我的对手。你休要装腔作势地位自己男人出气,有本事,你和我单挑。”
    苍颜淡淡一笑道:“别争,千万别争,我可没有和你争夺蛇蝎女荣誉称号的意思。再说了,卜哥可心疼人呢,哪允许我上蹿下跳地在男人圈里找存在感啊。况且,我这人向来是罗刹嘴,菩萨心,那肯和人斗狠啊。要不,我能背着卜哥他们把隋云鹤放了吗?呦,想起来,这隋先生怎么没来啊。既然是双方见面,隋先生一族之军师,难道还没资格代表魔族一个席位吗?”
    提到隋云鹤,夜摩天罗不禁脸色一冷。
    一旁咄咄逼人的夜玲珑不禁有点愧色,还偷偷看了夜摩天罗一眼。
    就冲这极其微小的神色变化,我便知道,这对父女之间的关系,正按照我预料的方向去了。毫无疑问,夜玲珑是真的杀了隋云鹤。
    苍颜聪慧过人,当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便又故意感慨道:“说实话,魔族人的气节还是令我很是惊讶的。卜哥爱惜隋先生之才,想将他留在自己身边,做个谋士,不惜奉上万贯之财,四族之修,甚至屈尊招揽,可隋先生却态度始终如一,那就是此生只奉一主,这一主便是夜摩天罗。卜哥盛怒之下,一晃关了他这么久,隋先生都没屈服。我看着实在不忍,既然都已经除了他的术法,为何还要囚禁折磨啊,所以才背着众人放他回去的。怎么样,隋先生重新回到魔族账下,终算是如鱼得水了吧。”
    夜摩天罗的脸色愈加难看,像是终于得到了印证,隋云鹤没有背叛自己。
    而夜玲珑同样尴尬且愤恨,但还是冷声道:“隋云鹤僭越专权,枉忽人命,错误指挥,造成魔族人损失,已经承认自己和罗卜的勾结罪状,伏诛了。”
    “和我勾结?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我一摊手道:“可惜了隋云鹤那一片赤诚之心。夜摩天罗,不是我说你,你昏聩无能,狂妄自大,就是个穷兵黩武的独夫,你连隋云鹤都杀,你还配做一族之主?用你的后脚跟想想,在你没复活的时间里,如果隋云鹤有心和我勾结,还轮得到你们父女出来丢人现世?唉,可惜了老隋了。”
    夜摩天罗咬着牙关,怒道:“罗卜,我族之事,轮不到你品头论足。”
    “是是是,你们族的内务,当然我无权过问。”我一笑道:“至于你呢,我觉得你也太老了。老的连忠奸不分了,不如干脆,让位给年轻人。夜玲珑就不错啊,菩萨身段,魔王手段,还有一个冷血的木河洛当贴身打手,你应该退居二线了。”
    “行了诸位!”此时一只看着我们斗嘴,而静默不语的鸿钧终于开口道:“按理说,尝试过的事情,就不要再勉强,但今天我请你们来,还是要旧事重提,我希望你们双方,不要在斗下去了,至少保证暂时的和平。别忘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你们也看见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帝俊招引令,这冥间就好像变了天是的,四方豪杰陆续而来,苟延残喘的吴杨超部,不过区区三两万人马,可这回瞬间就能拉回巅峰期的武力值。如果,如果我们还内斗下去,只能会被各个击破。”
    “老祖,你就说吧,到底什么意思。”阎罗终于开口道:“我先表个态,我仅代表轮回鬼族,绝对不会给魔族人当马前卒。你可以让我死,但不能让我为奴。”
    “阎罗老儿,你这话什么意思?”夜摩天罗怒道:“就好像老子很看得起你似的。我也表个态,魔族人就是魔族人,尤其是我夜摩天罗,绝对不给那些凡人之胎当盟友。”
    “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鸿钧罕见地暴怒道:“我要是说,我鸿钧亲自登台呢?眼下之局面,不管是你们任何一方,单打独斗下去,都是必败无疑。如果我出山,我要和不灭唱对头戏,你们有谁愿意和我并肩作战!”
    一时间,夜摩天罗和阎罗都默然不语了。
    我心道,鸿钧啊鸿钧,说到底,你也不是个杀伐果断之人,如果你早有今日之决断,或许,还有这种可能,可如今你反反复复,眼前的这几位,你哪位没有得罪过?就算众人因为你的名望,暂时应允了,恐怕这样的结盟也未必有意义。
    “老祖,你应该清楚了,自从你把我身边的谢必安范无救变成了你的爪牙,我就再没有征战之臣了。”半晌,阎罗喃喃道。
    夜玲珑也意味深长道:“老祖,您开口了,我们自然没意见,可是,江山众人打,龙案谁来做啊。您吗?您好像是个虚魂,去阳间都受限吧……”
    鸿钧冷声道:“夜玲珑,你关心的是不是有点远啊?放心,我鸿钧只在乎胜负,不在乎那宝座上坐的是谁的屁股。”


同类推荐: 疼爱那个病娇[穿书](快穿)爱上白莲花松风吹解带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阮小离诱君我和盛先生帝王路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