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乐事(1V1)师生 第四十章(生物老师福利到 上篇)

第四十章(生物老师福利到 上篇)

    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乐事(1V1)师生 作者:霸王花

    “哟,稀客!”小五叼着烟转头笑道。

    他人正站在那边和人介绍产品,谁知她突然闯进来毫无预兆的就发出灵魂深处的呐喊,震得这小小的电脑专卖店所有的的客人都顿了一下。

    快速和那客人说了点什么,小五叼着烟就过来,随手搁到一边的烟灰缸上,嫌弃道:“你这几百年不见一来就嚎,吓到我客人了谁赔我生意。”

    话这么说,小五倒是一边又蹲下身埋头翻起台下那几个大纸箱。

    “我……对不起对不起……”她用力的咽了下口水润润喉咙,不好意思的对周围注视她的人投以抱歉的微笑,“…呼…我赶时间……”

    撑着前台玻璃平复呼吸,她看着小五在下面一顿翻找,便干脆靠在前台用手掌给自己扇扇风。

    不小心瞄到墙上的钟,要死哦!6点15了都!小碎步不禁又开始摩脚趾擦脚掌……随时准备奔跑!

    小五整个身子都从台面上消失了,蹲着不知找着给她的片子没有,台下噼里啪啦一阵响,因为蹲着而显得很用力的声音也从下面传过来:“你上次被老师没收那片你拿回来没有!”

    听着上面没动静,小五也终于找到那几部片子,手撑着膝盖猛出一口气一下站起来,把片子全部扔进她面前的框子里,又一把把框拿过来,另一手摊开向她讨着:“发什么愣啊,片子呢?拿回来了吗?”

    她恍然连“噢”了好几声,赶忙把书包背到胸前从里掏出一本生物书,把夹在里面的片子拿出来,“拿回来了拿回来了!给。”

    一手取旧货一手给新货,把框子松手放到她眼前,小五看着她拉书包重新背好的样子感觉好笑,“你还给夹书里?”说完举了个大拇指,低头对着光碟仔细检查一番,确认没问题后就把东西丢进后边的柜子里,随口好奇道:“你这片子怎么拿回来的?不是说你那老师套路都不走寻常路吗?你这屁大点儿的胆都能要回来?”

    “我们老师……”她低头快速点查着框里的片,想都不想就准备开口,可一口气提上来半路又憋了回去,最后吞吞吐吐的说:“我……就是听你教我的,把它偷回来了。”

    这下小五惊呆了,拉着柜门的手顿住,语调上扬:“你?偷?”一脸狐疑的看着她,再万般不解的指着自己,“还是我教的?”

    看她连连点头,小五慢慢挑高了一边眉毛,眼睛转向一边回忆着:“好像……我是说过……”

    唉,小事小事,小五摆摆手不在意道:“算了,你拿回来就行了,不过下回你可不能偷了啊,那是违法!你这是运气好没被抓住,要抓住你可别说是我教你的。”

    “……”她正点着片,微微低着头心里偷笑,面上一脸诚恳的狠狠点点头。

    小五也点点头,反手拿过一旁还没灭的烟往嘴里一放,继续站在柜子那数着碟的数字记录队列,把碟片插进对应的位置,说:“行,你再点点,看有什么差的……。”

    “点完了!赶时间先走啦!谢谢啦!”

    一转头姑娘人已经不见了,空荡荡的筐子底部安静的躺着一叠纸币。

    “……小丫头片子矮冬瓜一个跑还挺快。”

    那边的客人喊老板过去弄弄机子,眼睛往门口看,顺口问:“那你家谁啊?每回都见她来租碟,租的什么啊?”

    小五点了点烟灰,仔细收好空框子里的钱慢腾腾走过去,皱着眉头叼着烟,吐词模糊不清:“嗨,就一邻居家小孩,太爱学习了,这不刚放学就来租高考教学视频,语数外物化生政史地整整一套全给她了。”

    客人立刻对小五刮目相看:“哟,你这还卖学习产品啊!”

    “可不,我这啥没有,小天才点读机给你来一个?”

    她一下公车就向自己家狂奔,能跨大步就绝不小碎步,能三个台阶就绝不两个台阶。

    从放学到现在,她只要双脚沾地就跑不停歇,一口气跑到五楼,再也没劲跑了,便先搭着扶手歇一会儿,另一手叉着腰大喘气,抹了一把额上的汗。

    掏出手机一看妈呀6点39了!

    生物老师7点散会,驱车最快7点15到家,她得抓紧了!

    赶紧三两步飞快爬完楼梯跑回家,一开门就直冲自己卧室,带门上锁,快步上前把书包往书桌上一放——

    拉开书包,拿碟,开机,放碟,插耳机,调音量。

    一气呵成!

    当电脑屏幕上人物开始出现时,她长舒一口气,打开小书桌旁边的电风扇,生锈的扇叶慢腾腾转悠起来。

    风一吹,她闭上眼感受凉快的爽意,突然想起什么,又喜滋滋的从书包里拿出方沁给她的ad钙奶,咬着吸管眯着眼,开始慢悠悠的享受生活。

    随意挑了一部封面女主看着很性感的片子,正片开始,女主是一个下班回家的白领,穿着一件及臀包裙,镜头跟着这浑圆的翘臀左扭右晃的。

    一路晃到家门口,没想到家门口蹲着一个男人。

    女主惊恐道:你是谁!

    男人可怜兮兮的抬起头:姐姐……

    原来是女主同父异母的弟弟,十七岁,和父亲吵架从家里出走来投靠已经上班独居的亲姐。

    看得出来这个女主和这个弟弟不是很亲,领了他进屋一起吃过饭后就出钱让他去外面住宾馆。

    弟弟接过钱没说话,起身背起书包绕过茶几就出门,没想到大书包被男生单肩背起来的时候晃了一下——

    “砰”的就打到女主给他开的可乐,褐色液体倾罐而出,一下在玻璃茶几上泼出一道长水迹,正巧溅到俯身拿遥控器的女主,v领的低胸白色吊带立刻染了一片褐色。

    女主惊叫一声,那个弟弟倒是反应更快,书包一甩,连抽好几张纸巾就冲过去连连道歉。

    女主大叫的驱赶不断在自己胸口擦拭的大手:走开!我自己擦!

    谁知这个弟弟双手揪着女主领口往两边猛地一撕,笑道:啧,姐你胸罩都沾上了,我的错,我给你擦。

    女主砖红色蕾丝胸罩配着这眼瞅至少c的大胸,她看的都垂涎欲滴的,何况是这剥开人家衣服的男人。

    把薄如蝉翼的纸巾往这大胸上一扔,两只大手如重石一般一把压下去,五指分开又收紧,抓着那对大乳毫无章法的乱揉捏,女主仍奋力挣扎,激烈的想要脱离魔爪,腰身扭来扭去上半身乳肉随之一阵晃荡。

    她看着屏幕上这丰满的胸脯,不禁低头看看自己,一下瘪了嘴,果然还是大胸看起来爽。

    再抬头就看到那亲弟弟起身用大腿顶开女主,单手暴力的把女主的裙子往上一掀,露出略有几根阴毛跳出来的内裤底,那弟弟长手在茶几上随意抹了一把带了一手的可乐直接往女主身下摸,嘴上还说:你怎么连这都溅上了。

    耳机里一声尖叫,紧接着就开始了连续不断的软啼淫叫。

    屏幕上女主双腿大张,一条红色内裤挂在膝盖上一掉一掉的,年轻男生的头在这大腿中间上下起伏,镜头拉进给了这腿心一个大特写。

    女主亲弟弟的舌头重重的从那阴唇上滑过,随即整个嘴巴印上去又嗦又吸,耳机里水声滋滋的,女主又哭又叫的不停蹬腿,被男生一把抓住脚踝定在两边。

    她坐在凳子上不禁也有点坐不住的交叠大腿,慢慢摩挲起来,腿心渐渐有股湿意。

    屏幕上的女主慢慢的也失了力气,挣扎开始变得有些敷衍,男生恰时立起上半身,飞快解开自己裤子放出粗黑的家伙,双手抬起女主的大腿往自己下面一拖,“噗嗤”插了进去。

    女主“啊”一声大叫。

    她卧室敲门声忽然应声响起。

    她带着耳机听的不清楚,只是好像听到有人敲门。

    以防万一她赶快按了暂停,摘下耳机回头看房门,却没听到什么动静了。

    她这房子一向隔音不太好,半夜经常能听到楼下的敲门声,难道是别人家的敲门声传过来了?

    看眼手机,这也才7点过3啊,总不是生物老师就回来了吧?

    就这么几秒,她见没声响了便疑惑着回头慢慢带上耳机,按开暂停继续播放,屏幕上的两个人已经在沙发上紧紧交缠在一起了,女主也开始不由自主的迎合着她的亲弟弟,还自己动手摸上自己的大胸,意乱情迷的揪着自己的乳头揉搓着。

    她脑里不知闪过什么,看着这动作一下心尖发麻。

    忽然门口又有人敲门,她因为受刚才影响灵机一动就只带了一只耳机,这下敲门声听的真真切切——

    “咚咚”的敲门声突兀又沉重,仿佛每一下都砸在她心上,一下砸的她大慌,还没反应过来,门又被敲了两声,同时伴随着找人的声音:“乐音?”

    真的是生物老师回来了!

    耳机里淫乱的声音还嗯嗯啊啊的,她吓得第一反应就是关电脑,偏生手不听话,出手就去摘耳机,谁知慌乱中手肘往右一带,直接把连着电脑的耳机给拔了,那女主被插的神魂颠倒的叫声立刻被释放出来充满整个房间。

    她一下愣住,门外什么动静是听不到了,耳边娇喘声肉体撞击啪啪声被放大数倍回荡在整个房间内。

    这一瞬她心神大乱,心率飙升,一颗心脏扑通狂跳,犹如做贼即将被抓现行一般,紧张和恐惧占据了她全部的心神。

    好在脑子还有一点理智,赶紧回过神来去关电脑,手下又乱了——

    这边脑袋转来转去一下看电脑一下看门,高度紧张之下又要时刻留意房门的动静。

    那边右手戳着找着耳机孔忙着去插耳机,心里却想着直接按电脑键盘的静音就了事,搞得心不对手,手忙脚乱。

    房间里淫乱的声音听的她脑仁都快要爆炸,手这时无意一甩,拍了下笔记本的屏幕,笔记本就这么“啪”的往下一盖,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终于没了。

    耳边清静了。

    房里此刻只听到电风扇嘎吱嘎吱的转悠声和中档呼啸的风声——

    但还有一个只有她才能听到的声音——

    心脏“怦怦”的跳动声,跳的极其快速猛烈。

    尤其是在这突然安静下来的空间里,越发明显和大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看着那扇房门心乱如麻,突然灵光一闪,双眼一亮。

    “老师!……你回来啦!这么早啊!”

    她“咻”的一下飞快打开房门,像风一样从打开的那点门缝里钻出来反手带上门,挡在门前,昂头挺胸,扬着灿烂过度的笑容,上一句话一口气没说完又赶紧说下一句:“饿了吗想吃什么?有冻好的饺子我们吃煎饺怎么样!”

    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说完这一串她嘿嘿笑着,赶紧抬步越过他去厨房,结果他人站在原地不动就伸了下手,她就像个弹簧才弹出来又给弹回去了。

    她心里一咯噔,硬着头皮站稳了,抬起头,“怎么啦,不吃煎饺那我们吃干拌面?”

    之前她一打开门,生物老师就站在门外,正对着门,她一出来就看到他眼角微动,这下站在他身前更是能清楚的看到他表情的细微变化——

    微微低下下巴,敛眸看着她,沉默不语的嘴角忽然微微扬起,弧度很小很小但她看的很明显,他在笑。

    她却觉得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他还笑而不语。

    她瞬间醒悟。

    她错了,大错特错——

    不是主动出击就能遮掩,而是只有她一个人瞎主动反而更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好在生物老师还算给点面子,只是看的她汗毛都要竖起来了然后笑着问了一句:“在房里干什么呢。”

    !!!!!!警铃大响!

    脑子里一秒钟过了一百个理由:“我学……”

    他忽然绕过她准备去开卧室门:“你房里还有别人?”

    连忙随着他的步伐后撤一步,用身体扎实的堵在门口,她瞪大眼,仿佛被他的话震惊到:“没有啊,就我一个人啊。”

    “那我怎么听到有陌生女人的叫声?”

    “那是我!我我我,我……我学唱歌呢!歌剧!”她张嘴就“啊啊啊啊”的假模假样的唱起歌来,生怕他不信唱的更加卖力,唱的还是帕瓦罗蒂名作的调子。

    他就这么浅笑着看她,在盯得她快唱不下去的时候,他缓缓点了个头。

    “挺好,以后多练练,增加肺活量。”

    说完一只手捏上她的脸把她捏成金鱼嘟嘟嘴,害的她不能唱歌了才收手去了厨房。

    她眨巴着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憋在心口的那口气一下吐出来,后怕的深呼吸好几下,嘴巴左右努着正了正被他捏歪的脸,再跟着去了厨房,离去之前还心有戚戚然的回头看了眼自己卧室的门。

    应该……没暴露吧?

    所以。

    到底暴露了吗?

    这已经不是她最烦恼的事了。

    片子她也不担心被发现。

    早趁生物老师刷碗的时候,她就偷溜进房“毁尸灭迹”了。

    那现在还能有什么烦心事呢?

    有!她身体不对劲!莫名其妙的心里烧的慌,慌得四肢都没劲。

    一开始还不怎么明显,直到去生物老师家例行补课,因为写题周围都安静下来,鼻尖都是生物老师身上好闻的气息,那股慌劲在这安静的空间里一下就爆发了。

    她极度想大喘气或者喊一喊发发力,眼下只能无声的憋着,越憋越烧得慌。

    而更让人心烦的是,生物老师一靠近,心头那把虚火就添了油似的烧的更旺了,难受的她坐立难安。

    “不舒服?”一只手忽然摸上她的额头。

    “啊?”她握着笔回头看他,刚分神呢,没听清他说什么。

    生物老师拧着眉观察着她的状态,摸到她额头有些热,眉头一下拧紧了,“额头怎么有点烫手。”手赶紧往下探,发现她整张脸包括后颈,都有些点发热。

    周末雨停后,天气一下回温,今天最高温高达41度,太阳光毒辣的狠,早上做课间操有不少学生当场中暑。

    她难道是中暑了?

    随着他的动作也好奇的用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她瞬间也有些惊讶,“……我没发烧吧,没有发烧的感觉呀。”

    拍拍脸,摸着确实有点发烫,她奇怪了,“我也不晕啊,也不恶心反胃,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心里有点烧得慌。”

    听她这么说,他神情也没放松多少,反而还凝重了些,摸摸她的小脸,起身拿了根温度计让她夹着,随后便去开窗通风。

    这不是中暑。

    高一军训她中过暑,和现在这症状跟本对不上,她就是莫名的慌热,四肢软瘫瘫,也不知道为什么。

    软软的趴在桌上微眯着眼,没劲多想。

    腿间忽来一股湿意,她身体自动反应立刻夹紧腿心,下一刻灵光一闪隐约明白点什么,眼一下睁大,赶忙起身去厕所,哪知屁股刚离开凳子正面直撞恰好过来的生物老师。

    这一下太突然,谁都没防备,她起身太快,对着他就是猛地一撞,来人手里的凉白开一下倾泻而出,在男人胸膛上泼下一滩水,瞬间就渗进吸汗性能优良的衣料,湿漉漉的显出衣服下面结实的胸膛线条。

    这一杯水很多,那衣料吸水量迅速达到饱和,渗透不进的水顺着重力湿嗒嗒的就往下掉,一路延进生物老师的裤头里。

    她被这突发一撞吓一跳,想都没想赶紧先连扯几张纸印上那衣服裤子,上下胡乱擦印,一心只想着快印干点,也不想手下是男人的什么地方。

    “乐音……”

    她的手腕一下被他大掌钳住,她不解的抬头,看到他的眼睛,那里面的颜色太深,吓得她赶紧躲开他的视线,却瞥见他的胸膛,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男人身上,一下勾勒出男人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

    就这么几秒,她心里那把火一下烧到极限顶到嗓子眼,喉咙干哑的发疼。

    “老师……我,我帮你擦干。”


同类推荐: 色情天师事务所(NP H)_御宅屋桂花蒸_高h【超激H】被校草日成母狗(喷奶,粗口,HE)乐事(1V1)师生高中生被肏日常(乱伦np)_御宅屋长日光阴(H)简体-淫乱学院-色欲喷洒(高H、NP、逆道德观)宫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