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踏星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看清

第三千七百七十八章 看清

    后方,巨兽利爪落下,抓向陆隐,也抓向整个天门。
    陆隐前方,老妪震惊望着他,嘴角含血,刚刚陆隐一掌的余威让她不好受,她再次抬手,以笔书写:“春秋--万林斩。”
    墨水般的树林化为道道斩击朝陆隐斩去,每一道斩击都无比可怕,必然是渡苦厄强者。
    另一边,称公也出手,虚空雕刻,不知道做了什么,原宝阵法降临,笼罩向陆隐。
    不管挡在前方的是何人,只要不是永生境,陆隐都拥有抹杀一切的能力,但偏偏这里是天门。
    怪兽出现的刹那,天门随之而落,并非老者落天门,而是天门,自动降落。
    前有老妪,称公出手,头顶天门落下,怪兽又有利爪抓来。
    陆隐果断退出,这时候不能有哪怕瞬间的犹豫,否则就完了。
    要么确定能打入天门,要么确定挡住利爪,两者都做不到,只有退。
    退出天门的时候,陆隐盯了眼老妪,若非这老妪,他不可能入不了天门,这老家伙是谁?
    老妪也在望着他,连怪兽都没能转移注意,毕竟怪兽威能被天门所挡,她还无法确切感受到。
    苍白的脸色,染血的嘴角让她显得颇为狰狞,目光带着冰冷寒意。
    而在老妪后方,还有一个年轻人,同样看着陆隐,目光平淡,嘴角带着笑意,充满了不屑。
    轰
    天门震荡。
    九霄宇宙很少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
    有生物强攻天门,自青草大师后,这是第二个。
    同样也是永生境强者。
    天门的震荡吓了老妪和那个年轻人一跳,什么怪物?
    陆隐借助利爪轰击的余波冲向另一个方向,那里,有跳板,前面是死路,那就只能借助跳板返回。
    顺利登上跳板,陆隐此刻手里还抓着落狞。
    落狞惊悚于怪兽的恐怖,也怒极天门内的人:“是谦书,他在害我。”
    陆隐没工夫听他废话,直接收起,乘坐跳板,跑。
    怪兽没管他,天门,挡住了怪兽利爪,令怪兽一时间都没顾得上陆隐。
    陆隐被甩出后回望,眼看怪兽与天门越来越远,他才松口气,又跑了,哪天才是头?
    他都逃了十几年了,本以为可以入九霄,让九霄替自己挡住怪兽,却横遭变故。
    怪兽影子消失,陆隐吐出口气,想到刚刚落狞的话,谦书,是那个年轻人吗?所以那个老妪出手是因为他,还是因为落狞?
    不过不管因为谁,差点害死自己,这笔账,总会清算。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去哪?
    留在御神山肯定不可能,那怪兽被天门拖着,暂时没找自己不代表会放过自己,在这方星空肯定会被它找到,除非九霄上御之神出手解决它,不是没可能,但陆隐不想把希望放在九霄上御之神身上。
    躲去九霄宇宙跟等着九霄宇宙来救是两回事。
    何况如果九霄宇宙上御之神真来了,怪兽倒霉,自己也要倒霉。
    回灵化宇宙?青草大师会怎么样?陆隐不安,他不愿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
    可目前只有这两条路。
    不对,还有第三条路。
    陆隐望着远方,这条路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数日后,陆隐看到了御神山星空的出口,他算是横跨整个御神山星空,对这里不陌生了。
    随着身影消失,再出现,陆隐回到了灵化宇宙。
    一眼看到天外天,看到熟悉的星空,也看到了明日兽。
    陡然间,一双眼睛笼罩自己,陆隐面色一变,青草大师。
    “你不该回来,灵化,没有你的位置。”说完,青草漂浮,带着刺骨杀意,青草大师第一次动杀意。
    陆隐厉喝:“你不怕因果链?”
    “杀你,值得。”
    “那你为何要在意识宇宙放我?”
    “那永生境巨兽让老夫知晓,你,才是宇宙最明亮的火把,熄灭了你更安全,天元宇宙有江峰,老夫更看好他。”
    陆隐不知道青草大师说的是真是假,但他没有选择,冲向明日兽手掌,这,是去往九霄宇宙的另一条路。
    他真不想用,谁也不知道明日兽会把自己甩向哪,然而没有其它路可走了。
    当陆隐站到明日兽手掌上的时候,明日兽陡然睁眼,动了,天外天随之晃动,随着明日兽庞大的身体而震颤,当明日兽手臂抬起,天外天,那些侍女,三十六小桑,还有岚皆呆滞。
    巨大的兽吼声传遍灵化宇宙。
    陆隐捂住耳朵,这明日兽虽未必是永生境生物,但这体魄当真绝顶,兽吼声可不亚于那永生境巨兽。
    手臂肌肉涌起,虚空爆裂,恐怖的力量涟漪荡漾而出。
    随着一声巨响,明日兽将手中的陆隐狠狠甩了出去。
    星空都被撕开一条黑暗的缝隙。
    远处,青草大师平静看着,杀意潮水般消失,喃喃自语:“去吧,去看清这宇宙的真相,真希望你,能改变些什么。”
    灵化宇宙摇曳,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隐,消失于灵化宇宙。
    …
    不知道如何形容那种感觉,被明日兽抛出去后不久,陆隐就好似穿过星穹,颠倒天地,再之后意识竟一刹那模糊,仿佛被什么撞击了一般,足足迷糊好一会,等再回过神,周围都是水,温和的水流将他包裹,他睁眼,下意识向上方游去,手,抓到了什么,滑腻腻的很是舒服,柔若无骨。
    “啊----”
    一声惊叫如同凉水,彻底惊醒了陆隐。
    他陡然睁眼,四面八方都是攻击,下意识的,他一掌打出,恐怖力道扫荡四方,水流飞溅,被排开,他一跃而起,闻到阵阵香风,四周,一道道人影飘后,湿润的发丝甩出水滴,落在陆隐脸上。
    待陆隐看清四周,没有人,只有一枚枚灵种漂浮半空,并传出愤怒大喊声:“你是谁?抓贼,抓贼啊--”
    “好个小贼,你怎么进来的?”
    “大胆。”
    “放肆。”
    陆隐眨了眨眼,看着四周发出声音的灵种,都是女子声音,各有不同,一时竟让他懵了,什么情况?
    忽然的,他汗毛耸立,陡然望向一个方向,那里不知何时走
    出一个人,正看着他,一步踏出,已然临近。
    而这一步,陆隐没看出是怎么移动的。
    他看不清,也看不到。
    看到的,唯有那张脸,那张让陆隐难以形容的,刻骨铭心的脸:“青,青莲上御?”
    周边死一般寂静,陆隐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那些女子的呐喊,愤怒责骂,他都听不到,只是盯着突然出现的那个人,见鬼,这不是青莲上御吗?明日兽把自己扔到青莲上御面前了?
    绝不会有错,样貌一样,刚刚那一步让自己看不懂,除了永生境,谁能做到?必然是青莲上御。
    青莲上御这里怎么会有坐标?如过没安置坐标?就算这里有坐标,刚刚什么情况?那些女子?还有自己感受到的那份柔若无骨,想到这里,陆隐面色煞白,有种大祸临头之感。
    刚刚摆脱永生境怪兽与青草大师,这边看到了个更狠的。
    怎么会这样?运气也太背了。
    “师尊,您要为弟子们做主,这个小贼居然偷入莲池看我们洗澡,他还,他还。”
    陆隐一个激灵,急忙大喊:“你别乱说,谁偷看你们洗澡了。”
    “小贼,你无耻。”
    “还敢狡辩。”
    “师尊降临,岂容你活着。”
    “姐妹们的名誉足够将你千刀万剐。”
    “贼眉鼠眼,一看就是小人。”
    “可怜姐们们的名誉…”
    陆隐无语,他说一句,对面说十句,这还怎么狡辩,不对,什么狡辩,他确实什么都没看到,就是摸到了什么。
    想到这里,看向青莲上御。
    青莲上御神色平静,就这么看着陆隐,周围,灵种环绕,叽叽咋咋,听得陆隐头疼,他生怕被一掌毙了,急忙再次开口:“那个,晚辈陆隐,参见青莲上御。”
    “陆隐?隐?隐身?隐身偷看洗澡?你还说没偷看,名字都贼里贼气。”一个女子惊叫,跟小辣椒一样。
    “七妹说得对,这小子名字都是证据。”
    “太卑鄙了。”
    “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杀了他太便宜了,先挖了眼睛,再…”
    陆隐真的无语了,他再次看向青莲上御,这些女子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青莲上御的态度。
    如果面前这个不是青莲上御,陆隐早跑了,这些女子岂能拦住他?
    “好了,都别说了,为师自有主张。”青莲上御开口,声音平静,听不出喜怒,倒还算柔和。
    他看着陆隐:“你来自下方宇宙。”
    那七枚灵种震动,好似都看着陆隐:“下方宇宙?灵化宇宙?”
    “怪不得气息不对,不是我们九霄宇宙的气息。”
    “好大的胆子,灵化宇宙的竟然敢偷看到业海来了,是不是要反天?”
    “听说御桑天就不是好东西,这家伙肯定跟御桑天一伙的。”
    “果然是小贼…”
    青莲上御皱眉:“好了,都退后,再说一句,为师就把你们送回去,永远别来了。”
    此话一出,七枚灵种当即退的远远地,这句话杀伤力太大。


同类推荐: 无限之催眠术士快穿女主是个真大佬恋者同途神龟大人吸猫记恶犬有个坏主人神级穿越者超级玄师系统超能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