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自由之缚(奴隶制X赛博朋克) 24故事二:野鸡14(血腥慎入:人兽/畜生/杀

24故事二:野鸡14(血腥慎入:人兽/畜生/杀

    【章前警告?】:
    本章后半段涉及血腥暴力,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宝子请勿阅读!
    55
    “凌,不要Caesar,会、会死人的,你放过雪吧……”
    Caesar是楚的狮犬兽,B1只要看到它,就会浑身发抖,有时甚至喘不过气,所以我想那应该是一头比Prince凶残得多的畜生。
    我扶起了雪,脱下衣服,给她披上,然后跪到了她的身前,抬起头,乞求地望向凌。
    凌收回了手。
    他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注视着我。
    我有些害怕。
    “凌……”
    “凌,”
    虹也走出了暖亭,披着同样华贵的斗篷,只是他虽然在对凌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我,带着恶劣的笑意,
    “你的柒为了一个奴隶差点连命都不要了,她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吗?”
    什么关系?
    我和雪都是女孩子,能有什么关系?
    虽然听不懂虹的话,但我也知道他没安好心,楚的侍从牵来了Caesar,它刚进入花园,就闻到了刚才残留的信息素的气味,眼睛瞬间泛红,兴奋地不断低吼。
    雪啜泣起来。
    我刚想再乞求凌,就听他道,
    “五鞭还不够,想挨五十鞭,是吗?”
    我瑟缩了一下。
    凌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他与虹和楚不一样,他是一个好主人,一直很宠爱我。
    我看着上方冰冷冷的凌,委屈地直想掉眼泪。
    凌看着我眼里越聚越多的雾气,终于又开了口,
    “柒……喜欢C913吗?”
    我连连点头,抱住了他的腿,这是这两年我养成的习惯,
    “我、我喜欢雪,凌,我求求你放过雪,好不好?”
    我从前不喜欢雪,雪才会这么倒霉,那现在我喜欢雪了,雪就不会这么倒霉了吧?
    “这样啊……”
    凌笑了,他接过一等女仆递来的手帕,蹲下身,轻轻给我擦去了眼泪,
    “不哭了……厨房准备好了点心,都是你爱吃的,我们回去,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凌不喜欢甜食。
    但叁个月前,在我赶走雪的第二天,庄园厨房就新来了一个点心师,从那以后,我每天都可以吃到不重样的超美味点心。
    我看着温柔起来的凌,心里好受了一些,也慢慢止住了哭声。
    凌一向心软,过去的两年,只要我一哭,他什么都会答应我。
    我想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凌抱起了我,转过身,向着后花园出口走去。
    主人已经离场。
    他们要结束这场无聊的赌局了。
    56
    “啊、啊……!”
    雪的尖叫声划破了整座花园的天空,却在瞬间被Caesar高亢的狮吼声掩住。
    他们……没有结束吗?
    我转过头,视线却被凌的身体挡住,他把我抱得更紧了,我看着他,他的眼里漾着微笑,格外温柔,
    “晚上我们还吃小牛排,好不好?”
    “雪……”
    我刚说出第一个字,就听到了雪的哭求声。
    “求、求Caesar少爷慈悲,饶、饶了我……”
    “噗呲——”
    皮肉绽开的声音传来,雪戛然而止,Caesar发出享受的低吼,我挣扎着抬起眼,全息投影启动,把现场的画面放大了数十倍、投影在了花园的上空——
    血肉模糊。
    成年人手臂般粗长的阴茎不断没入又拔出,顶端的倒钩牢牢勾住最深处的嫩肉,每一次凶猛的拔出,都能看到雪的整个宫颈。
    而在人兽交合处的下方,楚的女奴正伸长了脖颈,紧随狮犬兽的律动,为主人的爱宠含吮卵丸助兴。
    “柒,C913本来就是虹的奴隶,我已经把奴隶编号还给了虹,这是虹的私事,与我们无关……”
    “……少、少爷,求、求……慈悲,啊、啊啊!救、救救我……救救……妈、妈妈啊!”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
    我摔在了雪地上,手心火辣辣的疼,我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但我也顾不得回想,只爬起身,在凌抓住我之前,疯狂朝雪的方向跑去。
    雪越下越大,像刀子般砸在我的脸上。
    “柒!”
    无数的激光向我袭来,却又在瞬间停在了半空,我撞开了挡路的Linda,直直扑向趴在雪身上、还在疯狂挺动性器的那头畜生。
    我抱住了它的腰。
    愤怒的吼声咆哮,狮鬃炸在了我的脸上,狮犬兽扭过头,睁着猩红的眼,亮出了基因工程的杰作。
    那近似钢刀般锋利的狮牙。
    只要轻轻一下,就可以割断我的脖子。
    我怔住了。
    “救、救救我……妈、妈妈……救、救救我……”
    我看向了奄奄一息的雪。
    Caesar已经从她的体内退了出来,可雪的腿已经合不上了。
    她的腿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大张着,似乎被人为地掰断了,而在大张的两腿间,曾经漂亮的令我羡慕的肉穴,只剩下了一个巨大的、黑漆漆的洞,正不断涌出滚烫的血,满地的碎肉,像肠子一样滩在雪地上,猩红的尽头,雪的**挂在了Caesar高高昂起的阴茎上,仿佛一块彻底烂掉的抹布。
    “楚,你又赢了,果然还是B1最耐玩呢……”
    虹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带着不无可惜的遗憾。
    风吹过。
    那块“抹布”摇曳了一下。
    “杀人了。”
    我喃喃道。
    好像有什么突然崩坏掉了。
    杀人了。
    我对上那双猩红的眼睛,眼里倒映着嗜血的杀意。
    杀人了。
    畜生……杀人了。
    Caesar张开了血盆大口,我躲了过去,我也张开了嘴,对准Caesar的颈动脉,用尽全身的力气,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其实……我也可以当畜生。
    我也……可以杀人。
    咸腥的血瞬间灌满了我的口腔,牙齿崩开了,很疼,但我绝对不能松口。
    我没有武器。
    我只有我的牙齿。
    只要我不松口,我就有可能咬死它。
    咬死……他们这群畜生。
    狮犬兽暴怒了。
    愤怒的吼声几乎击穿了我的耳膜,我什么都听不见了,它从雪的身上爬了起来,疯狂甩动起身体,它的力气太大了,虽然我拽下了它一大把毛,却还是被甩了下去。
    我滚到了雪地上。
    它没有给我躲避的机会,直接扑住了我,然后张开血盆大口,朝我的脖颈撕咬过来——


同类推荐: 市长和他的两个美丽儿媳妇不一样的神豪系统我的同学小爸爸(全)奴隶母亲与我这个奴隶女儿驭奴无双(更新至80)优穴攻略系统快穿之女配来了快穿之掠夺(H/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