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野骨(骨科1v1) 22哥哥的耳朵红了 к𝒶ш𝒶уi⒏čô𝓂

22哥哥的耳朵红了 к𝒶ш𝒶уi⒏čô𝓂

    徐姿从一点多睡到晚上七点,醒来时小腹不疼了,但身上一点力气没有。
    很虚。
    她坐起,下身就涌出一股热流,让她动作霎时停下,低声咒骂着并上腿。
    洗着脸,她突然想起,自己睡着之前周京樾还在,不知道是什么时间离开的。想去找他说话,但她现在身体条件跟不上,一步路不想多走。
    换上新的卫生巾,徐姿再躺回床上,拿起手机,对添加周京樾微信这个行为跃跃欲试。泍攵jǐāňɡ在sё𝖕ǒгn⒏cǒм襡榢更噺璉載 綪荍蔵棢圵
    爱都做了不止一次,加个联系方式应该不会被拒绝吧。
    这样想着,徐姿输入他手机号,搜索后直接添加,没给自己留犹豫的时间。
    可消息发送过去,手机安静得惊人。
    十分钟过去,还是一点消息没有。
    徐姿急了,翻过手机,给周京樾打电话。等待音响了几秒,显示已接通。但话筒内没有声音,对方是故意不说话。
    “在忙吗?”徐姿声音很轻,“我刚刚加了你微信,通过一下行吗?”
    有两秒的空白,周京樾淡淡的声音传来:“有事就说。”
    看样子,是不同意加好友。
    顿了顿,徐姿心里还是不舒服,小声抱怨:“想你的时候就发个消息嘛,这样都不让……”
    见她没正事,周京樾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嘟嘟的忙音,徐姿随手把电话一丢,忿忿地躺在床上,继续睡觉。可情绪作怪,她睡意全无,辗转反侧十分煎熬。
    下床,她抱着自己的书本,去敲周京樾的门。
    周京樾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她以学习之由,进门行不轨之事。但今天她在经期,中午还疼得死去活来,晚上又主动上门,令人惊讶。
    两人站在门口,周京樾一副不让她进门的意思,目光俯下,口吻冷淡:“又想干嘛?”
    举高手里的书,徐姿没有笑,“学习。”
    她的回答让周京樾发笑,还是嗤笑,他看向她的眼神丝毫不隐藏嘲弄,缓缓道,“你来学习?骗我还是骗你自己?”
    徐姿眼神一本正经:“我认真的,我大姨妈第一天,能做什么。”
    “……”
    见周京樾还是不信,徐姿继续解释,“我想学习,真的,我想考个好大学。”
    这是她早就想明白的决定,只是近期玩物丧志,有点懈怠。不如趁着经期,趁她没法见色起意,好好学几天。
    或许是徐姿的眼神太过真挚专注,周京樾松懈了心防。
    对方不说话,也不让进,徐姿等不及了,再次缩低身子,从他臂弯下躲了过去。她灵巧地进入他的卧室,轻车熟路地坐在他学习桌旁边。
    翻开自己带来的书,徐姿伏案提笔,看起来真的是要学习。
    周京樾过去,视线掠过她肩头,看到她带来的书。是数学。
    “把你上次考试的成绩单给我。”
    纤长漂亮的眼睫眨了眨,徐姿抿唇,表情无辜:“我看了一眼,就丢掉啦。”
    考的分在班里倒数,她实在是没有保留成绩单的必要。
    再一次对徐姿的学习能力感到无力,周京樾弯唇笑了声。是很轻微的一个笑,但给人感觉还是高高在上,好像她是多么不堪的笨蛋。
    徐姿可以说自己笨,但别人不行,别人不可以鄙夷她。
    “我以前没机会学习,离开学校,我连住的地方都不安稳。”
    她翻着自己一贯都觉得枯燥的数学书,笑意带着自嘲,“我妈在那种环境上班,我们家也经常来陌生男人。我怕他们欺负我,我晚上就很晚回家,或者不回家……找个同学家住,但我经常去网吧,不麻烦别人。”
    修剪得圆润干净的指尖戳着硬邦邦的本子,没发出声音,却又震耳发聩。
    周京樾垂眼,拿过被她抠弄的本子丢在一旁。
    “我可以教你,你认真学,别……”
    说到这,他停顿,无声提了一口气,继续道,“别搞没用的,浪费时间。”
    徐姿笑着点头,“谢谢哥哥。”
    又是那熟悉黏腻的哥哥。
    周京樾心尖像是被猫抓了一下,拿过自己的书,坐到徐姿身边,认真地开始教她,从最基础的开始。
    徐姿也不闹了,注意力高度集中,专注地听着旁人求之不得的私教课。
    一开始,她有很多知识都听不懂,需要周京樾至少给她讲两遍。她以为他会生气的,或者嫌弃她笨,阴阳怪气嘲讽她,但他没有,他反复给她梳理她不懂的地方,直到再叁确认她真的会了才继续。
    那一刻,徐姿有种微妙的感觉,周京樾不是好哥哥,但是位好老师。有耐心,有思想,有能力。
    越看他越满意,徐姿在休息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眼尾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周京樾回头就见她痴痴在笑,下意识以为自己衣冠不整,起身进入洗手间。可他再叁检查,没发现自己有不雅的地方。从里面出来,他发现徐姿已经转过头,追着他的方向在笑。
    “笑什么?”他语气染上不悦。
    柔美面庞上的笑意不减,徐姿趴在桌子上,冲他勾了勾手,声音很轻,“哥哥你过来说,我没力气大声说话。”
    不知道她又在发什么疯,周京樾坐回原位。
    他刚坐下,徐姿就挺直腰身,手扶着桌面借力,上半身朝他倾来。唇瓣轻轻相贴,她又噘嘴亲了一口,发出啵的响声。
    亲完又不走,她狐狸眸含着娇笑,微微抬眼看他,靠近着说话:“哥哥太优秀了,我光是想想就止不住笑……想把哥哥占为己有。”
    说着,她又亲了他一口。
    随着撤离的动作,她脸上的笑意愈发浓郁,心里极其满足。
    接连被她亲了两下,周京樾抬起手臂擦拭唇瓣,狭长黑眸烁着厌嫌:“我说了,你再想这些有的没的,我不会教你。”
    见他真生气,徐姿赶紧拉住他手臂,柔着声哄:“知道……但这是休息时间嘛,哥哥不要对我这么凶。”
    “……”
    周京樾什么都没说,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沉。
    还生气?
    没有细想,徐姿从椅子上起来,并着双腿侧身坐到他腿上,双臂亲昵地圈住他脖子。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颈侧,她像只慵懒的小猫,在他皮肤上粘人地蹭了蹭。
    “哥哥……你碰了我两次,是喜欢我的,对吗?”
    她紧紧抱着他,闻着他身上清淡的雪松香,心神放松,漂亮的眸子缓缓阖上,舒适地哼了哼。
    周京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温柔到让她敢抱着享受安逸。
    他垂眸,看着窝在自己身前的娇小身影,刚想挖苦,脑海中突然浮现她中午哭泣的画面。平常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梦里竟然能在眼中涌出那么多眼泪,大滴大滴地打湿了枕巾。
    迟疑了。
    周京樾想推她的手僵住。
    在他颈窝放肆地蹭着,并没有得到驱赶和斥责,徐姿胆量更大,在他怀里抬起头,嗓音细腻:“哥哥,我好好学习,你给我奖励好不好?”
    目光似是凝了几秒钟,周京樾恍然回神,“什么奖励?”
    笑了笑,徐姿圈着他脖子的手臂愈发收紧,温热气息有意无意地环绕着他凸起的喉结,慢悠悠地说道,“比如我在学校考了多少分,你奖励我,可以吗?”
    能模糊猜到她想从他这里得到的,周京樾直白点破,“你要什么奖励?”
    闻言,徐姿认真地想起来,尾调拖长:“下次月考,如果我能上四百分,你亲我好不好?”
    “四百分也要奖励?”
    离得近,她清晰地听到了周京樾的冷笑,很短促,但极其尖锐。
    徐姿瞬间嘟起嘴,在他身上撒娇,“所以是亲亲嘛,等我哪天考上五百分,还要哥哥其他的奖励呢。”
    “你现在多少分?”周京樾的关心听起来很务实。
    眼神飘忽地想了好久,徐姿只能说出个大概,“好像是叁百出头……反正不好。”
    距离下次考试不到一个月,对于徐姿的能力来说,提升一百分并不容易。
    算是不想让她在学校丢周家的面子吧。
    “好。”但周京樾也有要求,“你考不过四百,我们的教课关系就停止。”
    “——好……的。”徐姿不情愿地拖长音。
    事情聊完,坐在他腿上的女人还不下去,周京樾颠了下腿,不耐烦地啧声:“下去。”
    徐姿最近越来越没规矩。
    一切都是从她扇他巴掌开始的。
    想到这茬,周京樾耐心消磨得更快,双手扶着她的腰,手动把她从腿上推下去。
    恋恋不舍地下来,徐姿撅起的嘴巴久久没有放下,站在他身边,眼神楚楚可怜:“哥哥,我们和谐相处好不好?让我跟在你身边,要是你哪天有女朋友……我会离你远远的。”
    周京樾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从小到大,他就没喜欢过谁。
    见他不说话,徐姿以为自己有机会,软沓沓的身子又粘上来,轻车熟路地坐在他腿上。抱着他脖子,她的唇贴在他耳侧,娇滴滴地说着悄悄话:“在哥哥有女朋友之前,属于我好不好?我很乖,不会让他们发现的……”
    “以后别往我腿上坐。”
    没理她的诉求,周京樾直接把她推下去。
    “啊……”徐姿瞬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表情尴尬地看着他,脸色急速爆红。
    不知道她怎么了,但很明显她不正常,周京樾目光防备地看着她。
    “漏了。”
    徐姿笑意僵硬,在她漂亮的脸上显得有点丑。
    就刚刚那一下,她下身不妙,让她明显感觉到危险。现在蹲在这,她的情况已相当不好。
    周京樾大概明白她的麻烦所在,表情无奈:“所以呢?这是我要解决的问题吗?”
    “不是……”
    红着脸,徐姿躬着腰从地上起来,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破罐子破摔地跑回自己房间。
    房间门关上,周京樾被搅得浮动的心安稳落地。
    徐姿和他长久的认知一样,不聪明,每天都蠢蠢的。她可能一直以为自己的勾引功夫多么到家,可这样的女人,要不是他甘愿放纵,她永远没机会上他的床。
    周京樾突然开始批判自己,觉得自己有错在先。
    ……
    回到房间,徐姿换了干净衣物,垫了一片420的卫生巾,才折回周京樾的卧室。
    他还坐在原位,正低头写东西,植根修长,骨节分明,握笔动作也很好看。
    徐姿心虚地坐回原位,心里一点旖旎心思没有,翻看刚刚她记的笔记,在白纸上演算数学题。
    听着笔尖滑过白纸的舒心声音,周京樾余光注视着她,别扭的心安定很多。只要徐姿不胡闹,他就能享受安静。一旦她别有用心,他就会生出厌嫌心理,警惕她小叁女儿的身份。
    “你要是不舒服就等……好了再来。”
    潇洒苍劲的字体落在本子上,周京樾写着自己的卷子,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
    但偏偏,徐姿察觉到这是关心。
    垂着眼睫,她嘴角缓缓勾起,嗓音甜腻:“舒服,谢谢哥哥给我买药。”
    提到中午给她带药这件事,周京樾突然想到裴诫的玩笑话。尽管了解对方只是嘴贱,他还是嘱咐了一句:“离不必要接触的男生远一点。”
    他把裴诫划分到徐姿不必要接触的男生范围内。
    殊不知,这话模糊不清,很容易引人误会。
    尤其会让徐姿误会。
    她停笔,转头看他,微挑的狐狸眸里面亮晶晶的,问道,“哥哥……不喜欢我和其他男生接触吗?”
    “不是。”周京樾实话实说,“和某些人接触,他会伤害你。”
    比如裴诫,那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场浪子,玩儿徐姿这样笨的女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徐姿和裴诫只打过一次照面,那时候,她还没有被周京樾以妹妹的身份介绍,与他自然不熟。此时,周京樾又没详说,更加让徐姿误会。她笑了笑,乖巧地应声:“好,我以后只和哥哥一个男生接触。”
    不是这个意思。
    周京樾有口难言。
    但仔细想想,只和他接触,裴诫不会找她麻烦,她也不会找阚泽麻烦。
    好像,对他们大多数人是有利的。
    不知有多久,徐姿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毫不浮夸,眼睛里有潋滟的星星,直勾勾的。
    “看你的书。”
    周京樾被那道炽热的目光看得心里躁乱,极其不自然,凛声打断她,“不写作业就回去。”
    闻言,徐姿柔美的面庞露出得逞的笑,低头看书,慢悠悠地说道,“是房间太热了吗?哥哥的耳朵红了。”


同类推荐: 野骨(骨科1v1)痛感治愈(1v1 sm)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娇宠皇妃:殿下,我不约极限飞行私下辅导(年下师生1v1)杀死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