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野骨(骨科1v1) 14你是在故意弄脏我的手吗

14你是在故意弄脏我的手吗

    见周京樾铁了心不管她,徐姿躺在地上缓了缓,自己爬起来。
    她穿上他的外套,没有要送还的意思,甚至裹得很紧,让他衣服上淡淡的雪松香气将她完全包裹。
    徐姿深吸一口,有感而发,“这就是哥哥的安全感么。”
    “……”
    周京樾现在已经看透她,她非善类,心里都是弯弯道道的算计。
    面对她,他轻易就会失去礼节和教养,声线冷厉,“去买药,当着我的面吃下去。”
    徐姿当然知道是什么药,弯唇一笑,乖巧地点了头。
    把干洗店关了,徐姿跟着周京樾往外走,知道哪里有药店,她走在前头。清楚周京樾会盯着她把这件事做完,她中途没有回头,只是给姥姥打了电话,说店里工作忙,晚上得晚点回家。
    周京樾与她隔了三四米的距离,没听到她话筒内的骂声,只当她又和不三不四的人联系。
    加快步伐,他走到她身边。
    徐姿刚挂断姥姥的电话,手机还没放进兜里,余光就看到与她右肩并列的周京樾,吓得倒吸一声冷气。
    “别耽误时间,我一会儿还要回去。”
    周京樾口吻冷淡,催促她。
    纤长眼睫轻眨,徐姿的狐狸眸闪着狡黠的算计,“哥哥晚上回去太赶了吧,不如在这住一晚。我帮你订酒店,保证你……舒服。”
    说着,她的手就要挽住他胳膊。
    没有犹豫,周京樾反手一推,与她拉开距离。
    “滚开。”
    他岂会不知她话里的暗喻,就是在勾引他。
    给牛奶里加安眠药,在他房间里放摄像头,趁他意识不清醒同他上床,这都是徐姿做出来的事。在周京樾这里,自然对她没有好话。要不是这么多年的教养加持,他现在恨不得让她跪地求饶,才能解心里的愤恨。
    他讨厌她下贱的妈,没想到,她骨子里也流着那样肮脏的血。
    做出勾引男人的事。
    还是和她有血缘的亲哥哥。
    一路踉跄,徐姿所有的主动都被周京樾隔绝,直到站在药店门口。
    徐姿不进去,转头楚楚可怜地看着周京樾,“哥哥,我还小,不敢进去买避孕药……”
    没理她,周京樾径直走进去,丝毫没见有羞耻和逃避。
    很快,他就从里面出来,药盒上写着72小时紧急避孕的字眼。
    徐姿看了只想笑,一副并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的散漫和随意。
    周京樾现在只想赶紧和她一刀两断,以后再也不要见面。
    “去买水。”他推了她一把。
    沿着路边往前走,徐姿看着两边门店,在找超市。周京樾边走边看手机,想买一会儿回京北的高铁票。可偏偏,今天的票没有了。而这个小县城没有机场,他只能改订酒店。
    找了一家当地最贵的酒店,周京樾嗓音淡淡的:“一会儿乖乖吃药,以后别再到我家,我就饶你一次。”
    “不饶我会怎样?”徐姿现在算是完全撕下伪装的面具,扭头眼底盈满水雾,故作无辜,“哥哥会再操我一次吗?像昨晚那样压着我。”
    “……”
    周京樾难看的表情像是吃了苍蝇。
    见状,徐姿又往前一步,细眉蹙起,表情更纯更可怜,“哥哥好大的,操我操得特别疼。要是生了气插进来,肯定会把我操怕,以后避而远之。哥哥,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你说什么我都会听。”
    她说这么多放浪的言词,周京樾却丝毫没有记忆。
    今天醒来,他也只是有着模糊的感觉。让他对此无法产生质疑的关键,是床上留存的精液和血,
    徐姿是不是真的处女,他不在乎。
    他不会用恶意的眼光揣测她之前的生活。
    “我们不该有关系,但既然发生了,就到这结束。”周京樾不想骂她,也不会发疯,就是很冷淡的,和她到此为止。
    徐姿势在必得的神情一恍,看着这张与周建昌如出一辙冷薄寡情的面孔,轻轻笑出声,“哥哥,不用买水了。”
    话落,她拆开避孕药的盒子,按服用说明取了药片,当着他的面,生生干咽下去。
    “那就到这结束吧。”徐姿紧攥着药盒,脸上的笑意未有收敛,口吻乖巧,“虽然现在还早,但……哥哥晚安。”
    “……”
    看着转身离开的徐姿,周京樾心脏像是被攥了一把,泛起诡异的不适。
    她这回乖得让他震惊。
    但仔细想想,她已经从京北的豪宅回到破落县城的干洗店,已经做出和他一刀两断的选择。从此以后,他们不会再见面了。
    收回放远的视线,周京樾在路口打车,告诉司机去订好的酒店。
    这的酒店远远比不上京北,但钱到位,环境也过得去。他进来先洗澡,打算明早回京北。
    刚从浴室出来,房间门就被人敲响。
    他在酒店订了晚饭,算算时间,大概是工作人员送来了。
    可打开门,站在外面的是徐姿,她还穿着和他见面时的衣服,肩上落着他的外套。
    “跟踪我?”
    周京樾冷眼睨着她,为自己之前的考量后悔。
    徐姿是妓女的女儿,那会有羞耻之心。嘴上说得再好听,也不耽误她下一秒反悔。
    见周京樾抵着门不让她进,徐姿仰头,眼眶瞬间挤出眼泪,楚楚可怜地开口:“哥哥,你收留我一会儿好不好?我回不了干洗店了,门口有黄毛的人堵我,我要是被他们抓到,就……清白不保了。”
    哭得很可怜,可周京樾无动于衷,“滚。”
    徐姿不走,还想纠缠,身后响起一道男声。
    是来给裴晟送晚餐的服务员。
    跟着餐车,徐姿灵敏地钻进去。
    周京樾想拦,服务员正好出来,他便不好做出张牙舞爪的失态样子。
    “先生,祝您用餐愉快。”
    ……
    房间门关上,周京樾转头,发现卧室地板上都是她脱下来的衣服。
    从头到脚,脱得又快又彻底。
    连内衣和内裤都没留下蔽体。
    他还没躺过的床被她睡了上去,雪白的棉被盖住她身体的全貌,只露出一张娇美清纯的小脸,上面红扑扑的。
    “别逼我把你光着身子丢出去。”
    周京樾再次警告。
    但这对胆大妄为的徐姿毫无威慑力,她从不怕周京樾,此时尤甚,她轻眨着绵长漂亮的眼睫,嗓音轻柔:“哥哥,我们今晚一起睡好不好?我害怕……”
    怒气上涌,周京樾只想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丢出去。
    快步走到床边,他的手探进去,精准攥到她细瘦手腕,把她身子拉了起来。
    白花花的身体映入眼帘,周京樾微微侧目,脸部线条绷得凌厉,嗓音森然,“现在,马上,穿好衣服,滚出去。”
    见他不好意思看她,徐姿跪坐在床沿,直接扯下虚围在身前的被子。
    她在示弱,仰头看他,左手紧攥着他宽大白T的下摆,语调哀婉:“哥哥,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不等他回答,徐姿趁空挣脱他大掌的束缚,两只手撩起他上衣下摆,头钻了进去。
    绵柔布料笼罩着她纤瘦的身子,她手扶在他劲腰两侧,在昏暗的衣服里面探出舌尖,轻轻舔上他刚被触碰就凸起的乳头。
    “嗯……”
    周京樾没想到,在他清醒的时候,徐姿会发骚至此。
    想拎着她藏在他衣服里面的手把她丢出去,周京樾偏移的目光收回来,却无意间看到她埋头在她身前,露出的两瓣雪白臀肉。在塌陷下去的纤细小腰后,是她生来就挺翘的臀,此时正极其性感地微微摇动。
    看得久了,周京樾狭长的冷眸染上些红。
    “啊……”
    徐姿一边用舌头打圈舔吸他的乳头,一边发出暧昧舒服的呻吟,勾引他的心思丝毫不加隐藏。
    在周京樾犹豫的这两秒,她的手已经探入他短裤腰际,眼看就要伸进去。
    反应过来,周京樾一把按住她的手,凛冽嗓音染着寒沉,“徐姿,别骚得让我恶心行不行。”
    这是谨守教养和细节十八年来,他说过的最难听、最过分的一句话,是徐姿一步步打破他温雅的自我要求。
    闻言,徐姿轻轻一笑,音调娇气:“哥哥,你喜欢我的……我们做过好多次,不算上次,还有亲亲、摩腹肌、我还坐在哥哥胯间,弄脏了哥哥的内裤……啊……”
    话还没说话,周京樾脱下身上的白T,用最原始的办法掐住露出身体全貌的徐姿,掐着她脖子把她拎起来。
    “哥哥……”
    徐姿被掐得脸色涨红,但她不怕,反而笑着,用自己的手开始揉胸,眼神含着挑衅的娇怯。
    无法避免,周京樾看到她白花花的身体,以及那一对大到随着他力气摇荡的奶子,丝毫没有下垂,饱满又坚挺地卧在她锁骨下面。
    她越放浪,他手劲儿越重。
    “额……”
    渐渐感受窒息,徐姿没有求饶,用力掰开他一根手指,低头含进齿间。
    “嗯……”
    模仿着舔弄男人肉棒的动作,她面色涨红得厉害,丝毫不妨碍她外露风骚。
    口腔紧致的吸嘬力裹含着周京樾的手指,他身上莫名一麻。尤其,面前的女人不着寸缕,白皙漂亮的身体折磨着他的眼睛,直观地刺激出人类最基本的欲望。
    他不是圣人。
    周京樾松开掐着她喉咙的手。
    见他放过自己,徐姿了然一笑,更卖力地含着他手指,发出暧昧的舔啧声,和柔媚性感的呻吟。
    眼神渐渐雾蒙蒙的,她欲求不满的样子很快显露。
    放开他被含吸得湿津津的手指,徐姿往床上退了退,双腿缓缓分开,把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暴露在他眼前。
    一手撑在身后,她细长白嫩的手指伸向腿心。
    随着揉弄穴口贝肉的动作,她脸上的表情更为动容放浪,轻咬贝齿,溢出隐忍不住的细密喘声。
    “哥哥,流水了……嗯……”
    徐姿细长莹润的脖颈往后仰着,乌黑长发像是丝绸倾斜在浅色床单上,更显得她娇美诱人。
    没有垂眼去看她自慰的腿间,周京樾面容绷得凌厉,眼神遍布情欲上涌的动荡情绪。可不看不代表听不到,房间安静得很,她自己揉穴的水声敲击着他此时脆到随时崩坏的理智。
    “啊……”眼看自己就要吃到肉,徐姿加快了揉穴速度,开始用语言刺激他:“哥哥已经操过我了……好舒服,一点都不疼……哥哥射了那么多,也很爽是不是?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没人知道的……”
    周京樾突然觉得徐姿说的有道理。
    就算他现在再操她一次,她也不敢告诉周建昌和姜芹。
    一旦被人知道这件事,她肯定会被赶出周家,远比被他驱逐严重得多。
    往前走了两步,周京樾大掌攥住她纤细脚踝,眼神阴鸷,一把把她拉过来。
    “啊……”
    自慰动作被迫停下,敞着腿的徐姿被他带到身前。
    仰头看着眼神像要吃人的周京樾,徐姿娇俏一笑,松缓手上力气,顺从地躺到床上,用脚掌去踩他已经鼓起大包的胯下。
    “温柔点,哥哥……”
    她此时还有志在必得的笃定,眼角弯了弯,原本的狐狸眼更为上挑,对他笑得明艳动人。
    浓重意味的挑衅,周京樾高傲的自尊被触及,转头看到自己洗澡时摘下的腕表,伸手取了过来。
    徐姿不知道他拿表做什么。
    直到,镶钻的表带抽到她娇柔稚嫩的逼上——
    “啊……”
    徐姿疼得缩起双腿,笑意尽敛,嘴角微微颤动。
    没空看她脸上的表情,周京樾盯着她被打得泛红的逼,竟然流出一大股淫水,把她干净的贝肉润得水色潋滟。
    深受这淫靡一幕刺激,他又抽打了一下。
    “嗯……”
    徐姿这回有准备,但还是溢出长长的呻吟,急速喘息让她高耸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诱惑冲击而来。
    看着不动声色后退的徐姿,周京樾伸手在她逼上摸了一把。
    这一真切地碰上,徐姿穴口又涌出一股水,里面泥泞软烂。
    抬起被淫水打湿的手,周京樾两指缓缓撑开,中间拉扯出藕断丝连的黏液。
    “你是在故意弄脏我的手吗。”
    薄情顿显,他嘴角嘲弄勾起,眼底没半点温度。


同类推荐: 野骨(骨科1v1)痛感治愈(1v1 sm)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娇宠皇妃:殿下,我不约极限飞行私下辅导(年下师生1v1)杀死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