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蒲公英的第四人称 5

5

    星期二的夜晚,程玉邀我到酒吧喝口鸡尾酒,我抬头望向台北市向来都是雾霾的天空,竟在朦胧之中发现了几颗星星。
    今年台湾的秋天直到九月底,天气才开始变得寒冷,但也不到深秋时节的冻和麻。我将这种要秋不秋、要夏不夏的「浅秋时节」称为「夏与秋的吻」。
    我和程玉便是在这样缠绵繾綣的吻中相遇的。
    我们读的专业都是设计,毕业后便各出一半,开了一家设计工作室,并以网购的方式卖出单品。
    好不容易做到了二十九岁,品牌终于开了一家实体店面,开始为这些商业和资本的事情而奔忙,本来常常一起坐在里头设计的小工作室也渐渐蒙上了一层灰尘。
    品牌名称以我们两人的名字命名,本来是准备叫作「玉仪」的,但程玉显名字老气,便换了一个古怪的名字:「集运仓」
    一问之下,她才解释道:「『集』这个字的谐音就是『季』,『运』这个字就是我的『玉』再加上了个ㄣ,就这样取吧!在一眾英文品牌之中,我们是如此的与眾不同啊!」她边说着边画品牌的商标,我无奈,却也觉得她可爱,便顺了她的意。
    我来到她跟我约好的那间酒吧门口,尽量不明显地观察着周遭,静待程玉的到来。却不想她早已进店,而我却还傻愣在那等着。直到我转头看向店里时,才终于发现了她一直高举着的手。
    此情此景,不禁令我想起了辛弃疾的那句:眾里寻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酒吧里确实灯火阑珊,我不大习惯地调了调身下椅子的高度,直到找到满意的高度后,才抬头细细地打量程玉今日的装扮。


同类推荐: 梦见必死未来后抱紧女主大腿(gl)恐慌世界缚罪者[刑侦]法医解语法医秦明系列第二卷:众生卷1天谴者逆流大时代之金融之子向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