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农业巨头从1983开始 第39章 挺有意思的

第39章 挺有意思的

    到了养鸡场门口,只见牌子上写着二道湾养鸡场六个字,这也是李耒刻意为之,让人一看就误以为是村里办的养鸡场。
    于静姝果然误会了,“你们村挺有气魄的么,敢办这么大的养鸡场?”
    “谁不想日子过得好一些呢?”李耒乐得她如此误会,也没反驳。
    “走,我带你进去看看!”李耒带着于静姝走进养鸡场,到处参观起来。
    敞亮的鸡舍,密密麻麻的鸡笼,门口的消毒池,实验室里标有英语单词、一看就觉得先进的进口设备......这些都让于静姝目不暇接。
    “好干净的养鸡场啊,跟我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有句老话叫做‘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养鸡场要是不注意卫生,就很容易闹出疫病,那这些鸡就全完了,所以不弄干净点不行啊!”
    “这仪器是干嘛的?”
    “氨基酸分析仪,用来检测饲料中氨基酸含量的,家禽必需氨基酸有11种,主要有赖氨酸、蛋氨酸、色氨酸、苏氨酸等,这些氨基酸需要从饲料中获取才能满足家禽最大生长需要。”
    现如今,大多数养殖机构都非常关注饲料中蛋白质的含量,并一直把蛋白质这个指标作为评价饲料好坏的标准,但是家禽对蛋白质的需要实际上是对构成蛋白质的多种氨基酸的数量和相互比例的需要。
    日后,在鸡的日粮配合中氨基酸指标已逐步取代蛋白质作为计算日粮配方的指标,蛋白质指标只作为参考而已。
    一路上不断地问着各种问题,手上的笔基本就没停过,她越看越觉得这次是来对了,等回去之后一定能写出一篇好文章来。
    养鸡场从里到外转了一遍,俩人回到李耒的办公室里,继续进行采访,于静姝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干部不当,而要回村来养鸡场呢?”
    这个问题李耒自己也想过无数次,按道理说自己有的是轻松赚钱的机会,别的不提,单就他脑海里记得的那些粮油期货市场上的大波动,就足以让他赚到海量财富,和炒期货的轻松相比,办养鸡场那是又脏又累。
    “我想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给你姨夫说过的话吧!我在特区那边赚了一些钱,而且还不少,要是只图钱的话,我就留在特区去正大康地公司上班了,正大康地的谢总可是给我开了两千一个月的高薪!”
    “说实话当时我也有些动心,但是有次和谢总聊天的时候,我好奇地问他,他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辛苦的工作呢?”
    “谢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我讲了一个理论,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指出,人们需要动力实现某些需要,有些需求优先于其他需求。”
    “而这段话日后被他延伸出了著名的马斯洛的需求理论,他把人类的需求分为五类,从层次结构的底部向上,需求分别为:生理需求,比如食物和衣服;安全需求,比如工作保障等;社交需要,类似友谊、爱情等;尊重和自我实现,比如社会的认可等。”
    “谢总告诉我,他出身比较好,前几个层级的需求他都已经实现了,不用为生存、安全、社交等问题担忧,但是他仍然需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向别人证明,他可不是有钱人家的纨绔少爷,他有能力让正大变得更好!”
    “我当时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开始对照这个理论思考自己的问题,食物和衣服我已经不缺了;工作的话,无论是体制内的稳定工作,还是外企的高薪工作,对我来说都是唾手可得。”
    “社交需求,我虽然暂时没有爱情,可也不缺友情;尊重的话,我是大学生,到哪儿都会被人高看一眼......这么一想,我似乎和谢总一样,只剩下自我实现的需求了!”
    李耒在上一世一直读到了博士,这固然有就业市场卷的太厉害,学历太低不好找工作的缘故,可要不是对农业还有几分热爱,他也撑不到博士,估计早就转行了,跨专业学个计算机,毕业去当程序员不香么?
    他也曾经为袁老的一次次突破而感到欣喜,为圣农集团打破国外企业对白羽鸡种鸡的垄断而激动......并无数次设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做出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让中国农业产业某个小领域获得一丝小小的进步,如此也不枉学了十来年的农业了。
    只是那时候的竞争实在是太激烈的,要想取得成绩谈何容易!而现如今,他带着后世的学识回到八十年代,那能做的可就太多了。
    养殖、育种、饲料、化肥、农产品加工、经济作物种植、农药、物流、冷链、农机......任何一个领域都大有可为。
    对一名农学博士来说,要是能在这些领域提前做出一些成绩,推动农业产业的进步,那获得的成就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这番话对我产生了很大的触动,我开始思索,对我来说要怎么做才算是真正实现自我价值呢?”
    “在正大康地公司的那段时间里,我阅读了不少资料,深刻地感觉到咱们国家农业和欧美发达国家的差距;当时就下定决心,想为咱们国家的农业进步做点事情,于是便有了这家养殖场。”
    于静姝此前没接触过马斯洛需求理论,不过听完李耒的话,一段熟悉的话语马上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
    此时的大学生都是天之骄子,是真真正正的国家未来的主人,心系国家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所以于静姝并没有觉得李耒的话太过中二,而是由衷地感到佩服,自己还没有找到未来的方向,人家已经确定目标开始努力了。
    回想起自己之前采访的那些人,于静姝心里嘀咕着,这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 肉肉屋


同类推荐: 疼爱那个病娇[穿书](快穿)爱上白莲花松风吹解带快穿:宿主她一心求死阮小离诱君我和盛先生帝王路赚钱的正确姿势[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