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我用闲书成圣人 第683章 剧情杀,怎么破?

第683章 剧情杀,怎么破?

    循环了?
    陈洛坐在床上陷入了沉思,小丫鬟见陈洛发呆,连忙娇滴滴道:“少爷,咱们赶紧更衣吧。不然管家夫人要责罚奴婢的……”
    陈洛回过神,又看了看小丫鬟,想了想,暂时按捺住心中生起的无数个疑问,从床上下来,任由小丫鬟替自己更衣。
    而同时,他的脑中也在心思飞转。
    这里是一个新世界吗?
    目前来看,大概率不是,很可能就是忘川这个诡迹秘地。
    陈洛重新回忆之前麟皇曾经和他说过的这些幽冥诡地的由来。
    当年两界分崩,原本覆盖幽冥的古天道化作了碎片,这些碎片有的只是单纯的天道之源,有的则蕴含着天道规则。
    后来在岁月的流逝中,大部分碎片都被幽冥吸收,但总有一些强横天道规则抗拒幽冥,自行演化出一个个空间,这些空间,就是幽冥诡地。
    因为这些规则少了完整天道的约束,所以会发生一些异变,不过无论如何诡秘,在根子上还是和古天道有关,有迹可循!
    “所以,如果这里真的是忘川的话,那先要明确这里的古天道规则!”陈洛心中有了一个想法,此时,丫鬟也已经替他更衣完毕。
    一切就和上一次一样,陈洛跟着丫鬟穿廊过桥,来到了府宅深处的小院。
    “再从这个爷爷口中试探一下。”陈洛心中打定主意,“问问他关于城外大河的事情!”
    这么想着,陈洛走进小院中。
    “孙儿给……嗯?”陈洛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楞在原地,脱口而出,“你是谁?”
    原来面前的老者,并不是他第一次见到的“爷爷”,而是另一个人!
    这人看上去有些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对面的老者听到陈洛的问题,微微皱了皱眉头:“怎么了?自己爷爷都不认识了?”
    陈洛一惊,看了看站在旁边的管家,那管家倒是没变,此时只是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
    “啊,爷爷恕罪。孙儿昨日看书太晚,一时间有些恍惚!”陈洛连忙开口解释道。
    看来并不是完全循环,这处秘境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变化。
    那老者上前,伸手抓住陈洛的手腕,似乎在为陈洛把脉,口中说着:“脉象倒是平稳,不像是中了风邪。”
    说完,老者收回手,笑道:“日后若是睡得晚,就不必来请安了。年轻人,睡得足是好事!不像我们这些老骨头,不敢多睡,怕睡着睡着就再也睁不开眼了。”
    “爷爷身体强健,寿比南山不老松,一定会长命百岁的。”陈洛连忙附和了一句。
    “哼,你父亲就教会你这些口舌吗?”老者嘴上说着嫌弃,表情却是一副开怀的模样,“好了,你先回去再休息休息。过几日老夫要考教你的功课!”
    “是!”陈洛连忙行了个礼,也不敢再多问什么,连忙退出了小花园。
    ……
    “爷爷”换了人让陈洛更加疑惑,丫鬟没变,管家没变,怎么单单是和自己这个身份最有关系的“爷爷”变了。
    这里面是有什么秘密吗?
    陈洛一路思考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走着走着,突然脑中一道闪电划过,让他脚步一顿。
    他想起来了!
    那个“爷爷”的脸,他知道为什么自己觉得面熟了。
    是那个“八香汤”店里的掌柜的!
    不过上次自己去八香汤店铺的时候,那掌柜的不过四十岁上下的样子,现在换成了他爷爷那般八十岁左右的模样,所以一时间只是面熟,但没有认出来!
    想到这,陈洛连忙朝府邸外跑去。
    如果“八香汤”掌柜的成了自己的爷爷,那现在那里的掌柜的又是谁呢?
    ……
    陈洛一口气跑到了“八香汤”的店铺,小二连忙迎了上来。陈洛仔细看了看,嗯,小二没有变。
    陈洛来到上次自己坐下的桌子旁,看了看周围,上次虽然没有留神,但是还有些印象,前桌是一对爷孙,左边那一桌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大汉,这些都没有换人。
    “小二,你们掌柜的呢?”陈洛开门见山问道。
    小二楞了一下,说道:“这位客官,我们掌柜的出门有点事,马上就回来。您找他有事吗?”
    陈洛想了想,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们店里的八香汤做的不错,想问他愿不愿意去京城开一家,本公子出资。”
    那小二一惊,连忙陪着笑脸道:“客官您稍坐,我去喊掌柜的回来。”
    说着,那小二对另一个人示意给陈洛上一份八香汤,自己就匆匆走了出去。
    此时陈洛也留下些心思,竖起耳朵偷听周围人的谈话。
    “今日天气不错,正是出游的好时候啊。”
    “听说翠轩阁的小云烟昨日梳拢,不知哪里的豪客豪掷千金啊!”
    “刘二哥家里的孩子要生了,也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个带把的!”
    “我听说北边的蛮子想要窃取咱们的国运,被国师带人给破了阵。眼下蛮子那边受反噬了啊……”
    一条条市井议论传到陈洛的耳中,陈洛听了一通,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这时他的八香汤做好,端了上来。
    陈洛拿起八香汤,刚要喝一口,突然后面又被人撞了一下,手上一抖,碗里的八香汤洒落一地。
    “嘿嘿,我发了,我发了……”一个眼窝凹陷的中年人抓着陈洛的胳膊,兴奋地喊着,“我发财了,我发大财了!”
    陈洛一愣:嗯?不是范进?
    “哎哟,快出去,出去!”此时,那出门找掌柜的小二正好回来,见状连忙上前抓住那拉着陈洛的疯汉,往外面拖去。
    陈洛下意识要抓住那个疯汉,伸出手却没抓住。那小二似乎十分熟练,转眼就将疯汉拉了出去,陈洛正要追上去,一个身形富态的人挡住了陈洛的路。
    对方拱了拱手:“鄙人正是正是这间店铺的掌柜,听小二说,阁下找我?”
    陈洛一愣,打量了一下对方。
    这是一个之前没有见过的人!
    不对,见过!
    陈洛脑中飞快回忆,一个人影迅速和面前这掌柜的重合起来!
    这是那个在衙门口被杀的吏员!
    见陈洛看着自己有些出神,那掌柜的误以为陈洛被刚才的情况吓到,解释道:“那个疯汉叫沙竹攀,原本在我对面开了个茶庄。”
    “老想着一夜暴富,一年时间,结果上了别人的当,把家当都赔了进去。老婆带着孩子投了城外的大河,人就疯了。”
    “唉,也是可怜人!”
    陈洛微微皱眉,又变了?
    “爷爷”和这个“掌柜的”,是对应的变化,但是这沙竹攀怎么也变了?
    那是不是说,这个城里其实还有一个没有考中的范进?
    “不对!”
    陈洛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无论是范进还是这个沙竹攀,都发生了碰撞自己,然后打翻了自己手中八香汤的事情,而且他们的对话对象非常明显,就是自己!
    问题是,自己的行为是随机的啊!
    假如自己不走进这八香汤食铺,那他们还会出现吗?
    新的问题在陈洛的心里冒了出来。
    不要慌,不要慌,遇到新的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学习那些大反派。
    绝对不能失去希望。
    要邪恶地翘起嘴角,冷笑着说一句“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这一瞬间,陈洛察觉到那个沙竹攀应该就是重要的线索。
    于是陈洛朝掌柜地拱了拱手,随后飞快地跑了出去。
    陈洛看到了沙竹攀走进了和上次范进一样的小巷,连忙追了上去。
    因为是重来一次,所以这一次他动作快上了不少,等追到小巷的时候,陈洛还能看到对方的背影。
    陈洛再度追上去,可是那沙竹攀转出了小巷,紧接着,一支出殡的队伍就出现在陈洛的眼前。
    这一次陈洛没打算避让,而是要直接冲过去,去追沙竹攀,但是当他看清那出殡队伍的时候,突然一愣!
    如果没记错的话,上一次捧着牌位的应该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怎么现在换成了一个五六岁的幼童?
    这里也变了?
    眼见沙竹攀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陈洛暂时也顾不上这出殡的队伍,直接从他们身边跑了过去,等转出小巷,却没有看到沙竹攀的身影。
    “你在找我吗?”突然,一道阴冷的声音在陈洛身后传出。
    陈洛猛然回头,不知何时,沙竹攀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此时的沙竹攀,哪里有之前疯癫的模样,整个人都阴沉着脸,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
    “你是谁?”陈洛沉声问道。
    “一切都将忘却,你又何苦执着追寻?”沙竹攀没有回答陈洛的问题,而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滴答!”
    一滴雨水落在了陈洛的脸颊。
    陈洛疑惑抬起头,就看到天空中有雨落下。
    “嗯?”陈洛皱起眉,“和上次下雨的瞬间不对啊。”
    突然,陈洛想起上次下雨时大河的异变,连忙抓起沙竹攀的手,说道:“先躲一躲,我有事情要问你!”
    可是就在此时,那雨水落在沙竹攀的身上,沙竹攀浑身立刻膨胀扭曲起来。
    在陈洛的视线中,沙竹攀的五官几乎被“挤”了出来,他的皮肤开始变成血红色,身上的衣服被挤爆,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肉虫。
    在他的身上,有无数的面孔浮现出来,嘶吼着,惨叫着。
    这是之前大河里爬出来的怪物!
    这一刻,天空突然阴沉下来,仿佛瞬间就来到了傍晚时分。
    那肉虫张开嘴,仿佛无数声音夹杂在一起:“忘记吧……忘记吧……都忘记吧……”
    肉虫叫嚷着,就朝着陈洛扑了过去,陈洛转身就逃,可是并没有逃远,就感觉到眼前一黑,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倒了下来……
    ……
    “少爷,少爷,快醒醒。”一声声催促声传入陈洛的耳中,陈洛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再一次缓缓睁开了眼睛。
    “又死了……”陈洛盯着已经不算陌生的屋顶,长叹了一口气,“算了,往好的方面想,这不是循环,只是无限SL!”
    陈洛看了眼旁边面色焦急的小丫鬟,直接从双上下来,张开双手:“更衣吧!”
    “我去给爷爷请安!”
    小丫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开始给陈洛更衣。
    此时,陈洛脑海也在飞速思考。
    “一切都将忘却,而我却执着追寻!”陈洛心中回想着之前那“沙竹攀”的话,心中暗自思量。
    “第一次的时候,我追过两次人,一次是范进,一次是那女刺客。但是两个都没有追上。”
    “或许说是差的太远,他们根本没有察觉到我在追他们!”
    “上一次,我速度快了一些,被沙竹攀,也就是第一次时范进的角色注意到了。”
    “所以发生了后面的变化!”
    陈洛心中大概估摸了一下,第一次大河异变,怪物从河水中爬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傍晚时分,而上一次沙竹攀异变,化作那大河怪物杀死自己,从时间上看,也就是上午巳时左右。
    但是当异变开始之后,天色变了,一天的时间仿佛瞬间消逝,那时间直接来到了傍晚时分,大体上和第一次大河异变的时间相同。
    还有一点,就是那雨水!
    两次都下了雨!
    “那么,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切都将忘却,是忘却什么?很明显,我保留了每一次的记忆啊!”
    “我执着追寻,他说的追寻,是指什么?是指我在追他这个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陈洛眉头皱起,这问题似乎越来越多了。
    嗯,事情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呢!(?_?)
    ……
    按部就班穿好衣服,去给“爷爷”请安,果不其然,“爷爷”的模样又变了一个人。
    陈洛不动声色,请过安后,和对方聊起了城外大河的事情。
    “那条河啊,据说很早就存在了。”爷爷听到陈洛的问题,缓缓解释道,“有位高人说,那河水不吉,需要人气镇压,这才有了鹅城!”
    “不过鹅城建城之后,倒是气运鼎盛,到现在除了几十个状元,朝中官员也不在少数。”
    “就是老夫,也有不少人说是沾了鹅城的气运,才官运亨通啊!”
    陈洛继续问道:“那爷爷,你见过大河边开的花吗?”
    “花?”老者一脸疑惑看向陈洛,“大河边的土地特殊,除了野草什么也种不出来,哪来的花?”
    陈洛张了张嘴,口风一转,说道:“我在一篇古籍上看到,说大河边原来有花,红色如火,向阳而开。”
    老者听到陈洛的说法,皱起眉,似乎在思索什么,足足半刻钟后,老者才重新开口道:“没有人见过那样的花。”
    “老夫年幼时也曾看过一部古籍,上面倒是提到了你说的那种花。”
    “是那指点建城的高人说的!”
    “他说,大河彼岸,有红色花,又名彼岸花。”
    “花开千年,叶落千年,叶落花方开,恰如生死,本是同根生,一生不相见。”
    说到这,老者喝了一口茶,道:“那高人还说,花开之日,便是鹅城生去死来之时。”
    “不过是些故老相传的趣闻罢了,你好好读书,休要将这些怪力乱神放在心上。”
    陈洛听到老者的对话,面上连连点头,心中却欢喜无比。
    彼岸花!
    蔓珠莎华!
    确定了,这里就是忘川。
    谢天谢地,自己还在闲书的世界里!
    太好了。
    之前虽然觉得大概率是幽冥秘地,但是心中还是忐忑,现在算是放心了。
    接下来,只要破解这处秘地就好了!
    ……
    拜别“新”爷爷,陈洛这一次没有直接出门,而是进入了书房里。
    他要重新理一理。
    到目前为止,出现的变数是:自己家爷爷、发疯的范进/沙竹攀、还有那支出殡的队伍。
    爷爷这里好像是出生必带挂件,可以改动的空间不大。
    那就是“疯子”和“出殡”这两个地方。
    如果自己不进八香汤的食铺,会不会遇上疯子呢?
    如果自己在疯子被小二拉出去之前就抓住他,他会不会变异呢?
    还有那个出殡队伍,难道每一次棺材里躺的都不是同一个人?
    嗯,去试一试!
    陈洛再次朝着府邸外走去。
    ……
    首先,陈洛尝试着进去八香汤的食谱,果然,在自己要喝汤的时候,又有人撞了自己。
    不过这一次,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要和自己比诗。
    人又变了!
    陈洛拦住了要拉他走的小二,听掌柜的介绍,这年轻人姓方,叫方仲永,年幼时也算神童,可越来越平庸,在一次做诗被群嘲后,就疯了。
    随着那方仲永歪着头,念出了一首打油诗后,陈洛随便应付了一个名句,紧接着,那方仲永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面色大变,喃喃道“你怎么可能比我厉害,你怎么能比我厉害”就跑了出去。
    等到陈洛追出去的时候,天空突然阴沉下来。
    随后开始下雨!
    在陈洛眼中,所有被雨水打湿的人都化作了大河怪物,朝着陈洛扑来……
    ……
    “少爷,少爷,快醒醒。”一声声催促声传入陈洛的耳中,陈洛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再一次缓缓睁开了眼睛。
    陈洛缓缓睁开眼睛,望着熟悉的屋顶。
    淦!
    又TM死了。
    ……
    更衣、请安、出府,陈洛这一次选择不进八香汤食铺,只是在外面看着。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什么都没有发生。
    按照之前的时间进度,这个时候自己都已经追了出去。
    “难道我不进去,就触发不了剧情?”陈洛皱了皱眉,决定先把“疯子”这一趴放下,去看看出殡那边的情况。
    走进小巷子,很快,陈洛就看到了出殡的队伍!
    果然,自己进入小巷子的时间也不一样,但是自己不踏入小巷子,这支出殡的队伍就不会出现。
    这一次,出殡的队伍又发生了改变,这一次,捧着牌位的人变成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
    陈洛留意看了一眼那牌位,上面居然写着“范进”的名字。
    “范进死了?”陈洛有些疑惑,眼看着那出殡的队伍就要从自己身边走过,陈洛一狠心,直接伸出腿,将抬棺的一人绊倒。
    这人摔倒在地,其他人顿时也失去了平衡,一时间这棺材歪歪扭扭。最终又有一人摔倒,那棺材彻底翻到在地。
    棺材盖被翻开,里面一具尸体滚了出来,陈洛仔细看了一眼,确实是第一次见到的范进!
    就在此时,那娇滴滴的小娘子不知何时站在了陈洛面前,问道:“公子,你为何要这么做?”
    话音落下,天空阴沉。
    一滴滴雨水落了下来!
    那面前娇滴滴的小娘子瞬间变化了模样!
    ……
    “少爷,少爷,快醒醒。”一声声催促声传入陈洛的耳中,陈洛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再一次缓缓睁开了眼睛。
    陈洛长长叹了一口气,怎么没完没了啊!
    ……
    “要不,摆烂?”陈洛犹豫了一下。
    假如自己什么都不管,就让事情顺其自然的发生,甚至自己都不去观测他们,那是不是就可以度过一个平安夜。
    等第二天到来,这个秘境就自然破了?
    陈洛觉得这个方法值得尝试一下。
    仔细回想,无论是疯子、还是出殡,都和自己密切相关,哪怕自己不去理会,但是也和他们发生了交集。
    或许许多人以为自己只要不参与就行了,但是他们不懂双缝实验,不知道观测也会影响状态!
    但是自己明白啊!
    破局的要点很可能就是这个!
    为了证实这一点,陈洛决定连爷爷那边也不去请安,直接在中途跑出了府邸,寻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一天时间,很容易熬的!
    就在陈洛这百无聊赖的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总算熬到了傍晚。
    这个时候,天空淅沥沥下起了小雨。
    一群怪物似乎锁定了陈洛的位置,朝他奔涌而来。
    陈洛:( ̄ェ ̄;)
    ……
    “少爷,少爷,快醒醒。”一声声催促声传入陈洛的耳中,陈洛感觉有人在推自己,再一次缓缓睁开了眼睛。
    毁灭吧,挺累的!
    这怪物袭城原来是个剧情事件啊!
    “关联在哪里呢?”陈洛皱起眉头。
    如果那些事自己不理会,就让他们顺其自然,但到了傍晚时分,依然会下雨,全城都会变成怪物;
    如果自己去干涉那些事件,就会提前解锁剧情事件,然后重新回到初始时间。
    简直就是剧情杀!
    貌似根本无法回避啊!
    难道重点不在这上面?
    陈洛想了想,除了疯子和出殡这两个事件外,自己还遇到了两个特殊事件——生子,还有行刺!
    或许,这两件事上有破绽?
    “去看看!”
    陈洛站起身,第N次走出了府邸!
    ------题外话------
    不出意外,这个小副本明天就结束了。
    不过这个小副本其实不是循环哦……


同类推荐: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网游之极品高手公子给徒儿笑一个(H)[HP]行于荆棘与繁花堕天(父子)龙游欲海(1-3部完结,荐)五行玄天决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