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12章 主与客

第312章 主与客

    技术的革命需要勇气与资金。
    可即便具备了这两项重要元素,其实还有一点尤为关键,那就是:需要被理解。
    从酒店到研讨会会场还有不短的一段距离,齐磊和南老坐一辆车,穿过魔都的大街小巷。
    齐磊很喜欢这种忙碌间隙的恬淡,可以闭目养神,也可以凝视早春魔都那抹跳动着希望的新绿。
    南老架着老花镜,注意力全在膝盖上厚厚的资料,嘴唇快速的开合着,在背“功课”。
    做为行业研讨会主要的发起人之一,在齐磊不怎么懂技术、拜伦的普通话又无法胜任的情况下,研讨会所有有关技术答疑的担子就都压在了南老身上。
    可是,其中很多项目其实南老也不熟,甚至需要从头学起。
    以至于,这位已过花甲的老人不得不连着熬了几个通宵,背下所有关键的技术参数。
    即使疲惫不堪,但南老却乐此不疲,谁劝也不肯放弃,因为身边的那个年轻人给了他一个名叫“希望”的东西。
    别忘了,老爷子是看着三石从无到有,看着齐磊在半导体产业一路跋涉过来的。
    虽然前路依旧艰难险阻,但南老太清楚了,他们从未离国际水平这么近过。
    齐磊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调笑说道,“我说南大爷,您还是歇歇吧,南大娘已经在找我算账了。”
    南老头也不抬,“嗯,那你南大娘的觉悟有待提高。”
    齐磊摇头,自知是劝不住的。
    但话是真话,现在要说这个地球上谁最恨齐磊,不是亚当斯,也不是夏普和那些被齐磊打败的对手,肯定是南大娘。
    “本来都是退休的年纪了,还被你们当小伙子使唤呢?”这是南大娘的原话。
    此时,南老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因为累是累了点,但老爷子累的心甘情愿。
    主动转移话题,“北美三石那边你不用盯着点吗?要不你去米国吧!你不在,我们还能放开手脚一点,起码能落个耳根清净。”
    齐磊,“……”
    突然一种奇异的想法升上心头,耿大爷和南大爷是怎么成朋友的呢?
    这完全就是两个极端,耿大爷是越上岁数脾气越好、越稳,而南老却正好相反。
    “对不住,让您失望了,那边还真不太用得着我。”
    南老一怔,难得地把头抬了起来,“米国人就这么让你放心?”
    齐磊笑着答道,“不是放心,而是真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
    之前说过,北美三石成立之初和华尔街就有协议,除了三石自身的技术,比如软件、系统、生态等等,其它的都不与中国三石共享资源。
    那个时候,齐磊在鲍尔森眼里只是一个可能赚钱的潜力股,他就是不想让你中国人占便宜,反正提什么条件齐磊都能答应。
    也就是说,中国三石和北美三石都在造智能机,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线。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齐磊在国内为了智能机披荆斩棘的时候,北美三石却要轻松惬意的多。
    “这么说吧!”齐磊很少说起北美三石的情况,南老也很少主动去问,因为没用,耽误工夫,现在正好借机好好聊聊。
    “咱们在国内上下翻腾、辗转腾挪的时候,北美三石的智能机项目部基本就在睡大觉。”
    南老一听,“这么夸张吗?”
    齐磊,“夸张吗?还好吧?”
    “单独把北美三石拿出来,可能都算不上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科技公司,项多算是一个产品整合商。”
    这话说的,南老羡慕的要死,“真好啊!”
    可不就是产品整合吗?
    一台手机,他们只需要做一个外观,设计个壳子。至于壳子里面需要什么,翻一翻配件供应商的清单,打几个电话,发几份传真,就行了。
    因为没有中国所面临的技术封锁和贸易壁垒,想用谁的就用谁的。
    至于同样面临的技术难题,就更简单了。通知鲍尔森和华尔街,强大的资本统治力会帮他们搞定任何技术。
    甚至手机内部的工业设计、布局、以及技术参数,都可以直接把中国三石的拿过去用。
    因为合同里规定了,中国三石的技术和成果是可以给北美三石用的。
    “唉!”南老摇头一叹,不再纠结,继续低头看资料。
    这就是现实,羡慕但不能抱怨,反过来还安慰齐磊,“别着急,咱们早晚也都会有的。”
    齐磊撇了撇嘴,“我怎么感觉您比我着急呢?您敢歇一会儿吗?”
    南老依旧低头,抽空回了两个字,“不敢。”
    ……
    ————————
    开会的地点在郊区的一个度假村,前几年乡一级政府牵头开发的项目,经营的很不错。
    因为是多个行业分开讨论协调,所以需要多个场地同时进行,且周期很长,还要提供住宿,这里就尤为合适了。
    老秦和马拓他们前天就到了,开始接待工作。
    此时与齐磊和南老碰面,老秦一搭眼就看出了南老脸上的疲惫,笑着说道,“您老别操那么多心了,我们都安排好了。”
    本是关心,却惹来了南老的不满,“有完没完?我这把骨头结实着呢!”
    呛完接着资料,背着手往里走,把老秦闹了个大红脸儿,“谁惹着他了?”
    齐磊则是对老北叔深表同情,“我磨叽他一路了。”
    老秦翻白眼,“难怪!你确实挺絮叨的。”
    齐磊,“……”
    我絮叨吗?怎么没感觉?
    倒是马拓无心闲话,“咱们先去哪个会场?”
    其实,拓爷的弦也是紧绷着,和南老差不多。
    毕竟年轻,这个任务还是他参加工作的第一个项目,一点也大意不得,都不知道熬了多少个通宵了。
    只不过,正因为年轻,拓爷也仅仅是有些疲惫,比南老还是强上不少。
    对于拓爷的询问,走在前面的南老抢白,“先去看看电池!”
    这是和齐磊早就商量好的,其它项目都可以放一放,自由讨论,电池才是最棘手的。
    还是那句话,齐磊的要求太高了。
    电池行业这边很热闹,十几家电池企业,还有大学、研究所的专家学者。而且,因为电池与材料科技的联系很深,这其中还有拓爷请过来的行业外人士,都是做材料的。
    当然,还有部委和几个电池产业发达地区的政府官员。
    比如广东、江苏的。
    加在一起几十号人,齐磊一行到场的时候,场面显得有些嘈杂。
    干什么都有,不过从场面上你就能看出来各个企业缺什么。
    像是byd、比克这种有实力的大厂,都围着上面政府单位的领导转,围成一圈,相谈甚欢。
    而规模小一点的、构不成地方支柱产业的,则是围着各个大学、研究所的专家转,他们缺的是才人,是技术。
    还有一个苏州星恒,创始人是中科院的嫡系,所以层次比较高。
    齐磊还在角落里看到了哈市光宇的那个宋总,一个人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寂寥。
    没办法,哈市显然不属于电池行业的发达地区,所以根本就没请哈市的政府部门到会。
    宋老板虽然是技术出身,但也攀不上名门的高枝儿,那些名牌大学、国字头研究所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
    最主要的还是,光宇经营的是铅酸电池,在这里面绝对属于底层存在。
    听听人家聊的是什么,锂电只能算务实,算不上什么技术高地,人家都在聊前沿科技,什么铝电、钠电,宋老板根本插不上嘴。
    齐磊也没太在意宋老板。放在平时,老乡加关系,他也许对这位宋老板热心一些,可现在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候。
    事实上,齐磊了解过了,宋老板能来参加这个会,都是龙江那边死皮赖脸地硬塞进来的。
    老秦是本着平衡关系,照顾情绪的原则,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不管宋老板,齐磊扫视一圈儿,疑惑问道,“怎么没看到TCL的人?”
    拓爷一听,赶紧说道,“TCL没来。”
    齐磊,“……”
    说实话,比起中国电池行业的龙头byd,齐磊更想看到TCL出现在这里。
    多插一话,BYD在04年其实已经很强了,做到了世界第二。而且是当下两大手机巨头——诺基亚和摩托罗拉的电池供应商,在技术上绝对的世界水准。
    可是,齐磊真的更看好TCL。
    原因很简单,就齐磊要求的那个技术参数,TCL可能是最有希望率先达成的。
    在原本的那个时空,TCL04年还没开始做电池,可是在这个时代却完全不同。
    说起来,这其中还有齐磊的功劳。
    还记得两年前,就是夏普和鲍尔森带着一帮硅谷大佬来中国考察的那次吗?
    齐磊和微软的比尔盖茨,还有英特尔的克劳格有过一次恳谈会,当时聊的就是微软的手机业务最好是找谁合作的问题。
    比尔倾向于黑莓,而齐磊没有藏私,告诉他们找黑莓必死,最优选择就是找中国的新兴手机企业合作。
    那些话,比尔和克劳格都听进去了。
    回到米国,经过多番讨论,他们还真的向几家中国手机厂商发出了橄榄枝。
    最后,TCL在波导、步步高、康佳等一众行业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微软手机的合作伙伴。
    不得不说,TCL的领导层很有能力,也很有远见。这要是换了一般厂商,基本就躺平了,米国人说怎么干,我就跟在屁股后头怎么干就完了,反正有我一碗汤喝。
    但是TCL没有,高管开始更深层的布局,力求在这场中米合作之中分得更多的利益。
    于是,TCL的电池业务提前上线了。
    他们花重金从米国、欧洲请人,都是锂电学术界的大神级人物,快速的成立了TCL金能电池。
    而且,主研务业就是智能机电池。
    虽然微软的电池参数要求可能没有齐磊这么苛刻,但是,至少他们已经开始在这个领域行动起来了。
    这也是齐磊很希望看到他们的原因。
    可是……
    马拓此时说道,“他们和微软是深度合作,必须要考虑很多因素,不来三石的研讨会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齐磊点着头,“理解啊!”
    商场嘛,就是这么回事儿,这个时候就没法用中国人来区分了。
    “可是,可惜了啊!”
    如果TCL能加入,那齐磊在电池这块心病上可能省不少医药费。他甚至做好了,如果TCL真能突破难关,他可以和微软共享电池技术的准备。
    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天真了。
    他大度,比尔那家伙小心眼儿啊!
    这事儿要不是比尔盖茨和克劳格他们干预了TCL的决策,齐磊都不信。
    事实上,齐磊猜对了,还真是比尔和克劳格搞的鬼,他们开出了一个让TCL无法拒绝的条件。
    电池那点蝇头小利,微软和英特尔根本看不上,但是借此来抓紧小弟却是有必要的。
    所以,他们借着米国的霸道从日本松夏电池搞来了技术转让,低价转给了TCL。
    怎么说呢?对于齐磊来说,这等于是断了与TCL合作的可能。
    但是从中国企业的角度来说,却是好事儿。TCL电池行业一出生就是王炸,未来可期了。
    “算了!”齐磊也不是纠结的人,“开始吧!没有TCL,还有BYD、比克呢!”
    中国的电池行业在当下也不落后多少,后世就更不用说了,齐磊还是很有信心的。
    只是,会一开起来,齐磊就感觉不太对劲儿。
    正常的会议流程无需多言,一开始大家都表现的很积极,只要是来的,场面话都说的极好,纷纷表态,要打一场漂亮的攻坚战。
    可是,等齐磊开始动真格的,把技术参数一公布,风向就开始变了,大伙儿似乎前面都在放屁,又没那么积极了。
    两天的会下来,开始有了反对的声音,“小齐总,这个技术要求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
    有人甚至用到了“吹毛求疵”这个词。
    再后来,在齐磊看不见的角落,某些人开始串联、游说,于是那些本来不太发表商业意见的业界学者也开始唱衰,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把电池做的那么极致。
    他们甚至自作主张,私下里讨论了一套新的技术参数,试图说服三石,说服上面,按照这套“切实可行的”方案来走。
    怎么说呢?
    大概就是,现有的电池水平向上提升了10%左右的性能。属于现在回去就能做,稍稍投入一点技术研发就能搞定的状态。
    这期间,虽然BYD没有参与这些小动作,但是,似乎byd也有他们的想法,选择了沉默。
    不知不觉,会议开始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
    看上去,齐磊这个主导者倒成了场中唯一不被理解、最孤独的那个人。
    所有人都在试图改变他的想法。
    主与客,似乎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同类推荐: 被我养育的小萝莉们(未删节1-117章+番外篇)沈溪重生功夫巨星楼上那个二逼网游之YD人生(很YD)[重生未来]都市仙游冷漠与偏执校园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