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12小时淫荡调教(SM) 分卷阅读13

分卷阅读13

    明有些为郭阳担心。但枫和凛在这方面倒是为郭阳做下了万全的准备。而沐也不想和枫搞得太僵,毕竟师兄弟之间内斗罚的更狠。

    但这并不意味著郭阳就能够轻松过关,尤其沐又是在这方面特别有专长的家夥。

    当沐挑选工具的时候,阿明不禁後退了一下。这家夥居然玩这手。

    而在此时,凛的日子也不好过,枫显然相当不满凛直接回绝的做法。凛虽算不上万分机灵,这点脑子还是有的。於是温顺的为枫做著口交,无奈枫的定力超群,全然没有动静。

    而枫也没有闲著,不仅用脚摩挲凛的分身,还用手按揉凛的乳头。经过数小时乳夹的摧残,凛的乳头已经无比敏感。轻微的动作也令凛有非常强烈的感觉,起初仅是痛,但片刻过後这种痛变得越来越暧昧,身体越来越热。但枫的一句“敢射精,阉了你”让凛不得不忽略自己肿痛的分身。

    第八小时 淫荡考核下 慎入~

    这两天看见大家的留言非常开心,多谢了!

    还有例行公事的要票票~

    ──────────要票票的分割线─────────────────────

    凛温顺的为枫进行著口交,湿热的口腔让枫非常满意。凛用力挤压著枫的顶端,希望枫的象征尽快释放。但枫的高昂始终不肯放过凛,这令凛非常苦恼。尤其是被挑逗的想要发泄,有不能射精的情况下。

    就在凛觉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枫一阵不规律的喘息,凛知道枫的快到了。格外卖力的侍弄了几下,枫终於发泄在凛的口中。“含著,不过你可以射精了。”枫一声令下,凛如获大赦。男人的精华味道并不很好,好在凛还算熟悉,含著口中并不难受。而在忍耐过後的发泄,让凛达攀上难以置信的高峰。“很舒服吧!你的资质很好。就不要再硬撑下去了。”

    说是如此,凛竟然摇了摇头。“凛,你刚刚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机会。我会收你做奴隶的。这点你无法改变。”枫一字一顿的说著,凛则暗示自己这些不过是师尊的口头威胁。

    枫则不以为意,毕竟他有足够长的时间教导凛。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时间,比如郭阳就没有,当然沐也没有。

    本著枫师兄调教出来的所以要好好玩玩的理念,沐拿出了不少重量级的玩意。看的阿明心惊肉跳的。即便拥有极强的受虐体制,郭阳有能否在蛇鞭的变态痛楚之下快速兴奋起来。但身为沐的手下,阿明无权过问。

    不过,他们低估了郭阳的承受能力和枫给予他的调教。郭阳的身体在蛇鞭极有技巧的鞭打下,没有丝毫的破裂,反而呈现出一种极其炫目的粉红色,而被鞭打的地方变为桃红色,年轻的男性胴体被这种两种颜色装饰的极其妩媚。

    有如此美丽的变化,即便无法产生任何要求的反应,也是客人们极力追求的极品奴隶,何况郭阳的分身和媚叫都显示了这具身体的亢奋。沐恨恨的在鞭打一项上打上最高分。“这家夥难道只有口交一项差吗?枫真是走了狗屎运。”沐有些郁闷的想著。但想到考核完成後又要将这家夥交给枫,便决定好好虐虐郭阳。

    虽说考核所用的调教工具中并没有非常极端的工具,但沐坚信,凭借自己从秋那里学来的知识保证能够让郭阳有非常的感触,况且这些还是在他身上亲身实践过的,用秋的话说是非常非常好用。

    拿出一点盐水,涂上一些牙膏,这个平平常常的小物件只要用对地方,小阳阳恭喜你又涨见识了!(我现在觉得自己其实也有挺变态的一方面。枫、凛、阿明、沐、小阳阳共同做鄙视状,汝个大变态,才发现吗?欠调教!呜呜,我真是这堆家夥的亲妈吗?)

    沐一挥手,阿明和一班手下便端上木马来。木马上的东西看上去远比枫所用的善良许多。沐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让手下将盐水和牙膏分别涂在不同的东西上。根据沐以往的经验,盐水会让奴隶的内壁产生难以抑制的刺痒感,之後的动作多半难以完成。

    郭阳毫无选择的一屁股坐了上去,木马开动时也仅是一声低吟,不知是否是这一晚上受的刺激过多,导致感觉麻木。郭阳竟有些混混欲睡的模样。沐的表情只能用囧囧有神来形容了。tmd的这家夥到底是什麽生理结构。

    殊不知这正是枫的诡计之一,调教时的过大刺激,会使得奴隶开始疲惫,一旦刺激稍减,这种没规没矩的奴隶准会有“精彩表现”。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将表格看了一溜够,咳咳也没有发现能够减分的项目。无奈大笔一挥,颇有几分悲剧色彩的。

    郭阳就这样通过了。

    清理干净後,他被送回枫和凛的身边。见到回来的郭阳,枫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奴隶将会给他带来一点点小灾难。

    第九小时 奴隶课程上 慎入~

    这段时间比较忙,没有更新,估计这段时间可能要两天一更了,有可能的话本笨兔子还会尽量维持一天一更的,十二小时和见习轮流更新。

    顺说,真的很佩服那些一天能够两更,甚至三更的大人们。

    ──────────兔子要票票的分界线───────────────────

    考核通过後。

    郭阳被清理干净,被送回枫和凛的身边。见到回来的郭阳,枫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奴隶将会给他带来一点点小灾难。

    枫向沐要过郭阳的成绩单,虽仅有一个总成绩,枫也能想到是什麽环节出了问题。沐小四呀,沐小四,这下秋非虐的你三天没法下床!到时候,不还要依仗我这个师兄,救你吗?(沐小四的心声,你那样做叫救我,明明就是嫌我死的不够快)说来也可笑,沐总觉得是自己抢了秋的风头,因而常常给自己下拌。秋师兄每每知道了,都是狠狠的将沐罚一顿,再押著他向自己低头认错。但为自己心爱的人,沐即便一再被罚,也心甘情愿的做著这些无用之事。

    哎!枫觉得自己都有些像以45°角纯洁小男生了,为什麽秋师兄就能遇到沐小四这样送上门的极品m,自己都把话挑明了,却一再遭受拒绝。想到此点,自己的心真是非常之痛。(枫郑重声明,这货不是我,这货不是我,这货不是我……重复一万遍)

    想到此,枫将目光转向凛,凛非常有自我保护意识的躲出了师尊的视线。

    “师尊,第九小时是奴隶课程,我们只有一小时的时间,现在已经过去5分锺了。”

    “是吗?凛,我记得,调教师资格考试时有关於奴隶守则的部分,郭阳,第九小时应该要学这个吧。”枫不疾不徐的说著。

    “是的,师尊。”

    “不过,为师我参加资格考试已经是很久以前


同类推荐: 边操边爱(双性np)(H)娃娃记(人兽 H)12小时淫荡调教(SM)修真炉鼎(总攻,np,双性)-v文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势不可挡(H,攻宠受)爱欲服从(肉)义父(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