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肉屋
首页12小时淫荡调教(SM) 分卷阅读7

分卷阅读7

    中的的鞭子,却有些下不去手。枫自然明白,第一次动鞭子,谁都有些下不去手。於是举手扬鞭,算是给凛做个示范,不过是打在凛的身上。(枫心语,我只打值得我打的人。)

    凛咬了咬牙,挥起鞭子打向郭阳。啪的一声,郭阳倒是没什麽反应,凛心里咯!一下,怎麽打成这样。一鞭子乱七八糟的下去,果不其然,又挨了枫一鞭子。

    凛忍著痛,琢磨著师尊刚才的手法。又是郭阳身上又添一鞭。“嗯,这回像点样子了。”枫说道“看看郭阳有什麽反应。”

    与凛仅感到疼痛不同,郭阳在感到疼痛的同时,一股热浪自鞭子所打之处袭来。除了最初所使用的催情剂外,鞭子上也沾有催情剂。

    第五小时 鞭打中 慎入

    与凛仅感到疼痛不同,郭阳在感到疼痛的同时,一股热浪自鞭子所打之处袭来。除了最初所使用的催情剂外,鞭子上也沾有催情剂。

    看郭阳随著鞭子的挥舞而淫态渐复,枫撇了撇嘴。速成品极端追求奴隶的淫荡之态,以满足顾客的需求。这样的奴隶固然是绝好的泄欲对象,但接触时间稍长就会厌烦。想到此,枫摇了摇头,自己一个调教师费心思想这些干什麽。不过自己这次出手,倒是能成为抬价的好手段。

    不过为了凛就算了。凛是值得调教的,郭阳嘛再有几个小时,就永远和他没有关系的。想到这里枫的心情不由自主好了许多。

    枫命凛再重复几次,本应沈溺於其中的郭阳竟然开始逐渐清醒。想起这几个小时来自己的表现,想死的心都有。心念一转,郭阳轻吸一口气,将舌头放在牙齿之间一用力。

    凛经验不多,枫却看出了的端倪。劈手夺过凛手中的鞭子,一鞭子打在郭阳的下巴上。痛的郭阳不由自主的松开口。

    “想死,没那麽容易。”(这句话,怎麽看怎麽好像在许多人的文都打过酱油)枫说著,又是几鞭子打在郭阳身上,不同的位置。

    痛的郭阳只剩下惨叫的份。

    凛见郭阳如此惨状,才发现师尊打自己时真的很“温柔”。枫心中的则暗自诧异,没有接触过催情剂的郭阳,怎会这麽快就产生抗药性。尽管之前的调教中并未限制催情剂的用量,但应不至於如此快的产生抗药性。

    如此想著,枫改变策略。手腕一转,向郭阳大腿内部发起攻击。时轻时重的刺激著郭阳的神经,谁知郭阳此刻竟然油盐不进,不论如何刺激都不在起兴。

    虽然自己的手法可以保证郭阳无法再次自杀,但纯然的不配合,让枫觉得很没面子,尤其还是在凛的面前。

    如果郭阳是需要仔细调教的奴隶,枫会用惩罚和耐心告诉他什麽是不可侵犯的尊严。但面对这种速成品,枫的策略就是加重药量,枫命凛取出一条略粗的棉质鞭子,看上去并不很邪恶,只是微微的有些潮湿,像是在什麽液体中浸泡过。

    凛不敢想象到鞭子曾经浸泡过什麽。枫在手上拍了两下,确认鞭子的状况,看了郭阳一眼。郭阳心里多少能够猜出枫的意图,下意识的咬紧嘴唇,他不想被这个男人控制。

    枫见郭阳居然露出了一幅宁死不屈的样子,不禁轻笑一声。但也不欲再激起郭阳的反抗之心,毕竟之後的调教还需要奴隶的配合。

    想了想,枫将鞭子交给凛。凛愣了一下,接过鞭子。刚举起鞭子,就被枫抽了一下很痛。“这次用这种手法。”说著枫扬起鞭子,打在凛的後背上。打得凛差点尖叫出来,还好在最後一刻撑住了。

    凛有些迟疑了,毕竟阿明很喜欢这家夥,不想太过为难他,但身後传来的鞭子让他不得不行动起来。狠狠的一鞭子下去,打得郭阳身上一条鲜红的鞭印久久不能消除。

    郭阳觉得自己像要被撕碎了,不仅有鞭打的疼痛,更有难以忍受的杀痛感,就像伤口上被撒了盐样。而与一般伤口发冷不同,也不同於开始的几鞭。痒,有如万蚁噬心一般的痒,郭阳恨不能有人狠狠用火烧自己,也好过这般难以忍受的刺痒。

    第五小时 鞭打下 慎入~虐身

    郭阳觉得自己像要被撕碎了,不仅是鞭打的疼痛,更有难以忍受的杀痛感,伤口上像被撒了盐一样。而与一般伤口不同,也不同於开始的几鞭。痒,有如万蚁噬心一般的痒,郭阳恨不能有人狠狠用火烧自己,也好过这般难以忍受的刺痒。

    看著郭阳如此痛苦,凛真的下不去手了。枫给了凛一鞭子,提醒凛继续。凛勉强又打了几下,变停手了。枫冷笑了一声,如此手软如何能够做调教师。想到此,枫接过凛手中的鞭子,将它扔在一边。用手捏起凛的下巴,直视的那一瞬,凛的心脏被吓的一紧。

    “你这张小脸长的也不错,要不和客人说说,把你和他换一下,反正这种速成品都差不多。”说罢,枫稍稍用力一送,凛不由自主後退了几步。凛勉强抑制住自己想要发抖的身体。事与愿违,凛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抖得有多严重。

    看著抖成一团,却死不肯妥协的凛枫心里觉得有几分有趣。但师道尊严还要维护,扬起鞭子重重打了下去。两鞭下去,凛的後背便开出了几朵桃花,身体也支持不住跪了下去。枫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奇怪,要是以往,看到这麽不成器的徒弟,早就两句冷话上去,直接轰出师门。或许是自己太久没有收徒弟了,所以变得心地善良了。(无良作者高举右手,伸出三指向著释迦摩尼耶稣基督默罕默德太上老君春哥曾哥凤姐小月月发誓,枫绝对与善良一词无缘。枫:“凛,给我将这个不知死活的作者吊起来抽五百鞭子。”“遵命!”乃们没良心滴,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妈。泪奔中~)

    郭阳看到凛为自己受罪,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处境。竟出声喊道:“别打了。”“小美人,如果你不出声我还真把你忘了。”枫怪声怪气的说著,“要不是因为你,我的徒弟何必挨这顿打呢。”像是为自己的话做注解一般,又有几鞭狠狠的落到凛的身上。

    此时的凛已经无力做任何事情,只能跪在地上任由师尊的鞭子打在自己身上。凭心而论,枫很喜欢凛,但抗命者就应当永远记住抗命的後果。又是几鞭下去,枫始终没有听到凛的求饶声,或是呻吟声,但凛眼中已经略略有了些悔过之意,偏偏又透著些许坚韧。

    枫见此情形,心中有了些许松动。凛这家夥倒是有些可人疼的地方。心里想著,施下最重的一鞭“凛,知错了吗!”

    听到此问,凛急忙认错。枫命令凛起来,凛不敢怠慢,噌的一下站起来。凛心里明白,若不是师尊主动表态,笨拙如自己这般估计还要再挨几鞭子。想到此,心头不觉一暖。

    但郭阳就没有这麽好命了,枫虽然多少有些欣赏郭


同类推荐: 边操边爱(双性np)(H)娃娃记(人兽 H)12小时淫荡调教(SM)修真炉鼎(总攻,np,双性)-v文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势不可挡(H,攻宠受)爱欲服从(肉)义父(肉)